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四章 被擒

十里,三十里,五十里,一百里……
“有用么?”一名箭卫厉声大吼:“风行,你的一切都是羿神部赐给你的!你的修为,你的箭术,包括你逃命闪避的技巧,都来自羿神部!你能闪避天下所有箭手的箭,唯独避不开的,是我们的箭!”
一如这些箭卫所言,风行施展的闪避身法,是羿神部独创的战斗技巧。在战场上,羿神部的箭手们一旦开始全速狂奔、全力闪避,他们根本无惧敌人的箭矢,再多的箭矢也只是他们战斗狂舞的伴奏曲,只能擦着他们的身体飞过,却无法伤到他们一根汗毛。
他们身后奇形羽披犹如大鸟的羽翼,在夜风中轻轻的张开,带起了一道道黑色的旋风。
‘噗嗤’声中,一支箭矢洞穿了风行的小腹。
箭矢不断穿透他的身体,撕开他的血肉,击穿他的骨骼,重伤他的内脏。剧痛从全身各处袭来,好几处巫穴都被箭矢洞穿,巫穴破碎,失控的巫力在身和*图*书体内肆虐,不时有大片血肉被暴走的巫力炸飞。
“哼哼,可怜这小子不懂做人,本来的大好前途,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这靴子有古怪!”一名箭卫迅速凑到了箭矢穿透脖子,倒在地上不断挣扎的风行身边,一手按在了他的长靴上:“这小子的速度比我们还快,是这双靴子。该死,这是什么品级的巫宝?”
轻盈的脚步声中,一共二十四名箭卫迅速围了上来。他们身上黑色的羽衣在星光下毫无光泽,犹如最深沉的黑夜吞噬了一切光芒。
‘噗嗤’、‘噗嗤’、‘噗嗤’……
一众箭卫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八十一次呼吸的时间,风行犹如疯子一样窜出了两千三百多里地?这个速度,这个速度……
两百里,三百里,五百里……
“中!”
风行背后青色的狂风吹起,两只青色的羽翼张开有数丈长短,羽翼急速抖动,带起风行的身体犹如风中的柳须http://m.hetushu.com一般疯狂的翻滚,在空中荡起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弧形轨迹。
风行燃烧精血,一边修复身上的创伤,一边倾尽全力的激发长靴,身形犹如飞行一样向前全速逃窜。他一个起落就能窜出十几里,哪怕有时候一头撞在了大树上,撞在了岩石上,撞得头破血流,撞得山崖都塌陷了下来,他一个翻滚爬起来后依旧全速向前逃窜。
箭卫们‘嗤嗤’怪笑,不断出箭,尽情的射伤风行身上各处不致命、但是足以让他痛不欲生的所在。
“中!”
哪怕羿神部的族人个个都是飞毛腿,个个速度惊人。但是风行一路上还连续挨了他们三百多箭,身体不断受到重伤,腿骨爆裂的伤势都有十九次之多,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逃出两千多里?
“巫王?巫帝?不,巫帝级的巫宝也没有这种气息。这是……”箭卫的语气变得极其的古怪。
风行全力催发了禹馀道人炼制的长和图书靴,他奔走的速度飙升了十几倍,一度他奔跑的速度超过了那些箭卫。但是随着一支又一支箭矢不断穿透他的身体,风行的气血急速消耗,奔跑的速度迅速的慢了下来。
甚至有些箭矢被高高投掷上了天空,然后笔直的向地面坠落;还有箭矢看似被胡乱的射向了地面,在地下潜行一段距离后,突然穿透土层从风行身边激射而出。
“中!”
‘噗嗤’一声,一支箭矢穿透了风行的肩膀。
‘轰隆’巨响,一支箭矢炸开,一团火光将风行半截身躯淹没。
‘噗嗤’,一支箭矢从风行的后颈穿进,从他喉部激射而出。这一箭带给了风行巨大的痛苦,他的身体一甩,狼狈的一头栽倒在地连连翻滚,好一阵子没能爬起来。
还有一些箭矢犹如一株大树的树干一样巨大粗壮,‘呼呼’有声的飞掷而来,犹如大山压顶。
风行犹如暴风雨中的一条破船,艰难的在山林中挣扎、翻滚,竭尽全力的向和-图-书着荒山野岭中逃窜。无数攻击不断落在他身上,大片血水飞溅,更有箭矢穿透他的骨骼,伴随着清脆的骨裂声,箭矢穿透他身体,带出了无数亮晶晶的碎骨片。
‘嗤嗤’鸣叫,一支箭矢上喷射出无数电光,带起一道道小小的闪电狠狠劈在了风行的身上。
“死!”远远的,一声长啸传来,一条火光裹着一条炎龙呼啸着向这个箭卫当头斩下。
“没错,当年他敢击杀帝子,族长气得吐血,单单杀了他太便宜了他。”
咬着牙,流着血,瞪大了眼睛,风行‘嗷嗷’嚎叫着,犹如受伤的野兽一样向前狂奔。
但是这些箭卫是羿神部箭术最强、实力最强、心性最凌厉狠辣的一群人,风行稚嫩的闪避技巧在他们看来到处都是漏洞,哪怕风行奔跑的速度超乎他们的想象,他们的箭矢依旧轻松重创了风行。
风行骤然中了一箭后,四面八方的箭卫纷纷大喝出声。也不见他们开弓射箭,只听得一声声大喊,和图书一枚枚千奇百怪的箭矢或者循着直线,或者循着弧线,或者犹如蛇行,或者翻着跟头的从四面八方向风行激射而来。
换成平日,就算有数千弓箭手从四面八方同时攒射,风行依靠这一手急速变幻的闪避技巧,没有一支箭矢能够伤到他的一根汗毛。但是在这些箭手面前,他的所有闪避轨迹都被人家洞察、看破。
“抓活的,死的送回去也没多大彩头,抓活的,赏赐起码多十倍!”
更有一些箭矢细小犹如牙签,飞行之时无声无息,一旦靠近风行的身体就猛烈爆开犹如雷鸣。
“真有种,和他那个死鬼阿爹一样。”一个箭卫含糊的说道:“这么一个小崽子,挨了我们三百九十七箭,浑身血都流光了三次,居然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逃出了……”
回过头,伸出几根手指比划了一下,用秘传的技巧测算了一下距离,这个箭卫惊呼道:“好小子,短短八十一息,逃出了两千三百多里地!他怎么能窜得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