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五章 痛宰

至于说侏罗兽?那种脏兮兮、臭烘烘、整天泡在泥水中,浑身大肥肉,只有最弱小的人族部落才会大量豢养,用来代替美味好吃的凶兽肉,补充肉类消耗的侏罗兽?
帝洛朗深深的看了姬昊一眼,咬着牙说道:“虽然你的说法,让我很开心,但是我也明白,你说这些是为了什么。但是毕竟,既然帝挲和帝殁不争气,被你们俘虏了……”
如果能有一千张有效的巫药新配方,这不仅仅能极大的充实巫殿的巫药典籍,更重要的是,一千张崭新的配方,能够给巫殿的巫医带来多少启迪?开辟多少新思路?带来多少新成果?
就算死,也死得不安心,坟墓上面都会一年四季常年喷黑烟的吧?
“每样一千张?”姬昊很恶毒、很刻薄的看着帝洛朗冷笑道:“我可以考虑,给帝挲换一头年轻貌美的母猩猩!甚至我可以‘大方’一点,让他自己选择,是母猩猩还是母侏罗兽!或许他更喜欢肉呼呼、皮肤光滑少毛的侏罗兽,而www.hetushu.com不是毛茸茸、浑身肌肉疙瘩的母猩猩?”
华胥烈的眼睛瞪大了,眼珠都差点从眼眶里跳出来。
“帝挲、帝殁,每人价值五千张配方、图纸,每一种类五千张,而且别想糊弄我们,我们巫殿的长老,会对每张图纸进行鉴定,品级太低的、或者我们有了的,我们是不收的。”
那他妈的还是一头母猩猩!
最老最丑的母猩猩?当着百万虞族贵族的面?五龙垚等大巫师一辈子见识了多少残酷、残忍的场景,他们自己手上起码有十万条以上的性命。但是姬昊的话,依旧让他们感到一抹深深的阴寒和恐惧。
姬昊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个很微小的距离:“人族就像是一只蝼蚁啊,就算你们给我们一块大肥肉,我们吃了之后就算能增加一点点力气,难道一只蝼蚁还能伤害到一头天龙么?”
一定会杀了自己?
帝洛朗的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帝释阎罗会亲手把他给劈了吧?把他帝http://m•hetushu.com洛朗劈成碎片了喂猩猩?
五龙垚向目瞪口呆的姒文命反问道:“我们能有这么恶毒无耻?这小子……自学成才吧?”
一千张巫药新配方,或者一千张傀儡的新架构图,或者一千个巫阵的新图纸,这几乎能够全面推动巫殿一个体系的全新发展。只要巫殿将这些配方、图纸吃透了,巫殿的整体实力能增加多少,这是华胥烈根本不敢想象的。
帝洛朗轻轻点头,可不是么?虞族是如此的强大,区区人族,就算人族得到了虞族浩瀚不可测的知识底蕴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难道人族还能伤损到虞族么?
华胥烈激动得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帝洛朗耷拉着眼皮看着姬昊:“我们虞族,就是一条天龙!”
轻叹了一声,姬昊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悠悠的忧伤:“毕竟,我们人族如此弱小,你们虞族如此强大。我们就算得到了你们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知识……”
而且这些新发明的巫药,很可能功效不和-图-书如人意,或者功效和以前的某些巫药完全重叠,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弄来的却是一张废物!
“你到底要多少?我们帝氏一族,认了!”帝洛朗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小子,你向着死亡,又多迈了一步!”
“杀我的事情,以后我们慢慢聊吧。现在我们关心的重点,不应该是赎金的问题么?”姬昊很坦诚的看着帝洛朗,目光中充满了热切和鼓励:“家族荣誉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不用担心你们泄露的那点东西,会给虞族带来什么太大的坏处。”
姬昊急忙笑道:“请注意,还有帝刹的骨骼也在我们手上。”
想想看,尊贵、优雅、血脉高贵的帝刹,在百万虞族贵族的围观下,搂着一头侏罗兽翻云覆雨?
但是姬昊一句近乎无耻的威胁,居然就变成了各色各样的配方各一千张?
帐篷外,已经急匆匆走到门口的姒文命脑袋一晃,差点没摔倒在地上。他哆嗦了一下,惊慌的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五龙垚等一众巫殿长老和-图-书:“你们教他的?”
华胥烈很热切、很热烈的看着姬昊,为了多弄一点好处,能够把自己贬低到这种程度,这才是人才啊!
帝洛朗惊悚欲绝的看着姬昊,过了半晌,他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丹药、阵法、傀儡、符文、各种图纸,每样一千张!”
姬昊恶毒的看着帝洛朗冷声道:“当着百万虞族大军的面,我让一头生得最老最丑的母猩猩,去和帝挲发生一段超出友情的负距离的亲密接触。”
华胥烈的眼睛亮得好像小太阳一样,简直都在发绿光了。
年轻貌美的母猩猩?
姬昊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我们人族,就是一只蝼蚁。虽然我不情愿这么说,但是这是事实。”
“少废话,我什么时候死,由不得你来定!”姬昊冷淡的说道:“就算我死,你们帝氏一族,也得给我乖乖的吐一块大肥肉出来。”
帝洛朗咬着牙沉声道:“好吧,好吧,我们帝氏一族……我们愿意付出一千张配方……”
其实帝洛朗提出一千张配方的时候,华胥烈和*图*书已经无比的满足。对于巫殿而言,一千张来自脩族大师之手的,崭新的配方,不论是什么方面的,都会让巫殿的底蕴突飞猛进,若干年后,巫殿的巫师们会变得更加的强大、底蕴更加的雄厚。
华胥烈的眼珠子骤然一亮,他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姬昊已经粗暴的打断了帝洛朗的话:“一千张配方?你打发流浪的伤残豺狗么?区区一千张配方,我现在就让人去把帝挲扒光了,弄一头吃了‘燃情草’的母猩猩去强暴他!”
帝洛朗张大了嘴巴,犹如见鬼一样看着姬昊。
姬昊看着帝洛朗,很贴心的又给他送上了一架梯子。
“帝刹死人一个,半价赠送,每种五千张图纸,他的骨头我就还给你们。”
任何人被姬昊这么炮制一下,都干脆不要见人了吧?
作为华胥部的帝子,华胥烈深深的知道,单单就巫药而言,一张新巫药的配方,需要耗费多少人力、财力、物力,耗费多少时间才能定型,然后又要耗费多少苦功才能正式的将巫药的确切效果鉴定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