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三章 市集

类似于大鼎之类的天地生化的宝物,一定有很特殊的神通功能,是寻常宝贝根本无法相比的。
帝洛朗离开奇兵营后的第七天,朦胧夜色中,风行犹如一只灵巧的猴子,轻快的在夜色中快速的奔跑着。他不时的回过头来,向紧跟在身后的姬昊等人低声笑着。
“跑慢点,慢点……我的肉,我的腿,我的胳膊……”
一番话说得姬昊都心动不已,只有雨牧在气喘吁吁的哀嚎。
他的实力,应该已经超脱了巫的极限,达到了另外一个新的层次。
但是不管怎么说,烛龙晷都很强,强得离谱的强。
接下来的几天,姬昊等人被华胥烈放了假,不用去执行日常的巡弋、格杀任务。
咳嗽了几声,吐了几口血,烛龙晷掏出一瓶巫药吞了下去,有点尴尬的向姬昊笑了笑:“呵呵,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盖世凶器,天地间一等一的杀戮利器。好,好,嘿嘿,这一拳挨得不冤。”
帝氏一族和人族联手,设计乾氏一族的事和图书情还没有半点儿音讯,但是帝挲、帝殁还有帝刹骨骼的赎金,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交付。
当帝氏一族足量的交付了所有的配方、图纸之后,姒文命做主,华胥烈签署的嘉奖令,一笔天文数字的玉币被奖赏了下来,姬昊和蛮蛮、雨牧、风行、太司、少司人人有份。
蛮蛮眼珠一亮,顿时歪着脑袋陷入了沉思中。
“这么说来,烛龙长老是答应了?”姬昊有点抱歉的看着烛龙晷:“那位前辈他的性格……”
指了指姬昊手上的宝剑和阵图,烛龙晷沉声道:“总之,这位前辈在帮我们,这就是好事。啧,老夫居然一点儿察觉都没有,就被一拳打晕了过去,这等修为……以后老夫,迟早要找他好好的比划比划。”
姬昊微微一笑,揉了揉蛮蛮的脑袋,不由自主的,他对烛龙晷的那口大鼎也惦记上了。
“那个市集,基本上只要你给得起钱,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更或者,这是烛龙一族的和_图_书天赋神通?烛龙的血脉能洞察阴阳、窥视天地玄机、掌控他人命运,各种神奇的天赋神通,让烛龙晷拥有灵魂之力,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那里不认你是什么人,来自什么地方,只要有足量的玉币,你可以买到想要的一切宝物,也能买到想要的一切消息。要说别的,我们或许没多少,但是玉币,我们现在缺那玩意儿么?”
姒文命、华胥烈和巫殿的众多大巫师整天忙着清点鉴定帝氏一族的赎金,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一群小兔崽子,去吧,去吧,自己玩去。”烛龙晷答应了为姬昊扛锅的事情,甩着袖子掀起一道狂风,将姬昊、蛮蛮、雨牧、风行给赶出了洞窟。
那口四足方鼎造型古朴厚重,气息霸道凌厉,鼎身上天然装饰以复杂精美的雷云图案,看上去美轮美奂煞是吸引人。
更研究得深一点,禹馀道人的强大更是恐怖。他借给姬昊的四柄宝剑和阵图,甚至还没布下大阵,烛龙和-图-书晷仅仅是偷偷的窥视了一眼,就直接重伤。
飓风呼啸,黑漆漆的粘稠的旋风卷着姬昊四人,他们身不由己的飞上了高空,一路打着旋儿翻翻滚滚的飞出了数百里地。等到旋风平息的时候,四个人狼狈的摔在了地上,烛龙晷一袖子把他们卷回了奇兵营的大营外。
大量珍稀的配方、图纸、阵图、秘诀,堆积如山的大巫级的凶禽猛兽的血肉,还有大量的甲胄、兵器、巫晶,以及其他各种零碎的物件不断的被帝氏一族秘密送了过来。
烛龙晷居然能够动用灵魂之力,也就是说,他已经有了神念滋生。
天地孕育的圣兵,以刀剑枪戟各种兵器较为常见,甲胄、盾牌、宝珠、水瓶之类的器物就比较珍稀,而大鼎、宝镜、大钟等物就是天地圣兵中的宝物级存在。
少司则是略带一丝紧张的惊呼了一声。
“老夫要教徒弟了,烛龙一部的巫咒秘法,可不能让你们学了去……虽然你们也不见得学得会,但是老夫的便和图书宜,可不是这么好占的。”烛龙晷大声叫道:“那件事情,没有个把月的功夫定不下来,一个月内,不要来打扰老夫教徒弟,滚罢!”
巫的身体好像宽厚的大地,灵魂就是大地上的一株树苗,大地逐渐增厚、变得肥沃,树苗就水涨船高变得枝繁叶茂、变得顶天立地。但是哪怕最参天凌云的巨木,他也只是一株呆呆矗立在大地上的巨木,不会有任何的神通变化。
烛龙晷摆了摆手,很严肃的看着姬昊:“不用说,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各种妖魔鬼怪见得多了。天地之间,总有一些不可测的存在,他们不愿意和我们打交道。”
太司没心没肺的看着烛龙晷,两条稀薄的眉毛蹙在一起,很认真的思索着烛龙晷是否回光返照就要断气的事情。
姬昊收起宝剑和阵图,干巴巴的笑了笑。和禹馀道人比划比划?他除了干笑,还能说什么?
不然的话,他根本无法意识到灵魂之力的存在,更不会主动的尝试着去动用这种神奇的力http://m.hetushu.com量。
姬昊深深的看了烛龙晷一眼,灵魂之力?巫,是不修灵魂的。巫的灵魂,只会随着肉体的强大和巫力的增长,被浩浩荡荡的精血不断滋养从而自然而然的变得强大起来。
“哎,蛮蛮,那怎么也是烛龙长老的宝贝。偷或者抢都是不行的,得让他心甘情愿的拿出来才对。”姬昊拍打着蛮蛮的脑袋,循循善诱的说道:“比如说,让烛龙长老心甘情愿的,将这大鼎送给太司、少司护身,这才是最正确的法子。”
“老家伙!”蛮蛮气恼的揉搓着被自己锤子磕了一下的脑门:“好不讲理的老家伙,下次见了他,蛮蛮一定要……嗯,他那大鼎不错耶,蛮蛮一定扛着他的大鼎就跑!”
烛龙晷摇摇头,干笑了一声,无奈的斜睨了太司一眼,向少司笑着点了点头:“无妨,是老夫自己没事找事,想要以灵魂之力窥视这凶器。”
“我也是和那些参加过好几场赤坂山大战的老人打听,才知道有这么一处绝妙的地方。”
“至凶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