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八章 控制

白莲一转,左手托着玉瓶,右手握着木棒的妙莲就从一片白色荧光中走出。他笑着向苦泉点了点头,左手玉瓶中黑白二气急速喷涌,化为一道道黑白二色的灵符压在了大殿中那些将领的脑门上。
吧嗒了一下嘴,嬴云鹏轻叹道:“虽然不甘心,但是老夫必须要承认,崇伯一家子都是好汉子。等打过了这一仗,把那些异族恶鬼给赶回去了,老夫再和他掰掰手腕!那几个小崽子,是一定要死的!”
在过去多年的交战中,这一片山体附近的地下早就被人族大军掘地百里,造成了一座复杂的地下堡垒,平日里足以容纳数十万人族起居。
这是恶龙湾南放数十万里范围内,仅有的一小片山峦。此刻在这一片山体的下方,密密麻麻的甬道纵横交错,大大小小的殿堂犹如蚁穴,每一个殿堂、每一条甬道中,都匍匐着大群大群的飞禽战宠,聚集着大量东荒的箭手。
“哼!卑贱愚蠢的土著生物!”一抹hetushu.com淡淡的红光从白莲中窜出,身披重甲的帝释阎罗一步从白莲中踏出,身形一晃就到了嬴云鹏的面前,右手一把掐住嬴云鹏的脖子轻轻一捏,嬴云鹏一口气喘不过来,瞪大了眼睛昏厥了过去。
但是眼前这是怎么回事?这老家伙完全不按照苦泉构思好的戏路走啊!
一个又一个身披重甲的虞族、伽族的精英战士悄无声息的从白莲中走出。
苦泉眸子里白光闪烁,一抹莲花虚影一闪而过:“天大的功劳?长老可否能说得明白一些?”
苦泉有点无奈的看着嬴云鹏,这老家伙一直念念不忘的给自己的儿子和侄儿报仇,按理说他苦泉挑拨两句,他就应该主动的跳出来拖姒文命的后腿,让姒文命大败亏输才对。
苦泉微微一笑,轻声劝说道:“长老,若是姒文命此番败了呢?”
你儿子和侄儿都被人给坑死了,你嬴云鹏平日里睚眦必报的个性,而且你也绝和图书对不是什么好鸟,你还守着那人族大义死帮姒文命做什么?
一道道黑白二气凝成的灵符在地下甬道中穿梭飞射,一个又一个箭手被灵符镇住了灵魂,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嬴云鹏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看了看苦泉,突然笑了起来:“怎么可能败呢?虽然看不惯那小子,但是老夫看他做事实在是极其稳当的。他敢在恶龙湾设伏,那就是妥妥的有把握的,没有十成也有八九成了。就算不能大胜,却也不会败的。”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嬴云鹏咬牙切齿的说道:“姒熙那家伙,有个好儿子啊!若是老夫有这么一个儿子,其他的儿子全打死了也无妨。奈何,奈何,姒文命可不是嬴文命,可惜,真可惜。”
嬴云鹏怒叱一声,猛地一跃而起,指着苦泉厉声喝道:“苦泉,你这是做什么?老夫多年来和你的交情……”
嬴云鹏脸色微微一变,他丢下兽腿和酒坛,抓过一条麻布擦了擦手上的油腻,和_图_书厉声喝道:“好兴致?老夫哪里好兴致?这些天,老夫一闭眼,就看到……就看到……”
上百名嬴云鹏麾下的精锐将领身体一僵,灵魂被黑白灵符禁锢,顿时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动弹不得。
嬴云鹏沉默半晌,意兴阑珊的靠在了大椅上,懒散的说道:“若是成功,嘿嘿,倒还真是一笔震动蒲阪的天大功劳。姒文命这小子,怎么会想到这么厉害的手段?而且,还真有可能被他做成了。”
苦泉顿时笑了起来,不等嬴云鹏把话说完,他就柔声说道:“既然长老有难处,不说也罢。”
老脸上一阵潮红,嬴云鹏咬牙切齿的说道:“姒文命,你不让老夫报杀子之仇,反而还要老夫帮你征战厮杀。这笔账,老夫记住了,迟早有一天,你别落到我手上!”
一边吃喝,嬴云鹏一边向坐在身边的苦泉笑道:“苦泉先生,不用客气。在这地下憋闷着,除了吃肉喝酒,也没别的乐子。”
现在数十万最精锐和_图_书的东荒箭手聚集在这里,只要前方恶龙湾的战事稍有变化,他们就能骑乘飞禽战宠腾空而起,在最短时间内抵达恶龙湾,对异族敌人发动最凌厉的一击。
深吸一口气,嬴云鹏冷声道:“前些日子,有异族入侵这个借口,老夫只能屈从了他。但是等异族恶鬼被赶走了,嘿,他还能有什么借口?”
地下城堡核心处一座大殿中灯火通明,几条长长的石桌排开,上面摆满了好酒好肉,嬴云鹏坐在上方,左手抓着烤兽腿,右手抓着酒坛子,正狂放的大吃大喝、放荡形骸。
端起一碗酒,又是一口喝了下去,苦泉眯着眼笑道:“但是苦泉还是要劝长老一句,姒文命和长老不是一路人。他若是立下的功劳太多太大了,以后他在蒲阪的地位就更加不得了,长老想要报杀子之仇就更难了。”
犹豫了片刻,嬴云鹏摇了摇头,他看着苦泉很认真的说道:“苦泉先生……”
苦泉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嬴云鹏柔声说道:“这次姒文http://www•hetushu•com命调兵遣将,想来是有大事要做了。”
恶龙湾南方三千里,大片平原中,一小片赤红色的山峰孤零零的矗立在这里。
轻叹一声,苦泉笑道:“既然如此,长老,苦泉向您介绍一位师门长辈,他老人家法力通天彻地,有鬼神莫测的玄机,乃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不等嬴云鹏开口,苦泉手指轻轻一弹,指间一点白光飞出,落在地上就化为一朵白色的莲花。
苦泉笑着端起一碗美酒一饮而尽,闪烁的目光扫过了大殿中聚集起来的上百名十日国和东荒其他大部族的精锐将领。他淡淡的说道:“长老倒是好兴致。”
嬴云鹏眯着眼,双手捏得大椅的扶手‘吱吱’直响。咬着牙,他沉默了许久,低沉的说道:“且让小儿辈得意几天。他姒文命就算位置做得再高,莫非还能成为人王不成?老夫若是要报复,他姒文命也挡不住。”
淡淡的雾气在地面飘浮,巫阵聚集起来的雾气笼罩了千里平原,将这一处地下城堡遮掩得结结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