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四章 剑杀

已经冲上了城墙,已经压制得城内的人族军队喘不过气来,眼看就能彻底攻占这座城,就能摧毁人族在恶龙湾的最后一点点薄弱的防御。
一声雷鸣响起,姬昊盘坐在虚空中,一副混沌的阵图悬浮在他头顶,四柄长剑同时凌空一划,无数道混沌剑气笼罩虚空,纷纷扬扬向乾氏一族的大军笼罩了下去。
一座金属战堡不受控制的腾空而起,向着肆虐的青色罡风迎了上去。战堡崩塌,粉碎,战堡中的人被无数细小的风劲从毛孔中吹了进去,只是轻轻的一吹,这些人同时飘飘荡荡的化为无数骨粉洒落。
四面八方传来乾氏一族的族人和麾下将士绝望的惨嗥声,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被一座多么可怕的剑阵包围了。
城中有乾氏一族的长老十几人,有乾氏一族的嫡系贵族数百人,有虞族精英、伽族精锐十余万。
剑光余劲向四周奔涌开,地面波动如浪,一波一波的土浪向四面八方扩散,在战堡附近列阵m•hetushu.com的数十万异族仆兵和奴隶哀嚎被卷了进去,地面震荡,他们就好像磨盘中的豆子,被碾得粉身碎骨。
一弹指后,三百里内,再无一个异族!
宽达里许,长有十里的剑光狠狠的落在了一座乾氏一族的移动战堡上。这一剑蕴藏了最纯粹的大地元力,剑光如山裂空砸下,一座防御力惊人的金属战堡,在这一剑下就好像脆弱的铁皮制成的盒子,伴随着刺耳的碎裂声被砸得支离破碎。
刚刚四道剑气喷薄而来,剑气凌空之时,姬昊感受到了一丝天地间的杀戮奥义在面前冉冉展开。他对虚影传授的开天一击,似乎又有了一层新的感悟。
虚空中一声雷鸣,姬昊又一次震荡剑阵。
“起!”姬昊双手握印,又是一道震雷轰出。
从恶龙湾往南方,一片坦途,数十万里方圆的山间平原可以任凭乾氏一族的军队纵横睥睨。在那一片平原上,乾氏一族庞大的军团可以肆无忌惮的四处出击,占据了绝对的战略和_图_书优势,完全可以将整个人族的赤坂山防线搅得一团糟!
偌大的战场骤然死寂,除开三百里外正在向这边疯狂冲杀而来的乾氏一族的军队,战场内目睹这一切的所有异族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身体都僵硬犹如死人。
“杀了他!”远处一名乾氏一族的长老看破了虚实,发现姬昊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当机立断的发布了对姬昊的格杀令。数十座血月神塔的塔顶同时有血色雷光闪烁,更有数千辆弩车、数十万伽族箭手同时锁定了姬昊。
一座金属战堡连同血月神塔同时在奔涌的火光中气化,可怕的高温附着在剑光中,将战堡和血月神塔,以及战堡中的一切都化为了一缕青烟。
一抹黑漆漆的剑光从天空落下,森森寒气扑面袭来,这一剑蕴藏了最精纯的水元之力。
莫大的危机让他们乱了阵脚,他们心脏巨跳,所有人都感觉到,隐隐有一抹死亡的阴云覆盖头顶。
紫府金丹内丹元沸腾,元神窥探到了一丝天地间最玄奥的http://m.hetushu.com妙理,正在发生某些奇异的变化。元神变得更加的强大,更加的精纯,笼罩的范围更大,能感知的物事更加的精细入微。
“妙啊!”姬昊则是站在城墙望楼上手舞足蹈,心中充满狂喜之意。
虚空死寂,没有半点儿动静。没有巫阵埋伏的痕迹,没有半点儿阵法存在的迹象。
四面城墙上十几万冲锋在最前方的异族战士同时陨落,而且是以如此可怕的方式陨落。
四道混沌剑气裂空袭来,东南西北分别一剑横扫四方城墙。
姬昊感受到四面八方可怕的杀意锁定,他大笑几声,身体突然化为一片朦胧的水汽消散。所有锁定姬昊的弩车和弓箭手,甚至是那些虞族的精英,他们全都茫然不知所措的惊呼出声,他们彻底失去了对姬昊的锁定,就连一丝半点儿气机都捕捉不到了。
过了三个呼吸的时间,最远处一座移动战堡内,乾氏一族的一位长老不可置信的尖叫了一声。
哪怕是一尊巫王,都会在这样的攻击下魂飞魄散http://m.hetushu.com
甚至巫穴中的巫力,都因为四道剑气散发出的气息冲刷,变得更加的精炼,更加的沉重厚实,每一个巫穴中蕴藏的巫力都雄浑了不少。
再一次雷鸣响起,一道青色的剑光裹挟着无数湍急的罡风从天空降落。
只要攻下这座城池,攻下这座人族在恶龙湾的最后一个防御要点!
四柄长剑闪耀着四色光辉,从东南西北四方虚空中冉冉显现。
冲上城墙的异族战士同时僵硬,目光中尽是惊恐、疑惑和绝望。下一瞬间,他们身上同时喷出无数薄薄的血雾,一片一片犹如刀片般锋利的血雾‘嗤嗤’有声的从他们体内喷出,眨眼间他们就变成了无数整整齐齐的碎块委顿倒地。
以姬昊所在的城池为中心,半径三百里的一个圆形区域突然暗了下来。
拇指大小,四四方方,断面光滑犹如镜面。
地、水、火、风,四大元力凝成剑光分别劈下一剑,四座乾氏一族的战堡顿时灰飞烟灭。
‘呼’的一声,一柄土黄色剑光从天而降。
七十几http://m.hetushu.com座血月神塔同时喷射出刺目的探测神光,道道血光冲天而起,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鸣声,漫天都是血色符文闪耀。
但是这四道剑气从何而来?
“这……是怎么回事?”
又是一声雷鸣,这一次是火红色的剑光落下。
十余万乾氏一族的绝对菁华,被这一剑震得粉碎,所有人都在一瞬间炸成了最细小的血雾。就好像一块巨石拍在了一块脆弱的豆腐上,血肉横飞,血肉碎末儿喷出了数十里远。
剑光同样落在了一座乾氏一族的战堡上,战堡、战堡中的血月神塔、战堡中的所有人、战堡周边十里内的所有异族军队同时僵硬。一切都被黑色的玄冰封锁,剑光轻轻一绞,伴随着细微的‘咯咯’声,黑色冰封的人和物全都炸成了最细微的冰渣随风飘散。
“究竟是,怎么回事?”乾氏一族的长老们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他们惊慌失措的向四周张望着。刚刚那四道剑气威力绝大,杀意凌厉犹如实质,让远在百里外观战的他们都感受到了灭顶之灾就在眼前的恐怖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