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四章 树王

大豹子‘呜呜’的哼哼了一声,美酒好喝,烤肉好吃,但是这四周走来走去的人,真的很让他头痛。他喜欢在山林中肆意的奔跑,累了就跑回龙潭的身边休息,饿了去随意猎捕一头野兽果脯,渴了就去喝点山泉水,自由自在,逍遥清净。
不是为了吃,只是为了杀戮而杀戮。
‘龙族的龙,潭水的潭’,这是蛮蛮给龙潭起名字的时候说的原话,他一五一十的照搬了过来。
“树王?”龙潭的枝叶晃了晃:“我不明白……我是龙潭。龙族的龙,潭水的潭。”
“龙潭。”老树妖仔细的琢磨着蛮蛮给自己起的名字:“我是树,为什么我的名字里要带水呢?水生木是什么意思?我不是从水里长出来的木头啊!”
那株高有数十丈,很有些年月的大树微微一震,随后树皮裂开,露出了两颗深邃的眼眸和一个黑漆漆大张的嘴洞。原本枝叶稀疏的大树突然焕发出了强大的生命气息,无数新嫩的枝条hetushu.com嫩叶生长出来,勃勃生机迅速影响了四周的花草,地面急速被一层绿茵茵的草叶覆盖。
四周人族战士人来人往,个个忙得不可开交。
龙潭感到很茫然,很惊惶,很不知所措。他想找个熟人聊聊天,但是姬昊三个被姒文命叫走了,蛮蛮拎着锤子不知道跑去哪里玩耍去了——这个丫头,想要她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带着,稳稳当当的坐着,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些来自大部族的战士略通礼仪,他们还会向老树妖点头示意。有些战士出身小门小户的,性格粗犷直爽,就这么大咧咧的瞪了老树妖一眼,拎着各色兵器扬长而过。
一队人族斥候急速从不远处掠过,他们锋利的目光扫过龙潭身上的令牌,扫过龙潭身后跟着的巫殿学徒,丝毫没有停留的急速远去。这里距离奇兵营只有十几里,正是人族战斗力最集中的核心区域,他们不需要有太多的警惕。
“我www•hetushu•com是宋古,本体是一株铁骨龙皮松。”那株大树嗡嗡开口:“我是赤坂山,还有周边十万大山中,所有树妖推选出来的树王。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宋古,赤坂山,以及周边十万大山中,一万四千九百九十八头树妖推选出的王。”宋古沉沉的说道:“紫纹龙檀木,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你也是树妖,你应该和同族在一起!”
眼前突然发生变化的大树只是一颗普通的大柏树,他变成树妖模样,是有一头极其强大的树妖隔着数万里,将自己的一缕元气,通过山林之间复杂的草木根系网络送了过来,临时将他化为自己的肢体。
龙潭望了他们一眼,也没放在心上。树妖一族有他们独特的脾性,不是他们的朋友,基本上他们不会和外人有任何交流。这几个巫殿的学徒在龙潭看来,和其他路人没什两样,也就不需要搭理。
尤其是,龙潭的果子不好吃,这对蛮蛮更http://m.hetushu•com是没什么吸引力了。
就在龙潭和大豹子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特殊的力量波动扩散了过来。龙潭浑身的枝条轻轻的跳动了一下,他好奇的向奇兵营外的一处山林望了过去。
“蛮蛮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这里好闹腾!”老树妖用力的抓了抓树冠:“比原来在我头顶做窝的那几家松鼠还要闹腾。”
几个巫殿派来听龙潭招呼的学徒急忙跟了上来,他们一言不发的跟在龙潭身后,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只是这么呆呆的跟着。
到处都忙得一团糟,一种难以形容的强大生命力在营地里酝酿、泛滥。
龙潭沉默了一阵,瓮声瓮气的说道:“我被人抓捕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人来人往的奇兵营战士,总是用惊讶、好奇的目光看向龙潭。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营地里会多了一头老树妖,但是也没人太大惊小怪的。
身上悬挂着代表巫殿巫老的令牌,龙潭轻轻松松的走出了奇兵营,一刻钟后和_图_书,他来到了奇兵营外南边十几里的一处山林中。
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无论是飞禽走兽,都会自然推选出一个王者。但是树妖一族不同,树妖一直以来都是山林之中最自由、最野性、最独来独往的精灵,宋古说他是无数树妖推选出来的树王,这让龙潭大为诧异。
老树妖龙潭有点茫然的站在奇兵营,大豹子也很有点不知所措的靠在他树根上。
有人在中军处询问军功,有人拎着血淋淋的人头回来登记功劳,有人用军功兑换了帮助开辟巫穴的巫药当场服下,也有人搂着血糊糊的战友闯回来、嘶声召唤巫医救治。
龙潭看着面前的大树,瓮声瓮气的说道:“不要浪费力气,让这么一株大树临时成为自己的分身,很伤元气。呼,呼,你的本体又隔了这么远。”
在山林中的时候,龙潭从未主动杀伤过任何生物,大豹子倒是经常狩猎,但是吃饱了,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进行杀戮。但是四周的人,这些奇兵营的战士,www.hetushu.com他们忙忙碌碌的,是为了屠戮另外一个族群的战士。
这种行为对于树妖一族而言很伤元气,一次临时分身,起码会耗损百年积攒的生命力。没有必要,没有树妖会傻到做这种事情。但是能拥有临时分身的树妖,毫无疑问都是年月深久,智慧惊人,实力极其强大的那一类。
慢慢的拔起树根,龙潭大步隆隆的向那片山林走去。他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召唤气息,来自自己同族的召唤。不是另外一株紫纹龙檀木,而是一株强大的树妖,他就在奇兵营外。
“蛮蛮,蛮蛮?”龙潭初来乍到一个新地方,四周都很陌生,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陌生的事物。奇兵营的战士们正在做的事情,也让龙潭感到陌生。
宋古闭上了嘴,两颗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龙潭。
“是谁?”站在山林中一株大树前,龙潭瓮声瓮气的开口了。
现在嘛,说不上好坏。当然,有姬昊他们在,总是好的,但是总感觉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一时半会适应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