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三章 齐心

雨牧瞪大眼睛,想到神秘莫测、实力更是如渊如海不可揣度的禹馀道人,他带着无比敬畏、无比尊重的表情点头道:“原来是他啊。也对,姒文命大人他们能做到的事情,那位前辈自然也能做到。”
姬昊笑看着雨牧,满意的点头道:“我们没怪你,谁让你这一身好肉呢?雨牧,拓脉之法要学么?”
“死胖子,如果不是姬昊,你正好来帮我收尸!”风行蹲在喘气如雷的雨牧面前,幽幽叹息道:“而且你还占了天大的便宜。你帮我收尸挖的坑,比我帮你收尸挖的坑起码小五倍!”
“混蛋小子,以后不要逞英雄!”雨牧龇牙咧嘴的盯着风行,毫不示弱的还给了他一句。
折腾了足足小半个时辰,姬昊狠狠一脚踹在了雨牧的屁股上,大功告成,一万多条经络完全开通。
“死胖子……以后少乱吃东西。”风行很是关切的看着面孔扭曲的雨牧。
“都给我闭嘴,还嫌不够臭么?”姬昊愤怒大吼www.hetushu.com,鸦公喷出大片火焰,将雨牧身上流淌出来的杂质烧成大片浓烟飘散。两条神火蛇跑得远远的,不断‘呼哧呼哧’的喷出狂风,将这些黑烟吹得远远地。
姬昊、雨牧、风行、蛮蛮相互望了一眼,一股难以形容的默契突然从心底迸发出来,随后同时仰天放声大笑。
这家伙一屁股坐在地上,张开嘴喘气的时候,嘴里还有好几条毒蛇、毒蝎子的尾巴在蠕动。这死胖子为了风行,可是拼命了啊。一路狂奔,一路吞食各种剧毒之物,这是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和风行一样,姬昊为雨牧开辟了一万两千多条新的脉络,点穿了他身上十多万个新的巫穴。雨牧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龙血琥珀,沸腾的气血化为滚滚巫力注入新开辟的脉络和巫穴中,维持着这些脉络和巫穴不至于让他们重新封闭。
身体原地一晃,雨牧居然带起了两三条残影。虽然他的速度依旧远远比和-图-书不上姬昊和风行,但是比起他原本缓慢犹如龟爬的速度,这已经是极大的进步。
“好姐妹,好姐妹!”蛮蛮欢天喜地的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姬昊和雨牧的胳膊,小脸死命的在姬昊的手臂上磨蹭着。
雨牧吓得浑身一哆嗦:“操!巫王?你们干掉了一个巫王?天那,我怎么不跑快点?”
有了今天的基础,以后雨牧只要自行修炼,不断的积攒巫力,不断的扩宽脉络、开辟巫穴、积蓄巫力,他的修为就能一路飙升,很快就能拥有比现在强出数倍的力量。
“好兄弟!”姬昊用力的拍打着雨牧,突然想起了刚刚雨牧火烧屁股一样赶来的景象。
风行急忙站起身来,转到雨牧身后,狠狠的一膝盖顶在了他的后背上。
看着气喘吁吁,汗如雨下的雨牧,姬昊、风行默然无言。
话锋一转,姬昊看着雨牧问道:“在你传承的血脉力量之外,开拓更多的脉络,开辟更多的巫穴,让你拥有更好的基www.hetushu.com础,无论是大巫境还是巫王境,都比别人更强!”
雨牧体内囤积的剧毒杂质,已经变异成了一种可怕的异毒,如果不是姬昊今天用太阳真火帮他驱散毒素,势必对他以后的修炼甚至是寿命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白皙细嫩的雨牧身体内,不断流淌出五颜六色粘稠如泥的杂质,腥臭的味道吓得蛮蛮小脸扭曲,急匆匆的避开了十几里远。
笑了几声,姬昊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这样的死胖子,是很好的死胖子,是值得交的死胖子!
看看姬昊,雨牧有点脸红的干笑道:“我只是来得晚了点,但是我已经跑得够快了。”
‘砰’的一声,一口涎水喷出数十丈远,雨牧气喘吁吁的看着姬昊,迫不及待的叫嚷起来:“学,不学的是你孙子!可是拓脉之法,这是巫殿内殿的精英弟子才能秘密传授的秘典!你,你,你怎么会的?”
姬昊看着雨牧‘呵呵’笑起来:“我有一个好师傅啊!”
http://m.hetushu.com糟糕,老木头和那大豹子呢?他们跑得慢,但是也该到了啊!不可能比死胖子还慢啊!”
雨牧大笑一声一跃而起,他身体一抖,浑身污垢瞬间甩得远远的,他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惊喜的叫道:“我的身体怎么变得这么轻?咦,咦!”
“天哪!祖灵在上!”姬昊封闭了七窍,全身毛孔都绷紧收缩,依旧无法隔绝这股可怕的味道。
“我的好兄弟!”风行一跃而起,张开双手趴在了姬昊和雨牧的身上,用力的搂住了他们:“以后有事情,我们一起扛!哈哈,羿青鸟都被我们干掉了!巫王,巫王了不起么?”
“哈哈,好兄弟!”雨牧大笑一声,用力的搂住了姬昊。
在这过程中,姬昊稍微调动了一丝混元太阳幡的力量,太阳之气在雨牧的身体内穿行,将他多年来不断吞食各种剧毒之物,又没能好好炼化而囤积在体内的剧毒杂质一扫而空。
扒去雨牧的衣服,露出一身白花花的软肉,姬昊十指上火光如http://www.hetushu•com针,狠狠的插进了他的皮肉。一丝丝极细的火光在雨牧的身体内急速窜行,帮他开拓出一条一条新的经络,点亮了他一个又一个巫穴。
雨牧瞪大了眼睛,手指着姬昊,一口涎水憋在嗓子眼里,他‘咕咕’的想要喘气,但是一口气憋住了,差点没活活憋死他。他急得手舞足蹈的身体乱晃,眼珠子都瞪红了。
这股味道实在是太可怕,太刺鼻,远比人家淘茅坑还要臭百倍以上。姬昊和风行在雨牧身边一个帮他开拓经络,一个不断的给他喂食龙血琥珀,两人都不能逃跑,硬生生被这股味道熏得泪流满面。
夜风吹过,雨牧身上喷出的臭气化为肉眼可见的彩色烟雾,‘呼呼’的吹到了一边的山林中。葱葱郁郁的树木突然腐朽倒塌,随后化为大片黑灰飘散。
“收,收你个屁!”雨牧挥动肥厚的巴掌,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风行的脑门上:“混蛋,你把我们当什么了?你以为你是英雄好汉,我们就是没卵子的软蛋?我们会丢下你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