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八章 剑雨

更让人惊悚的事情发生了,数十名身躯巨大的龙伯国人,突然在一个长老的呼唤下调转矛头,向着身后的人族防线投掷出了一座座巨大的石山。
随着帝释阎罗的话,在嬴云鹏疯狂进攻的一处战场,大群人族战士突然转过身来,将手中沉甸甸的标枪向着身边的战友捅了过去。
帝舜笑看着帝释阎罗,轻轻的摇头说道:“在人族还是婴孩时,我们先祖为了生存,曾经弯腰过。但是既然我们成年了,这腰杆已经挺直了,除非你砍断我们的腰椎骨,否则想要我们再弯腰,绝无可能!”
悠长的龙角号声响起,见势不妙的姒文命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
身上鲜血犹如喷泉的人族和异族的战士,在红色的泥浆中疯狂的砍杀,竭尽全力的让自己少受伤,让敌人的伤势更重一些。
帝释阎罗冷哼一声,他看着帝舜冷声道:“腰,不要挺得这么硬。你们人族,曾经弯过腰,再弯几次,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hetushu•com姬昊也站在高空,龟灵施展神通,凝成了一面光镜,将恶龙湾上的恶战事无巨细的展示在众人面前。透过光镜可以看到,虽然异族的攻势极其猛烈,虽然有嬴云鹏临阵反戈,但是人族的防线还能稳得住,姒文命事先调集在恶龙湾附近的人族军队,有足够的力量抵挡异族的进攻。
帝舜吐了一口气,收剑归鞘,向帝释阎罗冷笑道:“还打么?我等奉陪到底!”
“帝释阎罗,够了,不要白白牺牲族人的性命。”帝舜沉声喝道:“这一次,你血月一脉,不可能攻破赤坂山。如果你非要流血的话,那么我们人族有足够的血陪着你一起流!”
人族军队溃散,一支异族主力脱离了战场,犹如一柄利刀笔直的向南方穿插了过去。
帝舜沉默不语,只是低头看着乱成了一团的恶龙湾。
冥月一脉的异族强者同时冷哼一声,一言不发的化为道道黑气全速离开,不多时他和图书们就冲破罡风、云层,重返中陆世界。
帝舜冷着脸,右手又按在了剑柄上:“那么,继续打吧。我活着,就不可能答应你的条件。”
随后越来越多的异族军队开始向南方进攻,那座血色高塔开始向南方挪动,高塔顶部的那个高挑人影疯狂的挥动着血色战旗,搅起了漫天血色浓云。
恶龙湾已经变成了一片红斑,绵延数万里的恶龙湾,所有沼泽、河流、深潭、浅溪,都被流淌出来的鲜血染成了淡红色。
帝释阎罗阴沉着脸,回头看了看狼狈逃遁的冥月一脉,沉默了一阵,冷声道:“赤坂山给我一半,给我一百个巨型人族部落充当奴隶,算是血月一脉这次出兵的补偿。”
大山砸顶,人族防线一阵大乱,宋古指挥的树妖们趁势攻了上去,无数的豺狼虎豹之类的精怪攻了上去。他们嘶声欢呼着,疯狂的大劈大砍,人族防线顿时彻底崩溃。
帝舜不吭声,帝释阎罗也不再说话,他们低下头和-图-书,眺望着中陆世界赤坂山上的那一场血腥大战。
亿万里沃土,将成为异族的猎物,任凭他们生杀予夺。
帝舜的脸色变得极其严肃,他抬头看着帝释阎罗,沉声喝道:“你做的?”
帝释阎罗很诡异的笑着,整张脸都绽放开来,眉心竖目更是不断的开合。他放声笑道:“疑惑?惊讶?恐惧?或者还有一丝丝绝望?我喜欢看到你们有如此复杂的表情,实在是太精彩了!”
不等帝释阎罗开口,帝舜摇头道:“不是你!异族不可能蛊惑这么多人。究竟是谁?”
龙伯国人倒下了,夸父族人倒下了,宋古麾下的树妖也倒下了。庞大的身躯倒在地上,伤口内流淌出的鲜血好像大江大河,喷吐着热气汇入了恶龙湾。
帝舜的脸色变成了铁青色,他低头看着恶龙湾,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背叛是如此的突兀,是如此的出人意料,嬴云鹏和异族将领在仰天狂笑,异族的大军在疯狂欢呼,而人族的战士们惊慌失措的左顾和-图-书右盼,他们完全没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巨大的躯体。
战场上一片喧哗,大片大片的人族战士反戈一击,向身边并肩作战的人族战士发动了致命的进攻。
大量人族战士仓皇的从战场上撤退,但是在撤退过程中,还有不少战士突然在自家长老和首领的呼唤下,突然转过兵器朝身边的人族战士动手。
帝释阎罗神色诡秘的看了帝舜一眼,他幽幽叹道:“最后试一下吧,我不甘心!”
就在这时,九条凌厉的剑气在恶龙湾南方的平原上冲天而起。九色剑光冲上高空,随后无数巴掌大小的剑芒犹如倾盆大雨,带着撕裂一切的尖啸声从高空飞坠下来。
血月一脉的异族大能纷纷向帝释阎罗身边汇合,罡风中响起了沉闷的响声,方圆千里的一团儿罡风被撞碎,一座巨大的血色宫殿横冲了过来,缓缓停在了帝释阎罗等人下方。
罡风之中,正在缠斗的人族和异族大能同时住手。
为了恶龙湾一战全www.hetushu.com歼乾氏一族的军队,姒文命已经将赤坂山周边人族能抽调的大军全部抽了过来,此刻防线溃散,异族大军面前,已经没有足够的军力拦截他们。
帝释阎罗双眼隐隐泛红,他咬牙道:“好,那我就砍断你们的腰椎骨让你们看看!”
沉重的战车在地面上飞驰,将一具一具鲜活的身体撞得粉碎。巨大的战争器械在轰鸣,箭矢穿透了无数人的身体,强光、雷霆、火焰、爆炸,动辄地崩山裂,大片的肢体被撕扯成渣滓。
“赤坂山,从此不再是你们的屏障!”帝释阎罗骄傲的看着帝舜:“失去了这一条天然防线,让我看看,有多大一块肥沃的土地,将成为我们予取予夺的猎场?”
叛乱的人族战士大概不到一成,但是他们造成的影响极其的恶劣,所有人族战士都人心惶惶,他们再也无法相信自己的战友,再也无法相信并肩作战的同伴,各个部落抽调的战士相互之间充满了戒备和提防,原本扭成一股劲的人族军队,突然变成了一团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