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一章 顶缸

姬昊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烛龙晷毕竟是巫殿资历最老的老怪物,虽然一个人远离军营数百里,住在这鸟不拉屎的山谷里,但是他的信息还是这么灵通啊。
烛龙晷呆了呆,眯起了眼睛。他打量着姬昊,轻轻的哼了一声:“是你小子,一肚皮坏水的混蛋小子!就算是对付异族,你的手段也太下流了一些……不过,那些下流手段,老夫很欢喜啊。”
一条枯瘦的小溪,有气无力的从细谷中流过。
眯着眼,烛龙晷很警惕的看着姬昊:“如果是太司、少司兄妹两自己找了上来,老夫会很欢喜的收他们为徒。但是你小子跟着一起过来了,说吧,你想要做什么?我可不是异族的那些大肥羊,没什么肉让你宰!”
一股极其晦涩的巫力波动从烛龙晷体内扩散开来,烛龙晷轻轻的哼了一声,他身边百丈内的石块纷纷粉碎,随后被极其阴柔内敛的力量压成了一块。山洞前就出现了一块光洁如镜,通体滑溜溜的大石板。
http://www.hetushu•com烛龙晷披着一块老兽皮,正坐在洞口的大石板上,面前摆放着数十枚龟甲制成的甲符,双手带起一道道黯淡的光芒,正在甲符上胡乱的点击。
烛龙晷头顶火苗骤然腾起来十几丈高,他看着姬昊怒道:“你看老夫像是傻子么?白胡子老爷爷?”
自己狠宰帝洛朗的事情才过去不到两个时辰,烛龙晷居然就知道了!
“您想要收太司和少司为徒,所以,我把他们送来了。”姬昊看着烛龙晷微笑道:“顺便,还求您帮忙做件事情。我们想要设计异族血月一脉乾氏一族的军队,但是为了减少人族的伤亡,尽可能的杀伤他们,我们必须布下一座大阵,用阵法聚歼他们。”
太司呆呆的看着烛龙晷,扳着一张死人脸,一点儿表情变化都没有。
“有些人,脾气古怪,就喜欢住这种东西。”姬昊拎着一条小竹条,随手抽打着身边的草丛,几条色泽斑斓的毒蛇扭动着干和*图*书巴巴的身体,慢吞吞的从草丛中爬了出来。
雨牧憨厚的笑着,双眼放光的将几条毒蛇一把接了下来。他看得清楚,这几条毒蛇都是赤坂山最毒的那一类凶狠玩意,蛇类越毒越是好吃,炮制好了可是无上美味。
隔着远远的,姬昊向烛龙晷行了一礼:“烛龙长老!”
姬昊一把搭在少司肩膀上,将她轻轻一拉,推到了自己身后。
他笑着向烛龙晷点头道:“烛龙长老,我知道您想要收太司和少司为徒。他们兄妹两在巫咒之术上有得天独厚的天赋,是您巫咒之术的最佳传人,是不是?”
少司知道太司不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干脆的上前一步向烛龙晷行了一礼:“烛龙长老,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顺着山谷行进了半刻钟,前方一片嶙峋的山崖下,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洞口。
但是有实力偷袭烛龙晷的,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平白无故的死掉?所以,只可能,那是一个强大到让烛龙晷想起来就小hetushu•com腿肚子有点抽筋的可怕存在!
还不等这些毒蛇想清楚是狠狠咬姬昊一口,还是干脆逃走,蛮蛮已经欢快的伸出手,掐着它们的脖子将它们拎了起来。一条坚韧的细藤用力一捆,几条毒蛇被绑成了一团,顿时动弹不得。
烛龙晷头也不抬的冷哼了一声:“不用叫这么响,隔着三百里地,都听到你们说话了。嗯,是你们?”
姬昊笑看着烛龙晷,尽可能笑得天真、纯洁、活泼可爱:“所以,刚刚在路上,有一位白胡子老爷爷突然出现,借给我四柄剑和一张阵图,说我骨骼清奇、头角峥嵘,是可堪大任的人族英才。消灭异族、拯救人族的重担,就交给我了!”
让烛龙晷恼怒的就是,就算你是这么厉害的了不起的人物,你一拳把自己打晕后,远远的丢在一旁,这是干什么呢?一不劫财,二不劫色,你打晕了自己丢得远远的,到底是为什么?就为了好玩么?
烛龙晷摇了摇头,沉沉说道:“我们巫殿的阵法,瞒hetushu.com不过他们的探测神光。”
黑黝黝密布着神秘花纹的甲符不断腾空飞起,在空中一阵交织盘旋后,又悄无声息的落回大石板。烛龙晷恼羞成怒的低声咒骂着:“真的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世上怎可能有这种人?老夫平白无故的把老脸都丢光了,怎么可能抓不到他一丝半点儿气味?”
兴高采烈的看着太司,烛龙晷手舞足蹈的笑道:“小娃娃,你是太司,这是你妹妹少司,是吧?你们也是巫殿捡回来的孤儿?还没有哪个老家伙,对你们感兴趣吧?”
烛龙晷一肚皮的火气没地方发泄,只是直愣愣的盯着姬昊,一句话都懒得说。
姬昊立刻改口:“他说,您还记得河边的那一拳么?”
原本很不耐烦,直接就要开口赶人的烛龙晷突然抬起头来,满脸是笑的看向了太司和少司兄妹两。他放下手上甲符,‘嘎嘎’笑着一跃而起,身体一晃就到了姬昊等人面前。
烛龙晷的老脸骤然变得漆黑一片,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等会可以m.hetushu.com烤肉吃了。”蛮蛮笑着将几条毒蛇丢向了雨牧:“胖子,你负责烤肉咯!”
叹了一口气,姬昊继续很天真、很纯洁、很活泼可爱的笑着:“白胡子老爷爷说,他不方便出面,所以,这口锅得您来扛。就说,这四柄剑和阵图,是您找老朋友借来的!”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姬昊指了指那些幽光闪烁,还不断飞起落下的甲符:“您在……找人啊?”
没错,他在找人。动用了巫殿庞大的力量,烛龙晷已经追查了好几天在河滩边偷袭他的人。但是巫殿的人没有查出任何蛛丝马迹,他自己动用了烛龙部最高深的巫道神通,居然也没能捕捉到偷袭他的人半点儿气息。
太司骑着大虎,慢悠悠的踏着小溪边圆润的石块,顺着小溪走进了细谷。
“这里够偏僻,有人会住在这里么?距离大营都有几百里地!”太司好奇地东张西望,眨巴着眼睛打量着四周。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偷袭烛龙晷的人,要么实力远超他好几个大境界;要么那个人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