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五章 弃城

站在队伍后方的雨牧手指一动,就要释放巫毒。姬昊立刻感受到了雨牧的冲动,急忙回头向他摇了摇头。雨牧咧嘴一笑,掏出一块烤肉大口大口的撕咬起来,停下了出手的冲动。
乾珀一声令下,上百条巨舰甲板上同时传来沉闷的轰鸣声,巨弩震荡,数千巨大的弩矢呼啸着向营寨城头射了过来。
远处巨舰船头,一名脩族老人手持黑玉制成的法杖轻轻一挥,数十块条石上近百枚符石炸开,就听得一连串的巨响传来,所有条石都被炸成粉碎,大量石块溅射,又有数百异族战士惨嚎着倒在了血泊中。
乾珀冷冷开口道:“攻破这条防线,那些东西都是我们的。您,会得到最丰厚的一份!”
异族战士尖叫着向前涌来,这一段城墙上,数十块条石不断的落下,升起,升起,落下。
黑漆漆的条石落下的时候,条石表面数以千计的巫法符文闪烁,这些符文让条石变得更沉重、更坚固、落下的速度更快,杀伤力自然也就变得更和图书可怕。
“看箭!”斜刺里一道流光闪过,风行的身影晃了晃再次消失。
数十个冲在最前方的异族奴隶被条石命中,刺耳的骨骼断裂声中,条石平平整整的拍在了地上。
乾珀在一旁的船头上看得眼角直跳,这是他麾下的军团仅有的一位脩族符师,是他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聘用成功的军团供奉。刚刚交战,这位符师就差点陨落在敌人的暗箭下,乾珀心头一股火气骤然升了起来。
“全力进攻,不用理睬乾昙的死活。”乾珀压低了声音:“为了家族的荣誉,他应该战死,而不该被敌人生擒。作为他的兄弟,我很乐意成让他的个人荣耀变得完美无瑕!”
又是一波弩矢激射而来,伴随着可怕的爆裂声,巫法结界轰然粉碎,一波上百只弩矢横扫墙头,数十名人族战士痛呼一声,被弩矢射穿了身体。
巨大的弩矢爆开,被射中的人族战士被炸得粉身碎骨。弩矢爆开的血色符文迅速爆炸,整整一个千人队被爆炸http://m•hetushu•com的血色符文覆盖炸得血肉横飞。
两个虞族青年将受伤的脩族符师肩头的箭矢拔下,痛得这个头发胡须都斑白的脩族老人嘶声惨嚎。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脩族符师站起身来,小心的借着几块重盾遮挡住了身体,眯着眼向人族的营寨张望着。
船头上的脩族老人闷哼一声,他腰间悬挂的好几枚玉符同时炸开,九重光幢裹住他的身体,一支箭矢本来向他眉心的那支竖目射来,但是穿透九重光幢后,箭矢的轨迹偏转,射穿了他的左肩带着他的身体向后飞退。
‘嗡嗡’声中,条石缓缓升起,地面上多了数十滩狼藉的血肉,大量鲜血喷洒在城墙上,给城墙留下了一大片污秽的痕迹。
但是更多的异族奴隶疯狂的冲了上来,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
‘砰砰’撞击声不绝于耳,眨眼间上千异族奴隶被条石拍成了肉饼。但是这些异族奴隶也已经在临死前,在条石表面贴上了大量脩族出品的符石。hetushu.com
乾珀眯着眼,眸子里血光闪烁,死死的盯着城寨一言不发。
身材矮小干瘪的异族奴隶刚刚冲到城墙下,巫法凝聚的条石就从城墙上重重砸落。这些条石长十丈、宽两丈、厚三丈,从高达百丈的墙头上平平的拍下来,就好像一个巨人抓住一块板砖,狠狠的拍在了一大堆蚂蚁头上。
残酷的杀戮瞬间降临。
姬昊没有出手,而是看着这些异族奴隶舍生忘死的扑上了城墙。
“很空虚啊!”脩族符师向站在一旁的乾珀叫道:“将军,他们的战堡,非常的空虚。”
但是他们的伤势太重,短短几个呼吸中他们的伤势痊愈了,可是也损耗了他们巨量的生命精气。
“不对劲,这个规模的战堡,起码应该有十万人族土著驻守。”很有一些作战经验的脩族符师喃喃自语道:“但是他们只亮出了一万多人!而且全是最低等的近战战士!他们的弓箭手呢?他们的巫祭呢?他们的大型军械呢?他们的飞行骑兵呢?他们的重骑兵呢?他们和-图-书的那些可怕的古怪战兽呢?”
他身后的人族战士手持长矛大斧,全力的穿刺、劈砍,所过之处这些身高只到人族战士腰间的异族奴隶犹如镰刀下的野草一样被轻易收割,鲜血从残破的肢体中喷出,大量残肢断臂洒得满地都是。
“小心,敌人有很可怕的箭手!”几个伽族战士扛着重盾大步奔来,急忙将这个脩族老人护在了身后。
人族城墙上几枚硕大的符文闪过,一道土黄色的巫法结界喷出,挡在了这些巨大的弩矢前。沉闷的撞击声不绝于耳,结界荡起了无数涟漪,巨弩爆炸开,大片血色符文喷洒下来,厚达丈许的土黄色结界不断被削弱,然后不断的恢复。
脩族符师怪笑了一声,他摸了摸肩头上的伤口,咬着牙怒道:“都快一千年了,我还从来没受过伤。该死的土著,他们一定要付出代价。”
面孔上五只血光闪烁的眼眸眨巴了一下,脩族符师举起了手中法杖:“听说,赤坂山的南边,这些土著的领地很富饶。有许多的城池,无和_图_书数的村庄,无数的矿场,无数的美女和财富……”
“带上俘虏,撤退!”姬昊一挥手,拉着蛮蛮的小手跳下了城墙。
‘当’的一声巨响,可怕的箭矢穿透了脩族老人的肩膀后,又射穿了他身后一个伽族战士的重甲,将两人烤肉串一样串在了一块儿。
结界不断震荡,城墙下的异族奴隶已经和猴子一样借助人梯攀爬了上来,他们怪叫着冲上了城墙,第一个动作就是从腰间掏出美玉雕成的符石,用尽全力将它们按在了人族的巫法结界上。
弩矢的爆炸结束后,这个千人队的人族战士全都倒在了地上,他们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急速调动精气恢复伤口。他们的伤口飞快的蠕动着,残破的肢体也在快速重生。
脩族符师狞笑一声,左手五指猛地一抓,就听得一连串的巨响传来,被那些异族奴隶舍生忘死丢在了城墙上的符石不断爆裂开,大量扭曲的符文力量四散,城墙上厚重的土黄色巫法结界立刻变得扭曲稀薄,好些地方都犹如雾气一样随时可能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