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六章 龙族

对雨牧不知羞耻的话风行嗤之以鼻,脚踏清风轻快的向前狂奔着,风行突然向姬昊很是认真的说道:“一滴巫王精血!姬昊,我以后一定会……”
沉吟片刻,姬昊很认真的说道:“这些经络,就生长在我们体内,只是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认识它们,开拓他们。我们上古的先祖灵慧初开,知识积淀几乎为零,只能求助于异族传承他们的力量。那是上古人族生存艰难,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
深吸了一口气,姬昊看着东方逐渐亮起来的天空,笑着说道:“我们这些后人,比起先祖时要强盛了许多,知道的东西、对天地的认知也都多了许多,如果我们连自身的奥秘都弄不清楚,还有脸面去见先祖么?”
花天价买个祖宗回去供着?
十几名龙族战士同时举起随身兵器,寒气腾空,锐气四射,这些龙族战士使用的兵器,悍然清一色都是天地圣兵!
老树妖和大豹子被龙筋编成的大网牢www.hetushu.com牢捆成了一团,任凭他们挣扎,越是挣扎大网缩得越紧。十几个伽族战士扛起了大网,就要带着战利品返回,十几名龙头人身、身披金甲的龙族战士突兀的冒了出来。
深深的看了雨牧一眼,姬昊微笑道:“拓脉秘法,看似神秘,其实也不算什么。”
“不要说这些客气的话。”姬昊打断了风行的话:“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兄弟。巫王精血虽然好,羿青鸟的精血却只有你吸收了,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哪头飞禽被你看上,估计是被少司诅咒过吧?”风行很恶毒的回应了他一句:“成天被你这么一堆肉压在屁股下面,他还能飞得起来么?”
刚刚那虞族男子惊呼一声,腰间三枚血色玉符炸开,一道厚达丈许的血色光幢挡在了他面前。光幢中一枚血色竖目清晰可见,刀气劈在光幢上,就听得一声巨响,刀气和光幢同归于尽,虞族男子踉跄着向后hetushu.com连连倒退,差点一头摔倒在地。
雨牧生平第一次享受到如此快的速度,看着脚下急速掠过的土地,他兴奋得手舞足蹈连声称赞:“妙啊,我怎么这么蠢?我也得弄一头飞禽战宠呵!巫殿似乎有人专门驯养各种凶禽,我得去弄一头啊!”
一众虞族、伽族的战士气得脑门冒烟,愤然指着这个龙族战士说不出话来。
远远的站在四周的山头上,身高几近十丈的龙族战士‘昂昂’怪啸,双眸喷火的盯着那张捆住了老树妖的大网。一尊龙角打磨得油光水亮,上面镶嵌了好些珍珠宝玉做装饰的龙族战士冷漠的说道:“你们用龙筋做网?哼,你们这里有两百五十八人,自己砍掉两百个脑袋赔罪,把这老树妖留下,滚!”
姬昊笑了笑,很想对他们说,其实不用把这拓脉之术看得太严重。既然姒文命他们都掌握了一部分开拓经脉的秘法,那么拓脉之术就不是什么禁忌。
一尊巫王和*图*书被活生生炼化,只凝结出一滴巫王精血,这份人情他欠得太大了,就算是朋友,就算是兄弟,他也要把这份人情烙印在心底,有机会了,一定要还给姬昊。
龙族豪富,果然名不虚传!
“辱骂我族,更是罪加一等!”龙族战士懒洋洋的抓起了一柄金龙吞口的斩马刀,随手一挥,一道千丈长短的刀气呼啸裂空,蔚蓝色的弧形刀气撕开空气,在地面上撕开了一条深不可测的沟渠,狠辣无比的向那虞族男子当头劈下。
雨牧、风行相互望了一眼,无比认真的说道:“以祖灵之名起誓,我们绝对不会外泄一字一句。”
雨牧气得脸色发青,他指着风行,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他用力拍了一下肚皮上肥厚的油脂,荡起了一波波的肉浪,很是恼怒的咆哮道:“你是嫉妒!你一定是嫉妒我的肉!”
雨牧则是踌躇了一阵,歪着脑袋看向了姬昊:“姬昊,你把那位前辈教你的拓脉秘法,传授www•hetushu.com给了我们……巫殿有拓脉秘法,也只有被挑选进内殿的弟子才有资格知晓,但是就算内殿弟子,也不是人人都得到了传授。你这么做,不要紧吧?”
两名伽族战士一跃而起,扛起重盾向刀气挡了上去。
“混蛋!”虞族男子愤然破口大骂。
几个虞族男子愤然怒吼,一名虞族男子上前了两步,朝着那龙族战士怒喝道:“这些龙筋,也是从你们龙王府流出来的孽龙筋!混蛋,你们自己贩售的货物……”
‘噗嗤’一声,厚达三尺的重盾犹如豆腐干一样被撕开,两个伽族战士齐声惨嚎,被刀气整整齐齐的劈成了四片,鲜血喷得满地都是。
轻轻一摆手,姬昊笑道:“拓脉秘法,只是认识我们自身奥秘的一小步而已。对师尊而言,这是微不足道的小术,不用放在心上。”
风行握了握拳头,点了点头,不再吭声。但是他的目光变得格外的坚定。
姬昊要注意的,只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他全身所有经络都http://m.hetushu.com已经畅通无阻而已。
雨牧得意洋洋的向风行笑道:“我的主意怎么样?有一头凶禽代步,以后我的速度就不是拖累了!”
龙族战士极其不讲道理的打断了对方的话,他怪眼一翻,大咧咧的说道:“我记起来了,这些孽龙筋,还真是我们卖出去的货物!但是我们把这些龙筋卖给你们,是让你们当祖宗供起来,谁让你们把它们编成大网的?”
“唷,很强的护符嘛。问题是,你有几枚这样的护符呢?”那尊龙族战士得意的举起了手中长刀:“你们,还能挨我多少刀?”
这话简直就是丧尽天良了!你们龙王府自己发卖的货物,客人用天价买了回去,怎么运用是客人自己的事情。你居然说,这些龙筋是让客人带回去,当祖宗供起来?
鸦公双爪抓着雨牧肥厚的肩膀,离地数尺急速掠行。
一路狂奔,原本最大的拖后腿的雨牧有了鸦公帮助,也不再是累赘。众人纵跳如飞,循着来时的路一路返回,不多时就奔出了数百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