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九章 耳光

“嗯,算你们有心了。”凤歧满意的点了点头,端着茶盏,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香茶。她蹙起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看着满脸是笑的华胥烈,她不由得赞许道:“你们,还是很懂事的。但是你们得好好教导教导那些不懂事的娃娃,以及某些不懂事的老东西,省得以后给你们人族招灾惹祸。”
这么一张宝座端端正正的放在了中军大帐中,地上还铺着厚达三寸的小羊羔毛织成的地毯,上面再垫上了一层五彩灵雀的羽毛,铺上了一层新鲜采摘的花瓣后,凤歧这才心满意足的坐在了宝座上。
凤歧的手指直接杵在了华胥烈的鼻子上,她俏脸冰冷,双眼喷射出五彩光焰,厉声喝道:“少罗嗦,将那死木头叫过来。难不成,你们认为我是好糊弄的?或者,你认为凤凰一族是好糊弄的?”
龙潭已经是巫殿的巫老,如果是凤凰一族真的渴求龙潭产出的树液和果子,那么大家好好的坐下来商谈,亲兄和-图-书弟明算账的计价购买就是。最多最多,因为人族欠了你凤凰一族的人情,给你打个折扣,给个友情价,这就已经是天大的情面了。
“大人不要生气,还请大人上座,奉茶!”
悻悻然的看了姬昊一眼,凤歧带着一丝余怒淡然道:“罢了,我也不和小娃娃计较……难得你们有懂道理的人,你们应该知道,要不是我们凤族,你们人族早就覆灭无数次了。”
以华胥烈的实力,想要避过这一耳光很是轻松。
看都不看玉盆中的水果一眼,凤歧傲然道:“所以,你们赶紧让那紫纹龙檀木过来,让他乖乖的跟我走罢。我事务极多,没空在你们这里白白耗费。”
巫殿长老亲自出手,临时取了一块极大的天然美玉,三两下将其雕成了一张美玉宝座。造型灵巧精美的宝座上,先是铺了一层珍珠翡翠,再铺了一层鳄龙皮,一层白虎腹皮,最后才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五彩孔雀尾和-图-书羽,将宝座装饰得异常华美。
只有华胥烈温和的笑着,从走进大帐的仆役手中,接过了一个硕大的白玉雕成的大盆,里面装满了各色新鲜的珍奇水果,紫色的葡萄、红色的樱桃、黄色的杏子、金色的香蕉等洗得干干净净,上面还裹着一层细细的水珠。
不懂事的娃娃?姬昊的脸色发黑。
华胥烈带着和煦犹如阳光的微笑,亲自取了炭火小茶炉,烹调了一杯香茶,用一个镶金嵌玉的大茶盏倒上了,双手垫着白色丝绸,捧着茶盏奉给了凤歧。
姒文命抿了抿嘴,皋陶眉头一挑,五龙垚等巫殿长老板着脸,一群人都不说话。
“这是当然。”华胥烈笑得越发的灿烂温和:“凤族乃我人族挚友,大人大驾光临,是我们的荣幸。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好的商量嘛,姬昊年纪还小,不懂事,冒犯了大人,还请大人原谅。”
不懂事的老东西?皋陶的脸皮绷得紧紧的,双手背在身后紧握成和-图-书拳,姬昊很怕他会突然暴起,一拳打破凤歧的脑袋。
但是看到凤歧冷傲的表情,华胥烈咬咬牙,硬是呆在原地丝毫不动。
姬昊在一旁冷笑不语,人情?人族欠凤凰一族的人情?就算欠人情,哪里有厚着脸皮上门索要东西的?
但是你要空口白牙的,强行索要龙潭,硬逼着龙潭成为你的奴仆,这就太过分了!
凤歧蛮横的打断了华胥烈的话:“一根木头而已,不用考虑他的意愿。你们,难道还做不了他的主?把他唤来,让他跟我走就是。至于他现在是什么身份,重要么?”
凤歧冷然,她缓缓的站起身,突然抓起大茶盏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一巴掌将那装满了各色新鲜水果的玉盆打得粉碎,顺势一耳光向华胥烈抽了过去。
姬昊终于按捺不住,他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大人这般做,到底是大人自己的意思,还是凤凰一族所有人的意思?人族和凤凰一族交好,人族欠了凤凰一族不少人情http://m•hetushu.com,这都是事实!难道这就是大人如此肆意胡为的理由?”
将大玉盆放在了凤歧面前,华胥烈笑道:“大人说得是,我们人族多有依仗凤族的地方。所以……”
原本凤歧一直站在五彩烟霞上,脚板根本不肯碰触地面。直到姒文命等人准备了这么一张奢华异常的宝座,她在进入大帐后,身体才第一次碰触到其他的物件。
华胥烈很是为难的看着凤歧,低声说道:“大人,那龙潭,如今是巫殿的巫老,他已经拜过了天地祖灵,正式加入巫殿,他……”
华胥烈的脸色也变得有点难看,他强笑着说道:“大人……”
‘啪’的一下,凤歧一耳光结结实实的抽在了华胥烈的脸上,打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华胥烈这华胥部的帝子,平日里给姬昊的感觉,就是一尊标准的铁血战将,脸上连半点儿笑容都没有的。但是应付凤歧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是如此的温暖,甚至带着几分淡淡的暧昧,配合上hetushu.com他那英俊无瑕的面孔,跟平日里完全是迥异的做派。
在场的人族高层中,华胥烈生得最为英俊,举止派头最为潇洒,也是待人处事最圆润纯熟的一个。眼看凤歧就要发飙,他急忙笑着上前打圆场,殷勤的劝说着。
姬昊在一旁看得毛骨悚然,刚正不阿、不近人情的皋陶,宽厚稳重、行事可靠的姒文命,乃至巫殿的长老五龙垚、防风惡等人,姬昊都是熟知他们性格的。
斜睨了一眼华胥烈,或许是看到华胥烈生得如此英俊、笑得如此可爱的份上,凤歧的声音骤然变得温柔了许多:“你们人族,欠我们凤凰一族多少人情?一株紫纹龙檀木,就当是还我们人情了。”
“大人,还请尝尝这茶如何?我们人族无产贫瘠,没什么好东西,比不上凤族富饶,这茶也是顶尖的了。”华胥烈笑得格外迷人,格外的温柔款款,双眼直视凤歧,眸子里的浓情蜜意简直能将石头人都给融化了去。
姬昊厉声喝道:“大人还讲道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