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七章 勒索

帝洛朗看着姬昊,眼睛一眨不眨的说道:“我们帝氏一族还有无数优秀的年轻人,联姻,随时可以。”
姬昊沉吟了片刻,然后他很羞涩的看着帝洛朗:“我帮了你们这么大的忙,当然不能白白出力。俱氏一族给你们多少嫁妆,我拿一半,不过分吧?”
姬昊欣然搓了搓手,微笑道:“那么,最后一个问题,那些伽族大战士,你们还要么?”
帝洛朗有点恼羞成怒的看着姬昊:“该死的,我要把那些管不住自己嘴吧的家伙用鞭子活活抽死。他们怎么连这些机密情报都敢泄露给你们?”
“如果……”帝洛朗很深沉的看着姬昊:“如果她死了,那么俱氏一族也能毁掉婚约!”
帝洛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成交!”
“无数虞族贵族为她辗转反侧、寝食不安。”姬昊淡淡的说道:“这自然也包括帝刹在内。帝氏一族和俱氏一族联姻,一家有权力,一家有财富,金钱和权力的联姻,可以将你们的家族地位推和图书上新的高度。你们会变得更加有权有势,家产也会随之飙升。”
“如果俱琇醒了,她和她的家族废弃婚约,她嫁给另外一个家族的年轻人,您觉得,会有多大的可能?”姬昊怪声怪气的说道:“帝刹阵亡,单单为了洗刷自身背负的各种不吉利的罪名,她也要找个比帝刹优秀十倍的年轻人嫁出去吧?俱氏一族庞大的家族资产,啧啧,可就轮不到你们帝氏一族了!”
“所以俱氏一族主动提出了和你们帝氏一族联姻,俱琇是他们俱氏一族这一代最优秀的女人,不仅资质卓越、个人实力强大,而且美艳动人,在你们血月一脉年轻贵族评选出的十大美女中,她的排名据说排入了前三位?”
“或者,我们服务得更加周到一些。”姬昊耸耸肩膀,很轻松的说道:“你们和俱氏一族谈条件,俱琇能否苏醒,掌握在你们手中。如果俱氏一族想要她苏醒,那么她必须嫁给你们帝氏一族。”
姬昊笑了笑,慢条斯理的www•hetushu•com对帝洛朗分析道:“我还听说,帝氏一族在血月一脉大权在握,权柄只在帝释一族等少数几个家族之下?而俱氏一族,他们和脩族的关系极佳,他们身家豪富,但是权力远不如你们。”
姬昊向华胥烈点了点头,然后很认真的冲着帝洛朗说道:“俱琇怎么和你们帝氏一族没关系呢?尊敬的帝洛朗长老,我听说,她和帝刹有婚约?”
在这一刻,帝洛朗发誓,不管是谁将这些血月一脉的内幕告诉了姬昊,哪怕是帝挲和帝殁,他都要狠狠的惩罚他们。
帝洛朗的眼睛骤然一亮,然后他迅速压制住了心头的兴奋,淡淡的说道:“你能从这里面,得到什么呢?或者,俱琇的死活,你需要得到多少配方?图纸?”
华胥烈在一旁补充道:“姬昊,俱氏一族的使者,已经在等候了。只要你这里谈完,他就过来。”
“俱琇?她,和我们帝氏一族有什么关系?”帝洛朗很有点凌乱加茫然的看着姬昊:“和-图-书她中了巫咒,没错,她快死了,这也没错。但是这应该是俱氏一族和你商谈的事情!”
一个血月一脉财力第一的家族和地位更高的权势家族通婚,可想而知他们会给出多少嫁妆以稳固联姻带来的家族盟约。姬昊堂而皇之的索要俱氏一族一半的嫁妆,这已经不是狮子大张嘴了。
虞族性格多疑,天性阴邪诡诈,简直比狐狸还要多疑一万倍。在这一刻,姬昊成功的挑起了帝洛朗心头的各种疑云,各种可怕的、难堪的、憋屈的后果逐一的涌了上来,让他浑身痒痒得难受。
帝洛朗的脸色微微一变,沉吟了一阵,他点了点头:“没错,这瞒不住你。正因为这个婚约,所以帝刹才会被逼无奈,带着队伍来袭击祭坛。”
对于姬昊而言,只要有俘虏在手,得到口供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通过他的归纳整理,一些看似不起眼的情报,却能被他挖掘出极其有用的内幕信息。
“俱氏一族的私家军团,只有五个。”姬昊看着帝洛朗冷声道:“www.hetushu.com但是以他们的财力,他们可以武装起一百个军团。他们之所有只有五个家族私兵军团,那是因为他们掌握的权力不允许。”
姬昊说的话十句中只有一句假话,但是这一句假话就把帝洛朗带进了沟里。‘这次我们的诅咒为什么能够轻松的放倒俱琇’,这是足以致命的一击。
不等帝洛朗开口,姬昊继续说道:“比如说在军队这上面,你们帝氏一族掌控的血月一脉的常备军团有二十个,自家的私军军团有十五个。而俱氏一族,他们很富有,但是他们掌控的常备军团只有三个,而自家的私军军团……”
帝洛朗呆呆的看着姬昊,他咬着牙,脑子里瞬间转过了无数的念头。
“如果她不死,但是也不活呢?”姬昊看着帝洛朗,微笑着说道:“她就这么不死不活的昏睡着,她就永远的背负婚约,她永远是你们帝氏一族的女人。无论是逼迫俱氏一族重新弄个女人嫁给你们的子弟,或者是其他的条件,你们帝氏一族永远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和_图_书昊恶意的看着满头冷汗的帝洛朗笑道:“奇耻大辱,对俱琇和俱氏一族而言,更是如此。”
这一刻,他正是针对这一点,尽情的忽悠着帝洛朗。
姬昊耸耸肩膀,淡淡的说道:“但是,家族荣誉,亲爱的帝洛朗长老。不仅仅是家族荣誉,还有俱琇个人的名声。她还没有嫁人,未婚夫就阵亡了。不管你们用什么借口掩饰,都无法掩饰一个事实——帝刹的骨骼留了下来,他没有回归血月,这是奇耻大辱!”
“有人不乐意我们家族和俱氏一族联姻,毫无疑问,这是肯定存在的事情。”帝洛朗慢吞吞的说道:“但是……”
耸耸肩膀,姬昊慢悠悠的说道:“想想看,尊敬的帝洛朗长老,有多少家族不愿意见到你们两家联姻成功?再想想看,这次我们的诅咒为什么能够轻松的放倒俱琇?最后你再想想看,如果俱琇恢复了,她是否还会答应,她的家族是否还会答应,和帝氏一族继续联姻?”
姬昊带着满满的恶意看着帝洛朗,而帝洛朗的眸子已经飞快的旋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