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九章 深入

所以人族就利用这些小山头,扎下了军营,囤积了大量战士驻守这个战略要冲。
远远的,乾昙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小小的土山,山上修建了一座坚固的城寨。
几头蛙精跑到了乾昙的小舟前,‘噗’的一下趴在泥浆中,气喘吁吁的说道:“大人,前面没危险。往前一百里,我们没有碰到一个人族的斥候。但是这里的水蟒数量太多,我们有好几个兄弟被吞掉了。”
乾昙态度恶劣的抓起一根皮鞭,狠狠的朝着带头的蛙精就是一鞭子:“蠢货,你们生得这个模样,那些水蟒不吃你们,他们啃泥巴么?滚,继续哨探,我不信人族不知道我们来了。”
他被发配了!是的,他被发配了,因为他在赤坂集的一次失误,让家族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失,让家族荣誉蒙受了耻辱,他从赤坂集那个油水丰厚的宝地,被发配来了乾氏一族的前线军团,充当了一支斥候大队的统领。
但是现在,每条小舟后面都拖和图书拽着一溜儿木筏子,上面站满了皮肤呈暗绿色,密布着拇指大小黑色疙瘩的蛙精奴隶。这些地位卑贱的奴隶生得就好像人形的蛤蟆,脚掌巨大、脚趾之间有蹼、水性极佳,是虞族水面作战最佳的炮灰。
厌恶的看了一眼小舟上的伽族战士,挑剔的目光扫过他们身上密布着划痕的甲胄,乾昙抱怨道:“我麾下,应该全都是主力精锐,而不是这些二线的残次货色。我应该坐镇中军,指挥大军作战,而不是穿着一套破烂的甲胄,来这个该死的地方打探消息。”
乾昙狠狠的挥动着皮鞭,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乾昙张了张嘴,欲哭无泪的仰面看着天,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乾昙的副官有气无力的看着乾昙,软塌塌的说道:“大人,我们已经够倒霉了。如果您不想穿上皮甲,直接去前方哨探的话,我想,您应该对家族长老保持应有的尊重!”
小舟尾部符文光芒闪烁,大块巫晶填和图书充在动力阵法中,催发湍急的水流推动小舟,让这些小舟可以用极高的速度滑行。
‘哗哗’水声不绝,偶尔有极其硕大的长条、圆溜溜的身躯在浑浊的沼泽中翻滚,溅起大量的水花。说不清名字的毒物聚集在水面厚厚的水草上,惬意的喷吐着毒气毒烟。
皮鞭打得为首的蛙精‘吱吱’惨叫,光滑的皮肤被抽出了一条深深的血印子,点点粘稠的血浆不断流淌了下来。几头蛙精低声下气的不敢吭声,急忙招呼了一声,从一个木筏子上蹦下了十几头蛙精,跟着他们再次往恶龙湾深处跑去。
恶龙湾中到处都是松软的泥浆,很难找到一条可以安全走过的道路,方圆近万里的恶龙湾内,只有极少的数十座小山头地势足够坚固,可以承受各种建筑。
“我不该是这样的待遇!简直太悲惨了。”乾昙欲哭无泪的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附近的伽族战士一阵大乱,他们挥动兵器想要救援遇袭的同和*图*书伴,但是身处小船上,他们庞大的身体稍微一动,小船就剧烈的摇晃,差点没翻倒在水中。
几条水势缓和的大河从这里蜿蜒流过,带来的泥沙堆积出了这一片多沼泽的湿地。这里遍地都是浑浊的水潭池塘,到处密布着茂密的水草荡子,稀疏的红柳、刺槐之类的树木凌乱的生长在水边湿地中,病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上百条小舟贴着水面轻盈的滑过,拖拽着后面大片的木筏子顺着浑浊的支流一路向南方前进。
“就算我来前线,和这些该死的、粗陋的、蠢笨的、肮脏的人族作战,以我的身份,以我父亲的身份,我起码也应该是一个前线军团的副统领,麾下最少掌控半支军团的主力战兵。”
“我不该在这里。”乾昙咬着牙,向身边同样垂头丧气的副官愤然道:“我现在应该在赤坂集,和大堆大堆的珍稀宝物打交道,喝着美酒,抱着美女,尽情的享受生活!”
一只巴掌大小的毒虫和*图*书正从他头顶慢悠悠的飞过,生得丑恶异常的毒虫‘噗嗤’一声从屁股那里喷出一道黄色的毒气,慢悠悠的在乾昙的头顶扩散开。
恶龙湾的地势并不险峻。
类似乾昙这样的斥候队伍,乾氏一族一共派出了一百队,他们齐头并进的深入恶龙湾,却都没碰上哪怕一个人。
‘呼’的一下,远处水面上一道浊浪冲起,一条长有十几丈的巨型骨舌鱼冲了起来,密布着利齿的打嘴张开,一口将一个伽族战士扑倒在水中。
‘咕咕’声远远传来,几头体型硕大的蛙精踏着水面快速奔来,他们的身形轻巧,危险的沼泽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他们在沼泽上奔跑就好像普通人在平地上行走一样轻松快捷。
乾昙眉心竖目张开,一道血光射出,倒霉的毒虫身体骤然一僵,通体骤然变成血色,无声无息的一头栽了下来,坠入水面荡成一片淡淡的血水。
“真是个该死的地方!”乾昙恼怒的向自己的副官问道:“难道家族的和_图_书长老们,他们想要从这里发动进攻?他们的脑袋一定坏掉了!”
一个又一个水潭,一个又一个池塘,一个又一个沼泽被他们丢在后面,三个时辰后,他们已经深入恶龙湾整整三千里。在这过程中,除了大堆大堆的毒虫,除了无数凶猛的水大蟒、大鱼、鳄鱼、水兽之类,他们连一个人影子都没看到。
乾昙穿着一套灰扑扑的甲胄,气急败坏的坐在一条金属质地的小舟上,顺着一条浑浊的支流在恶龙湾缓缓前行。在他四周,这样的梭子形、长十丈左右的小舟一共有近百条,每条小舟上都矗立着十几个伽族战士。
幸好有那些蛙精奴隶在,数十头蛙精‘呱呱’叫着窜入水中,一通拼命的搏杀,终于将那头骨舌鱼击杀,将那几乎沉底的伽族战士抬上了小舟。但是短暂的搏杀中,三名蛙精被骨舌鱼吞了下去,等蛙精们剖开大鱼的肚皮,将他们抢出来的时候,三个倒霉蛋的皮肉都被大鱼消化了一层,痛得‘嗷嗷’惨叫不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