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九章 吓退

这是土豪和土豪的争斗,这是天地圣兵和天地圣兵的对撞。
所以一如禹馀道人叮嘱姬昊,不要过多的依仗身外之物;祝融氏在蒲阪也叮嘱了蛮蛮,不许随意的拿出他赐下的护身重宝妄自胡为。
百里外,两尊原本一直老神在在的看热闹,纯粹是为了万无一失才离开赤坂集,在这些龙族战士身后压阵的龙族长老低沉的咆哮了一声,他们脚下一团水云升腾而起,驾驭着水云就要来现场助战。
双臂用力,狠狠的向地面一摔。
有三个龙族战士已经被打倒,剩下的十五名龙族战士手持天地圣兵,催发了身上同为天地圣兵的甲胄,艰难的弯下腰,用兵器护住头面,在火光中苦苦的支撑着。
“你们肯定不信,所以贫道也不和你们说道理。总而言之,欺负贫道徒弟,你们就得倒霉!”
“你们这群披鳞带甲的蠢货,在东边大洋上作威作福,倒也没人去管你们。不是没人管,是还没轮到你们倒霉呢。这天地大势,我总觉和-图-书得你们龙族未来要倒血霉,你们信不信?”
一弹指间数千道火光激射,每一道火光就堪比巅峰大巫倾力一击。
“妙哉,龙血拿来炼器淬火,最妙不过!”禹馀道人欣然笑道:“还不滚?莫非想全身都变成材料?”
这些龙族战士肉体强横,他们无惧火光强劲的冲击力,但是丙丁灵火的灼烧却让他们痛苦难当,大片龙鳞被烧得支离破碎,大块血肉被烧熟,空气中弥漫着奇异的烤肉味。
既然蛮蛮生气了,那么有人就必须要倒霉了!
“见过不要脸,没见过你们这些不要脸的。”
“亏你们也是三族正统,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
姬昊认定的朋友,就是她蛮蛮的朋友;既然是她蛮蛮的朋友,老树妖和大豹子被人用网子兜了起来,好像野兽一样抓捕,蛮蛮就非常的生气!
祝融氏是南荒的地头蛇,南荒地下有多少条地脉,有多少灵穴,有什么地方可能孕育天地神器或者天地圣兵,祝融一http://m.hetushu.com族不能说完全掌握,却也掌控了五六成的模样。
“唉哟,抢贫道赐给弟子护身的宝贝,觉得很有趣吧?觉得手到擒来吧?”
十八尊被打得抬不起头的龙族战士齐齐哀鸣一声,纷纷腾空而起,化为长达百丈的巨龙仓皇逃窜。
蛮蛮体内的神力消耗得极快,她最多能驾驭这根宝杖三个呼吸的时间就会被吸干神力。
但是三个呼吸,每个呼吸有十个弹指的时间,每个弹指的时间内火龙杖喷出的火光足足有四五千道,三个呼吸的时间就有十几万道火光暴虐、疯狂的倾泻在了这些龙族战士的身上。
全身都变成材料?
禹馀道人微笑着举起两个龙族长老,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砸在了地上。
无数年来,祝融一族盘踞南荒,每隔若干年就搜刮一次地皮,自然有不少神兵利器被他们收割。
两个龙族长老措手不及,狼狈的从百丈高空一头栽下,大头朝下的栽倒在地上。还不等他们抬起头来,一条和-图-书红色身影闪过,禹馀道人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他们面前,两只手分别抓住了他们头顶的龙角,将他们的身体高高的举起。
这些龙族长老都是巫王级的高手,他们的肉体强度更是直追普通巫帝,他们更精通各种龙族秘术,同时身上还携带了专门克制各种先天灵火的先天灵水,如果他们出手,蛮蛮、姬昊一行人加起来,还不够他们一把捏的。
两条老龙惨嚎一声,狼狈的转身就跑。一边跑,他们一边用龙族秘法连声催促。
先天丙丁灵火,这是最霸道的先天灵火,更被称之为先天火中之精。
蛮蛮双手抓住通体赤红的木杖,小脸蛋绷得紧紧的,双眸怒视那些龙族战士。
不用三个呼吸的时间,最多两个呼吸,蛮蛮丢出的这柄火龙杖,就能把这些龙族战士全部击溃。
无数的龙形火光激射而出,每一弹指间都有数千道火光凌空激射,轰爆了空气,带起大片气爆,好似天空都被打穿了一般,化为连绵火羽向那些龙族战士轰杀www.hetushu.com过去。
先天丙灵火龙杖的品级介于天地圣兵和天地神器之间,只差一点点火候就能晋升为天地神器,从而拥有镇压一方的威能。但是祝融氏的某位先祖收取这根宝杖的时候稍微疏忽大意了一些,提前了三千年将其取出,结果积蓄的力量不足,生生卡在了晋升的门槛上。
以蛮蛮的火神神力催发先天丙灵火龙杖,龙形火光是精纯无比的先天丙丁灵火凝聚而成,高温可怕、足以熔金销铁,而且宝杖的器灵性情暴虐如火,一旦激发就是数千条数千条的火光激射,以蛮蛮如今的实力控制他激发出的火光,每一击的威力都堪比巅峰大巫!
‘嗖嗖、嗖嗖、嗖嗖’!
龙形火光带着可怕的高温,狠狠的撞击在龙族战士的甲胄身上,他们的甲胄放出的护盾一寸寸碎裂,一寸寸崩解,火光击打在他们甲胄表面,粘稠的丙丁灵火焚烧他们的甲胄,焚烧他们的身体,痛得这些龙族战士嘶声惨嚎连连。
“欺负小孩子,有趣吧?好玩吧?有成和_图_书就感吧?觉得骄傲自豪啊?”
‘咔嚓’脆响,两个龙族长老头顶长达一丈的金龙角被禹馀道人一把拗断,他将两个摔得昏天黑地口吐鲜血的龙族长老往地上一杵,双手如电一阵乱抓,两人剩下的龙角也被一把拗断。
但是这一次,蛮蛮悍然掏出了祝融氏赐给她的‘先天丙灵火龙杖’,朝着这些倒霉的龙族战士发飙了。
但是水云刚刚腾空而起,白茫茫的云团就突然崩解。
四周山地都被禹馀道人用大法力禁锢,两个龙族长老被砸得鳞甲纷飞口吐鲜血,地面上却连一点儿凹陷都没有。不仅如此,他们庞大的身躯被砸在地上,地面一丝儿颤抖也没有,更没发出半点声音。
随后惨嚎连连,可怜两个龙族长老浑身龙鳞被一片片拔下,嘴边长达丈许的龙须也被扯断。更惨的是,禹馀道人给他们的心口一人来了一剑,掏出一个大酒葫芦,给他们每人放了一葫芦龙血。
“帮助自家不成器的小崽子,欺负年纪比你们小了一大把的娃娃,是不是老怀大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