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七章 闯入

“帝氏一族内部的奸细,已经知道我们帝氏一族将倾注全力,在恶龙湾南边三万里的‘血云峰’一带发动全面进攻。你们只要配合我们,作出你们从恶龙湾一带调兵的动作,乾氏一族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和其他异族不同,帝珐琅身上的气息很温和,很闲适,犹如一道清风自由自在。虽然他的力量本质,依旧是血月一脉黑暗阴邪的属性,但是他身上的黑暗和阴邪,都并不显得煞气凌人,反而有一种内敛包容、人畜无害的气息。
帝珐琅等人则是大袖一挥,急速捂住自己的面孔,迅速化为一缕血影飘散。
姬昊打断了帝珐琅的话,目光如刀直视对方:“你确定,乾氏一族会上当?”
对这些帝氏一族的长老而言,这次的失利对整个家族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被姬昊勒索的那些药方、图纸、构造图之类的东西,他们并不放在心上;那些甲胄、兵器之类,对帝氏一族也不算什么。
“全力合作!”帝珐琅很严肃和-图-书的伸出了右手,白皙、细嫩犹如少女的手掌上,五枚镶金嵌玉极其华丽的戒指流光溢彩,散发出强烈的法力波动。他认真的看着姒文命说道:“帝氏一族已经开始运作,最迟半个月,最快五天,乾氏一族此次参战的军团,将全力向‘恶龙湾’进攻。”
不是什么太复杂的计谋,所以乾氏一族就一定会上当!
姒文命的手掌宽厚有力犹如熊掌,帝珐琅的手掌白皙细腻犹如工艺品,两只手握在一起,充满了各种不和谐的对立感。
姒文命中军大帐内,一张石质长桌摆开,对坐着人族和帝氏一族的代表。
帝珐琅身边坐着的另外两个帝氏一族的大长老,同样目不转睛的盯着姒文命、华胥烈上下审视。
“是谁?”姒文命猛地跳了起来,反手拔出了佩剑。
但是帝刹被杀,帝挲、帝殁被生擒活捉,还有近千伽族大战士成了人族俘虏,这些事情对整个帝氏一族而言,是一次极大的危机。
那是双江汇流,和图书河道曲折,到处都是湿地、沼泽,但是地势平坦的一块儿冲积平原。
谈判的时候,谁先说话谁就丢失了先机,帝珐琅等人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
帝珐琅笑着向姬昊点了点头:“帝氏一族和乾氏一族是敌人,所以我们最明白我们的敌人。这不是什么太复杂的计谋,很简单,所以他们一定会上当。”
“那就谈谈正经事吧。”姒文命笑着一拍姬昊,让他坐回了座椅上。他的长眉蹙在一起,很用力的蹙紧,很严肃的问帝珐琅:“那么,诸位长老,帝氏一族的结论究竟是什么?”
帝珐琅全神贯注的上下打量着姬昊,作为帝氏一族中比帝洛朗更有权力、地位更高的执政长老,帝珐琅对姬昊很感兴趣,或者说,他对人族任何表现卓越的少年都有着浓烈的兴趣。
姬昊坐在姒文命和华胥烈的身边,正对着帝珐琅。这是一个满头白发,但是长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扎成了一头油光水亮小辫子披散在脑后的雍容老人。
m.hetushu•com帝珐琅笑着正要说话,突然中军大帐内无数道刺目的闪光亮起,巫殿大巫师们在这里布下的上千重防御结界被急速的连续破开,空气中响起了密集的刺耳的爆裂声。
过了许久,许久,姬昊突然站起身来,笑着向帝珐琅点了点头:“诸位远道而来,做了这么久一句话不说,想必是饿得没力气说话了?我们备了酒宴,还请诸位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再来谈正经事?”
如果他们处理不好这次的事情,新登基的执政大帝帝释阎罗,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屠刀,给帝氏一族一个惨痛入骨的教训。但是,如果他们能够很好的处理掉这次的危机,那么危机反而会变成帝氏一族崛起的良机,需要付出的代价,无非是乾氏一族的消沉。
但是恶龙湾虽然是平原地带,可是地势环境复杂,而且地面松软、积水,是一个极好的打埋伏的地方。
‘恶龙湾’!
恶龙湾的地势,在整个赤坂山的人族战线上,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支hetushu.com撑点。异族大军若是能够冲破恶龙湾的人族防线,在恶龙湾后,就只有一条脆弱的谷地封锁线,冲破那一条谷地封锁后,异族大军就能长驱直入,起码能将战线向南方推进三十万里。
姒文命认真的看着帝珐琅,然后伸出手,笑着握住了帝珐琅的手掌。
绵延一气的人族防线,若是有一个大支撑点被突破三十万里,人族防线定然一片大乱,其他各处异族大军合兵猛攻的话,不说能轻松摧毁赤坂山的人族抵抗,但是歼灭大批人族精锐是绝对有可能的。
姬昊也很认真的看着帝珐琅。
帝珐琅看着姒文命,右手坚定的伸在他的面前:“乾氏一族很乐意看到我们为他们吸引人族的注意,他们却能抢过我们创造的机会,在我族战士的尸体上立下大功。”
华胥烈一拍手,十几个内殿巫师走到长桌旁,双手按在长桌上输入巫力,一道巫术沙盘亮起,华胥烈连连滑动沙盘上的巫术图影,找到了‘恶龙湾’的地形图。
但是面对姬昊连和图书消带打的一番话,帝珐琅必须开口了。还吃饱喝足了再来谈正经事?现在帝氏一族已经被放在烤炉上烤了,这次的事情不尽快的解决,整个家族都要出问题的。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姒文命看着帝珐琅,很温和的笑道:“希望帝氏一族不要出错,因为一旦出错,我们人族不会有任何损失,而你们……一定会有很大的麻烦。”
“酒宴就不需要了,我们先来谈正经事情吧。”帝珐琅叹了一口气,人为刀殂,我为鱼肉,有时候吃点亏也是无可奈何的。
姒文命、华胥烈等人族核心高层也很严肃的打量着帝珐琅。
双方相互打量了足足一刻钟,都憋着气不吭声。
“是我!”娇柔清冽的声音响起,骤然间上千重防御结界被一扫而空,凤歧右手托着一枚流光溢彩的青色飞梭,从一团五彩光雾中一跃而出,俏生生的站在了长桌正中。
“凤族?”姒文命的脸抽了抽,放下佩剑,无奈的向凤歧行了一礼:“请问凤族使者大驾光临,有何贵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