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大剧

“只要你们去杀人,就能有!”
为了这一次诱歼乾氏一族大军的计划,姒文命下令,从蒲阪调来了数百万死奴,连夜运送到了赤坂山前线。前方已经战损的数十万战士,没有一个人族精英,全都是死奴。
帝氏一族奇兵突出,一支战车大队横冲直撞,突然闯入血云峰的一个支撑据点红松岭,将红松岭整个攻了下来,红松岭上数千人族战士狼狈逃窜,身后丢下了上万具死奴的尸体。
“玉币!你们这些该死的死奴认识吧?有了玉币,你们可以给自己买一片地,建一座房子,娶几个女人,生一大堆娃儿!有了玉币,你们想要什么都能有!吃的,喝的,好肉,好酒,漂亮的娘们儿都有!”
看着箭房中安安分分的躺在那里,没有半点儿棱角,显得人畜无害的杀戮利器,姬昊不由得骂道:“那个乌利,他的库房里面,估计还有更多的摧城魔弩。”
还有辎重兵在一旁架起了篝火和石板,一块一块硕大的面饼、米饼www.hetushu.com在涂了油的大石板上烤得‘吱吱’作响,浓郁的米面香气四溢,让姬昊都不由得直冒口水。
“吃饱喝足了,就去战场上杀人!用尽你吃奶的力气杀,用尽你们祸害族人的力气去杀!杀一个敌人,你们就不是死奴,而是普通奴隶!杀三个敌人,你们就不是奴隶,而是平民!杀十个敌人,你们就可以加入人王军队,建功立业,得到玉币赏赐!”
屯兵洞内,无数蓬头垢面、面容狰狞粗野的男子探头探脑的,贪婪的看着锅里的肉汤和石板上的大饼。他们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口水,喉咙里不断发出‘吼吼’的嘶吼声,犹如一群发狂的野兽。
他们在人族领地中,从事最不见天日的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工作,他们只有一条烂命!
所以只要给他们一丁点儿超脱生天的机会,他们就会豁出去性命的去抢这个机会,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们也会咬着牙的跳进去拼命。
奴隶等同于hetushu.com牲口,但是他们连牲口都不如,地位卑下,永无超生之日,世世代代都是罪不可赦的奴隶,子子孙孙都是奴隶的奴隶。
五座先天灵矿,这是姒文命、华胥烈、烈山亢几个人从自己腰包里掏出来的私产。以他们的身份地位,拿出这么多先天灵矿也是伤筋动骨的。
‘咚咚’几声响,几个战士一脚将放在身前的铁箱子踹开,大堆大堆的玉币‘哗啦啦’的洒了一地都是。
他们当中,有一部分是祖先犯下了针对整个人族的重罪,从而阖族沦为死奴;也有人是异族奴隶的后裔,他们更是永生永世见不到任何希望的;还有一种血脉更加卑贱,是人族死奴和异族死奴混血而成的后代,他们在死奴中都是最下贱的一种,简直犹如污泥粪坑一样的存在。
姬昊看了一眼外面狼藉一团的战场,摇摇头,顺着甬道离开了箭房。
他们是死奴,比奴隶还要卑贱的存在。
这些装备粗陋到极点的男子嘶声怒吼http://m.hetushu.com着,双眸通红的扫过地上堆积的玉币,大踏步的冲向了血云峰前方的战场。
在弯弯扭扭的甬道中行进了一刻钟,姬昊穿过了血云峰的山体,从山后的一个坑道中走了出来。
喊杀声冲天而起,血云峰前的血腥又厚重了一层,滚滚煞气直冲天空,将天空的云彩都冲出了一个很大的窟窿。
姬昊做了一整天的苦力,这才将四十台摧城魔弩安置妥当。
“但是!”军法官的口风一转,厉声喝道:“如果有人怯弱畏战,不敢前进的,杀!临阵脱逃,延误战机的,杀!大哭大叫,扰乱军心的,杀!”
被击倒的战士哀嚎着倒在地上,他们身体撞击在厚厚的泥浆上,大片血色泥浆飞起来一丈多高。大地上到处都是这样的血色花朵绽放开,无比的凄厉,无比的残酷。
箭孔外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自从一大早发动进攻后,这已经是帝氏一族发动的第十波攻击。
随后是战损比较高的一方主动撤兵,过一阵子,帝氏一族补http://www.hetushu.com充兵力后,双方再次爆发一次大战。
每一波攻击帝氏一族都投入了三五万奴隶战士,而血云峰这边投入的战士数量也相差不大。双方近十万人在方圆近百里的战场上疯狂厮杀,只要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就有一方损失惨重完全失去战力。
短短三四个时辰的功夫,血云峰前那一片战场已经被染成了一片血色,血浆浸泡着土壤,地上足足有一尺厚的泥浆都成了红色,一脚踩下去,力气小一点的人都拔不起脚来。
几个皋陶麾下的军法官站在大石上,身边跟着凶猛的雄狮、猛虎一类的战兽,手持长鞭朝着那些粗野的男子大声咆哮:“人王恩典,给你们洗刷罪孽的机会!听好了,一个个都给我听好了!”
同样陪着姬昊做苦力的烈山亢气喘吁吁的喝了一罐水,甩了甩长发,汗水溅了满地都是。他有点心痛的看着摧城魔弩说道:“但是就算他还有更多的摧城魔弩,我们也没钱了。”
‘咚咚咚咚’,密集的龙皮小鼓敲响,数万粗野男子http://m.hetushu.com从屯兵洞中潮水一样涌出,纷纷抢过大饼塞进嘴里,抓起一个一个粗糙的陶碗舀了肉汤,也不怕烫就往嘴里乱倒。
血云峰后是一条长数百里宽二三十十里的山谷,山谷两侧的悬崖上,密密麻麻的挖掘出了无数的屯兵洞。大队大队的辎重兵在山谷中架起了篝火、大锅,大块大块的肥肉和骨头棒子在锅里翻腾,汤面上浮着厚厚的一层油脂。
如果不是为了这次的大战,如果不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的干掉乾氏一族的同时,又不至于让帝氏一族算计自己一把,姒文命他们也不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最多最多,多买些精良的甲胄和兵器,已经足以应付一场大战了。
骤然间一声山呼海啸般的呐喊传来,远处传来了很多人族战士凌乱的呼喊声:“阵破了,红松岭的阵破了!”
一通胡吃海塞后,辎重兵们给这些男子递过去一块块厚重的兽皮,让他们用树藤扎在了身上充当防具,然后给他们递过去精钢锻打,但是没有任何符文力量加持的兵器,将他们武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