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六章 强卖

正行走间,前方一座占地宽广,通体用银色条纹巨石垒成,用精金、白银装饰得极其华美的药堂内,一个瓮声瓮气极其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没了,没更多了。我只带来这么点东西。我要‘虓(xiao)髓丹’救我朋友。他中毒了,熬不过去了。我只要一颗虓髓丹,只要一颗。”
姬昊眯了眯眼睛,虓髓丹?他在巫殿的药典上见过虓髓丹的丹方,但是炼制虓髓丹,一颗虓髓丹需要九头鬼面虓的骨髓配药。而鬼面虓的主要产地在赤坂山以北,赤坂山以南的气候环境,鬼面虓极难繁衍后代。
姬昊拉着蛮蛮的小手,走到了赤木宫的门口往内望了过去。
“这老木头要倒霉,求到赤木宫头上,不脱一层皮他别想脱身呢。”
这些药香气,对姬昊这样的大巫而言,只是没什么用处的废气。但是对耕这样地位卑贱的奴隶而言,这些药香气可以滋养他们脆弱的身体,壮大气血,疗伤延命。
耕带着姬昊和http://www.hetushu.com蛮蛮在西市最主要的一条干道上缓步而行,他一边向姬昊介绍路边的那些店铺,一边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若是要解毒,其他各种解毒药物多得是,不一定要动用虓髓丹,所以这丹药的销路一直不好。但是一旦被逼无奈,只能用虓髓丹救命,那就是中了那几种狠毒毒虫的剧毒了,除了虓髓丹无药可救。”
“你去哪里,也没人敢抢我们赤木宫的生意。这颗虓髓丹,你还真就只能在我们赤木宫买下来!”
“可不就是死定了喽。”耕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像那座华丽的药堂指了指:“那‘赤木宫’,是北面一个大家族的产业。他们平日里难得卖一颗虓髓丹出去,难得有人要虓髓丹救命,他们不故意抬价就很不错了,你少一个玉币,他们都不会卖给你的。”
“俺依稀记得,在西市,一颗虓髓丹大概要三百万玉币。”耕皱了皱眉,有www•hetushu.com点犹豫的说道:“贵人您是明白人,鬼面虓这恶物,也只有北面才大量的豢养了。它的成本极高,运来赤坂集贩卖,价格自然又要翻上好几倍才行。”
“啧,谁让这老木头木头木脑呢?他拿着东西来赤木宫,肯定要被压价。”
“我没有玉币了。没更多了。不能拖欠么?但是我没有了。”
但是虓髓丹药力强大、药性温和,好几种奇异毒物的剧毒,只有虓髓丹才是对症的解药。
“这条青眼龙蟥,火候是足够的,要说换三百万玉币,还是值的。”
含含糊糊的,这个声音翻来覆去的重复着同样的话题。他没有玉币了,但是他需要购买虓髓丹救他的朋友。
平日里如果没有客人,耕他们根本不被允许进入赤坂集。能够在西市痛痛快快的吸食一顿药炉开启时外泄的稀薄药力,这也是耕和更多赤坂集底层奴隶最大的梦想。
“贵人,这是沧澜楼,主营各种水性药草。沧澜楼最出名的,和*图*书是他们的‘沧澜碧波丹’,服用一颗,可以在水下自由活动三个月,是探索各处深渊险境,或者水上交战必不可少的奇药。”
已经有好些人聚集在赤木宫门口看热闹,一些人还在低声的嘀咕着。
刚刚走出没两步,一声冷厉的呼喝声突然传了出来。
“我要虓髓丹救我朋友!我只有这么一个朋友。”
“三百万,我只有这点。你说这条青烟龙蟥只值两百万玉币?但是人家都说,它起码值三百万玉币!”
“我没有玉币了。一个都没有了。我只有一个朋友,给我虓髓丹救他,我会还钱,还钱!”
一个虞族男子站在老树妖的面前,低声的说了几句什么。
“虓髓丹,很贵吧?”姬昊看了看耕。
赤坂集西市,空气中飘荡着浓浓的药香。
这里所有的药材铺子的后院都设了药房,很多药师直接在药房中开炉炼药。每次药炉开启时都是浓烟滚滚,浓郁的药香味就好像一股飓风迅速向四周扩散。
老树妖‘呼’的大吼和*图*书了一声,愤怒的挥动起自己的枝条。
姬昊看着老树妖,看着他眼眶里粘稠的绿色眼泪,不由得咧了咧嘴。这些精怪心性最是憨厚粗直,被逼得当众流泪,他的确是很着急那头背生双翼的大豹子。
“玉币不够?你可以卖身啊!你的实力还不错,你折价一百万玉币,把你自己卖给我们赤木宫做奴隶,不就能救了你的朋友么?”
各种各样的药香气混在一起,就变成了一层黏糊糊、滑腻腻犹如实质的雾气,轻轻的渗入了路上行人的衣甲和头发内,给每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浑浊的药香。
所以,巫殿虽然有虓髓丹的配方,可是每年出产的虓髓丹也就是这么千儿八百颗,对于数量庞大的巫殿所属和蒲阪人族而言,这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我不卖了……我去别家。别家,也有虓髓丹!我要救人,我不卖给你们。”
“而这座百草堂呢,主营各种滋养气血、恢复元气的巫药。贵人您是明白人,大巫气血悠长,只要气血不绝,刀劈和-图-书斧剁都不会陨落。但是战场上,气血再充沛,总有耗尽的时候。这就需要百草堂的巫药救命了,一副巫药下去,巅峰大巫也能迅速恢复三成以上的气血呀!”
“这里呢,这座回命阁,主营各种刀剑伤药。好些巫器淬炼铸造的时候,刀剑上都带了金毒,回命阁的刀剑伤药最擅长驱除刀剑上的金属毒性,在战场上是可以救命的好药。”
赤木宫宽敞异常的大堂内,一头身高百丈的老树妖呆呆的站在大堂正中,几根柔韧的枝条稳稳的托着一头浑身黑气直冒背生双翼的大豹子。
“耶,无药可救?那就死定了喽!”蛮蛮瞪大了眼睛,有点惊诧的看着耕。
摇摇摆摆的,老树妖向大门方向走来:“换地方,总能买到的。虓髓丹,我能救活你的。”
老树妖的树干上,两个碧火熊熊的眼眶里,大滴大滴的绿色眼泪不断的流淌出来。
耕对西市的各家店铺显然很有了解,大大小小的药铺主要经营什么,炼制出的丹药擅长什么,他都说个七七八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