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章 皈叛

好像有无数的尖刀在切割嬴云鹏的灵魂,因为雄壮的血肉精气常年滋养,变得比普通大巫强大千百倍的灵魂犹如一块肥厚的肉山,被尖刀搅得稀烂。
“老夫不服!”一声怒吼,嬴云鹏的脖子突然拉长到了一丈有余,他的颈骨‘咔嚓嚓’错开,长长的脖子皮肤下骨节凹凸,看上去狰狞到了极点。
“入我门来,你可得无上神通,可悟无穷大道,可得长生,可得大能,所谓神灵在你眼里,也不过蝼蚁罢了。区区祖灵,你惦记着他们做什么?”
“入我门来,入我门来,入我门来!”妙莲翻来覆去的念叨着,每次舌尖都有一朵白莲喷出,冉冉注入嬴云鹏脑袋。嬴云鹏的面孔越发的狰狞,整个脑袋隐隐被一层清光覆盖。
妙莲笑容可掬的看着嬴云鹏,掌心清光喷涌的速度又变得快了许多,清光中可见无数的符文密密麻麻的闪烁着,不断的注入嬴云鹏的头部。
银鹏上前两步,同样向嬴云鹏磕了三个响头,苦苦哀求道http://m•hetushu.com:“阿爸,皈依妙莲大师吧!妙莲大师代师收徒,您还是他的师弟哩!只要您皈依了,我们亿万族人个个皈依,未来虞族再不是我们敌人。”
“师弟,我门中有无边胜景,无量福地,无穷福报。入我门来,不沾刀兵,不染水火,毒虫不近,因果无碍。入我门来,可得神通,可得妙法,可得秘咒,可得大能。可长生,可不灭,可逍遥永世,可恒古不灭。”
嬴云鹏的眼珠整个的凸出眼眶,眼看就要蹦了出来。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儿子……侄儿的仇……老夫亲自持弓,射杀那几个小畜生就是!老夫要杀人,姒文命也挡不住我!老夫报仇……不用你们……啊!”
帝释阎罗身边的几个虞族少女同时笑了起来,这话可不是空话,在虞族贵族内,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至亲骨肉都能当做货物出卖,何况是所谓的虚无缥缈的祖宗呢?
妙莲的眸子里,两朵莲花清晰可见,他的www.hetushu.com声音和动作都变了,声音变得极其的空灵飘渺,动作也变得格外的古朴自然。一股让人心生大恐怖的奇异气息从妙莲体内扩散开来,帝释阎罗的身体骤然一僵,下意识的一把握住了佩剑。
嬴云鹏身体剧烈的颤抖挣扎,额头上无数条青筋凸起,双眼更是要从眼眶中跳出来,眼珠上密密麻麻的满是血丝,两颗眼白几乎都变成了赤血色。
“顽固而无知的人!”帝释阎罗高高在上的坐在那里,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嬴云鹏,轻飘飘的说道:“有骨气、值得骄傲的蠢货,难道你不想报你儿子和侄儿的仇么?”
‘咔嚓’,妙莲惨嚎,他的半边脖子被嬴云鹏一口啃得粉碎,半边颈骨都断折了,在他脖子上出现了一个极大的半圆形窟窿,他惨号着连连倒退,然后一头摔倒在地疯狂抽搐。
他顾不得看向妙莲,而是怒视他自幼收养,关爱几乎犹如亲子的金鹏四人,声嘶力竭的怒吼着:“你们不要我这个阿爸不http://www.hetushu•com要紧……我终归不是你们亲生之父,你们终究只是我收养的孤儿……但是你们体内流着东荒夷人的血脉!你们怎能背叛十日国?怎能背叛东夷?怎能……”
“你们!”嬴云鹏浑身青筋凸起,无数巫穴中点点青光荡漾,偶尔传来清脆的金铁撞击声。他看着自己的四个义子厉声喝道:“你们都傻了!疯了!祖灵在上,你们怎么能作出这样的事情?”
“云鹏师弟,所谓祖灵,无非是一缕阴魂而已。你们膜拜祖灵,崇拜祖灵,吃不得,喝不得,用不得,长生不得,你们供奉他们、膜拜他们又有何用?”
“我来!”妙莲的声音突然变得极其的怪异,他脖子上的伤口一道金光闪过,所有伤势骤然消散。
剧痛从灵魂中传来,嬴云鹏痛不欲生的尖叫着。人族大巫、巫王都缺乏抵挡灵魂秘术的秘法,除了极少数极有天赋的巫,其他人面对灵魂攻击,只能用自己强悍的肉体和灵魂硬抗,然后赶在敌人得手之前击杀敌人。
和*图*书艰难的抬起头来,嬴云鹏看着帝释阎罗厉声喝道:“老夫……不从!”
帝释阎罗都被这惊惧的一幕弄得不知所措,一下子就从宝座上站了起来,脸上属于胜利者的风轻云淡彻底消散不见。他怒视着嬴云鹏,声嘶力竭的尖叫:“给我……”
妙莲轻声吟唱,将皈依他门下的诸般好处一一说来。
妙莲手中变幻了一个法印,一声低沉犹如狮子吼的咆哮声从妙莲掌心发出,嬴云鹏再说不出一个字,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
张开嘴,嬴云鹏的大嘴犹如毒蛇一样张开到了一百八十度以上,‘咔嚓’一声,他狠狠的一口啃在了妙莲的脖子上。这一口嬴云鹏豁出去了全部力气,他的性命和尊严,出身东夷十日国的荣耀和对祖先族人的虔诚,全都凝聚在了这一口中。
帝释阎罗轻蔑的看了嬴云鹏一眼,淡淡的说道:“不知所谓的土著蝼蚁。不出卖自己的祖先?似乎值得尊重,但是真是愚蠢的行为……只要有足够的利益,祖先什么的,偶尔卖卖又有和-图-书什么关系?”
“我……不卖……祖宗!”嬴云鹏嘶声念叨着:“老夫,不是善良之辈……老夫……不是好人……老夫这辈子杀人放火、欺压良善、抢男霸女、杀人掳掠的事情做了无数,老夫实实在在是一个恶人……混蛋……但是老夫不卖族人,不卖祖宗!”
但是嬴云鹏被禁锢在魔神壁上,妙莲近在咫尺,他却无法……
嬴云鹏眉心突然有两朵莲花冉冉绽放,他面带微笑的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两行热泪从眼角流淌下来,嘴角却越发的勾起,深深的笑纹在他脸上勾勒出了犹如恶魔的脸谱。
他没说一个字,舌尖都有一朵白色莲花飞出,化为一道清光注入嬴云鹏眉心。
“苦海无边,迷途知返,痴儿,入我门来!”妙莲轻轻一弹,手指轻描淡写的点在了嬴云鹏的眉心。
“我们不是背叛!”金鹏上前一步,肃然向嬴云鹏磕了三个响头,恭恭敬敬的说道:“阿爸,我们是在拯救东夷!人族终究不能对抗虞朝,胆敢反抗者,最终当为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