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三章 筹措

“该死的东西!”帝释阎罗怒极咆哮,他右手向着虚空一抓,一道血光闪烁,一柄奇形血色长剑被他抓在手中。他举起右手正要向突袭他的人影出剑,妙莲右手木棒狠狠的一棒打了下来。
就听得一声闷响,帝释阎罗胸前的血炎彻底崩解,巨大的冲击力打得他踉跄后退,血气直冲头顶,面皮都变得通红一片。
身穿粗麻布衣,赤着脚,一头长发懒懒的在头顶扎成了两个发髻,用两根暗金色密布着符文的绳索捆扎着,左手捧着一个三尺高的玉瓶,右手拎着一根八尺长的金色木棒,身高将近一丈三尺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向帝释阎罗点了点头。
‘当啷’一声,胸甲被清光照耀骤然崩解裂开,棒槌破甲而入轰在了帝释阎罗的胸膛上,打得帝释阎罗口吐鲜血,犹如落叶一样轻飘飘的向后飞了出去。
“世间事,没有‘绝对’的说法,一切事情,都随时可能发生变化。”妙莲冷冷淡淡的说http://m.hetushu.com道:“比如说,大帝或许会对我这次带来的消息感兴趣。”
“或许,我应该听听你们的意见。”帝释阎罗看着妙莲,故作从容的说道:“毕竟,我还记得,我能登上执政大帝的宝座,你也多少帮了我一点忙。”
白莲的花蕊中点点明净的白光飘出,一条人影在白光中浮现,随后他一迈脚从莲花中走出,朦胧的身形逐渐凝成了实体,显出了一个枯瘦、清癯的中年男子。
玉瓶中冲出的人影抬起小棒槌,又是一下狠狠的打在帝释阎罗胸口。
随着轻叹身,人影左手一张金光四射的玉符激射而出,放出无量清光照耀虚空。帝释阎罗身上重甲放出的血炎一碰到这清光就骤然崩解,棒槌毫无阻拦的狠狠砸在了他的胸甲上。
白莲绽放,帝释阎罗冷哼一声,一挥大袖,他身后的近百虞族贵族纷纷退出大殿。
玉瓶中冲出的人影又是一棒槌砸了下和图书来,这一次帝释阎罗怒吼一声,他身上一套血色重甲凭空浮现,重重叠叠的血色花朵喷涌而出,宛如无数急速旋转的刀轮迎向了那枚小小的棒槌。
“既然如此,还请大帝稍微吃点苦头!”妙莲冷哼一声,左手一荡,黑白二气中突然发出一声尖锐至极的鸟鸣声,一条朦胧的身影从黑白二气中喷出,手持一个小小的棒槌快捷异常的向帝释阎罗当头砸下。
一声狞笑,帝释阎罗身体一晃,突然化为三条蒙蒙血影,右手如刀,狠狠向妙莲的身体要害劈砍下去。
狞笑声声,帝释阎罗眉心竖目张开,伴随着低沉的咒语声,大殿的屋顶突然亮了起来,一层层的血色云霞凭空而生,犹如外面高塔上的云旋一样,血色云霞缓慢的旋转起来,正中隐隐有一个云洞正在成型。
“我不会对你的任何消息感兴趣。”帝释阎罗倨傲的看着妙莲:“我对你的性命很感兴趣!”
帝释阎罗看着大殿顶部被封印的云和-图-书洞,目光一阵闪烁,沉默许久,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右手木棒一挥,一片霞光闪过,大殿中出现了一副山川地图,看形势,正是恶龙湾的全景图。
“至高无上的血月啊,赐予我无穷伟力!”大殿顶部的云洞已经开启,一股粘稠森寒的力量从云洞中照了下来。帝释阎罗狞笑一声,双手向那云洞轻轻一招。
妙莲手中玉瓶一刷,黑白二气犹如滚滚洪流呼啸而出,裹住帝释阎罗的身体一阵碾磨,帝释阎罗的血色长袍喷出的血炎被黑白二气磨得光芒黯淡纷纷碎裂。
不等帝释阎罗开口,妙莲微笑道:“或许,大帝这次能够统辖大军,攻破人族赤坂山防线,挥军直入人族膏腴之地,立下不世奇功。”
“有点意思!”帝释阎罗狞笑道:“以前见你,都在荒郊野外,拿你没办法。但是这次,你既然敢在我大殿中出现,就让你领教一下至高无上的血月之力的厉害!”
妙莲收了玉瓶中的黑白二气和_图_书,笑着向帝释阎罗说道:“大帝现在可以听我好生说道了么?妙莲的师妹门下有一得意徒儿名曰青梅,她这次发现了一些和大帝颇有瓜葛的事情。”
帝释阎罗被那金色霞光一冲,又听到了那些飞禽走兽念诵的咒语经文,出手的速度骤然慢了许多,而且身上血炎更是被压制得几乎熄灭。木棒轻轻点在了他的手腕上,打得帝释阎罗手腕骨头差点粉碎,长剑‘当啷’一声掉落地面。
人影再次轻叹,左手金色玉符一晃,一片清光飞出,强行将那云洞封印了起来。
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大殿的正门关闭,偌大的大殿中,就剩下了帝释阎罗一人。
“妙莲。”帝释阎罗阴沉着脸,看着妙莲冷笑了一声:“别想我同意你的条件,在我族的人族奴隶中传道?这对我没有任何好处,我绝对不会同意你的要求。”
妙莲左手玉瓶一荡,瓶口放出黑白二色气流,化为重重叠叠的云涛裹住身形。帝释阎罗的手刀劈砍和图书在黑白二色的云朵上,血光四射削开了一重又一重的云霞,但是瓶口黑白二气绵绵不绝,任凭帝释阎罗急速挥砍,始终无法靠近妙莲的身体。
“大帝!”中年男子沉沉的开口问候了一声。
帝释阎罗的笑容骤然僵硬,他呆滞的看着妙莲和那人影,半天说不出话来。
人影轻叹了一声,低声说道:“既然如此,休怪我下手太狠。”
帝释阎罗做梦都没想到妙莲的玉瓶中藏了一个人,小小的棒槌‘当啷’一声砸在他的头顶,直砸得血光四溅,帝释阎罗身上血色长袍喷出万丈血炎,凝成一团团瑰丽异常的血色花朵挡在了棒槌下,却被这看似小小的棒槌一击轰得粉碎。
木棒一击,有金色的霞光冲天而起,霞光中隐隐可见亿万禽兽面带笑容,盘坐在云团上口诵经文咒语,一股绵绵泊泊、清净宁和,让人不由自主的全身心都放松下来的气息喷薄而出。
妙莲苦笑了一声,摇头叹道:“大帝记得妙莲的那点点贡献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