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八章 夹攻

赤坂山战线,危险了!
他们亡命的,向着刚刚吞噬了乾氏一族大军主力的城池狂奔而来。
一股极其可怕,无比凌厉,好似要将整个天,整个地,整个洪荒宇宙都撕成碎片的剑意冲天而起,随后禹馀道人双眸中一条蒙蒙紫气萦绕,可怕的剑意被他强行收敛压在了心头。
“阿宝,将这九柄剑符加入剑阵中……你亲自主持九宫剑阵,只管放手杀罢!”禹馀道人对着空气轻轻说了一句,然后抓起酒壶,大口大口的连灌了好几口酒。
他们忘记了从三面合围的人族大军,他们忘记了刚刚被歼灭的家族主力,他们只是看着那面血色战旗,肃然举起自己的兵器向那战旗行了一礼,随后甩开大步向南方疯狂的奔来。
伽族战士们的身体膨胀开,他们的血液在沸腾,他们的战意在燃烧,他们骤然就从逃跑的懦夫,变成了英勇善战的勇士。
“杀死你们所见到的每一个人族,杀光他们!这一战,我们m.hetushu.com必胜!”
眨眼的功夫木剑成型,禹馀道人将木剑一丢,木剑顿时破空飞去。
姬昊手持炎龙剑站在半空中,向这些重新燃烧起战斗欲望的乾氏败兵看了一眼,摇摇头,不再对他们多加关注。只要他们敢踏入三百里的禁区,剑阵之下,他们根本不可能幸存。
一股莫名的战斗意志从这些残兵败将心头涌起,他们的眼眸同时被血丝覆盖,一股疯狂的气息从他们身上喷出,好些伽族战士瞬间陷入了狂化状态。
沉吟片刻,禹馀道人丢下酒壶,手一招,古松的树干裂开,一块晶莹犹如玉质的树心飞出,被禹馀道人手一点,就裂开化为九柄小小的木剑。禹馀道人淡淡一笑,手指在木剑上轻轻挥动,连续在木剑上绘制了一枚一枚锐气四射的剑符。
嬴云鹏远远的看了一眼姬昊,狞笑了一声,随后一挥手,东荒箭手们驱动飞禽战兽,紧随在虞族军团的上空,hetushu.com向着人族军队冲了上去。
十指剧烈的颤动着,禹馀道人的每个毛孔都有奇异的明光放出,在他身后凝成了一座火焰状的光幢,一缕紫气从他头顶直冲天空,随后化为百亩大小的庆云冉冉扩散开,点点金光从紫云中倒垂而下,如丝如缕犹如璎珞悬挂。
“好徒儿,真个是好徒儿。为师的剑道,似乎有人可以传承了?”禹馀道人大口大口喝着酒,喃喃自语道:“阿宝他们,对为师的剑道只是学了个皮毛,实在是憾事一件。唔……得盯紧点,不要被那些不要脸的,把这个好徒儿给祸害了。”
大山之巅,禹馀道人坐在一株古松的枝桠上,举着酒葫芦正开怀畅饮。
血色高塔上,一条高挑的人影在血光中浮现,他左手抓着一根旗杆,一面血色战旗在旗杆顶部烈烈飞舞。狂风吹过,战旗上喷吐的血雾随风飞出数百里远,犹如一片火烧云照亮了天空。
在嬴云鹏统辖的东荒hetushu•com箭手的身边,大群虞族战士踏着直径丈许的金属圆碟,排着整齐的队伍和他们‘比翼齐飞’。在血色战旗喷出的血云衬托下,急速拍打羽翼的飞禽战兽,和脩族大匠锻造的飞行圆碟,两者混编在一起,居然有一种邪异而瑰丽的美感。
身躯巨大的宋古发出疯狂的咆哮声,好像是在呼应这个人影的呼喊声,宋古挪动巨大的身体,带着万多头树妖,大步隆隆的向着东方合围过来的雷泽部战士迎了上去。
站在血色高塔上的高挑人影厉声高呼,他的声音通过血色高塔的加持,瞬间传遍了方圆万里的广袤空间:“避开那座城池,远离他五百里,你们就不会受到伤害!避开那座城池,向人族发动进攻,进攻,进攻!”
他只能站在剑阵中,接受剑阵的庇护,对于整个战局,他已经无力可使。
“力量!”姬昊紧握双手,咬着牙看着那些滚滚而去的异族大军。
“不行,不行,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和_图_书就忍不住手痒了。”禹馀道人浑身抽抽的转过身,用力的闭上了眼睛,头顶庆云也急速收回体内,他关闭六感,隔绝了对外界的所有感知力。
“血月的子民,战!”身形高挑,三只眼眸喷出的血光足足有十几里长短的人影厉声喝道:“穿上你们的战甲,抓起你们的武器,战!”
这些家伙突然从恶龙湾腹地出现,这对人族而言,无疑是在腹心之地狠狠的捅了一刀。
乾氏一族的精英们也纷纷停下脚步,他们周身血雾升腾,同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们举起了自己的法杖,念诵起咒语,将各种血月秘咒不断加持在自家的战士身上。
姬昊悬浮在半空,无奈的看着避开了剑阵杀伤范围的异族军队。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嘴里喷出炽热的气焰,这些伽族战士嗷嗷嚎叫着向自己丢弃的战甲和兵器跑去。他们穿戴上甲胄,抓起兵器,相互大声呼喊着报出自己的番号,在各自将领的指挥下,很快就重新排成了整齐的www.hetushu.com方阵。
禹馀道人的剑阵威力宏大,但是姬昊无法掌控自如,他布下了剑阵后,想要挪动剑阵,必须将剑阵收起才行。但是一缕森寒的杀意笼罩在姬昊身上,姬昊心知肚明,只要他撤掉剑阵,异族的高手就会对他发动致命一击,彻底将他抹杀。
战意崩溃,正向着北方仓皇逃窜的乾氏一族的残军败将骤然停下了脚步,他们回过头来,同时看到了那座血色高塔,看到了血色高塔上烈烈飞舞的血色战旗。
骤然他双眸寒光闪烁,遥遥的向姬昊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姬昊的那两剑,就被禹馀道人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里。
更多的虞族和伽族组成的精锐军团从地下涌出,他们在地面上编组成规模庞大的方阵,斗志昂扬的向姒文命指挥下的人族大军迎了上去。
“手痒,痒痒痒!”禹馀道人双手紧握酒葫芦,大口大口的喝着酒,眉飞色舞之间满头长发都狂放不羁的飞舞起来:“好想给那高塔劈上一剑啊!好徒儿,这两剑,妙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