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三章 剑伤

但是阿宝的这一击显然没有虚影传授的开天一击那般玄妙,可是其中却多了阿宝自家的某些天道感悟,其中的玄妙又和开天一击有所不同。
禹馀道人笑得越发灿烂了,他眨巴着眼睛,很恶意的挑衅道:“那成,贫道和阿宝联手,你叫十个八个亲传弟子过来,我们大干一场!谁输了,谁就四肢着地爬回自家道场,如何?”
一剑得手,禹馀道人收剑后退,双手拢在袖子里连声冷笑。
“恭喜道友收得佳徒。”
“贫道可以让你伤得更重一些。”禹馀道人磨着牙‘咯咯’直笑,袖子里的十指犹如抽筋一样急速的跳动着:“你知道,贫道有个手痒的老毛病!”
‘嗤啦’一声响,那道人挨了阿宝一拳,又给了阿宝一掌,浑然无瑕的动作终于是出现了一丝裂痕。禹馀道人长剑划落,道人的左袖被一剑划开了一个尺许长的裂口,剑光更擦过他的手腕,切开了一条半寸长的伤口。
禹馀道人手持一道清澈无瑕的青http://m.hetushu.com色剑光,犹如疯虎一样追着那道人正在乱砍乱劈。
如此浓厚的绝望之意,姬昊刚刚生出的元神骤然委顿,眼看要因为无边的绝望而溃散。
道人生得黄皮寡瘦,身上的粗麻布长衫挂在瘦削的身上,风一吹就‘哗啦啦’的响。他左手握着一根竹杖,竹节上几根稀疏的竹枝摇晃,上面挂着十几片竹叶。这根竹杖也和这道人一样,黄皮寡瘦病恹恹的,整个没精打采到了极点。
禹馀道人笑得两排白牙都露了出来:“试试嘛,说不定你那些门人弟子中,突然有人道法大进呢?搞不好他们当中有人就连贫道都不是他们对手呢?试试,不如试试?”
“好久没受伤了。”道人挺起了一直有点软塌塌的腰身,眯着眼看着禹馀道人。
道人愁眉苦脸的表情终于微变,一丝怒火生出,反手一掌就朝阿宝打了过来。
竹仗一晃,姬昊眼前就有无数的竹杖虚影重重叠叠的压了过来,一和*图*书股可怕的压力袭来,姬昊身体一震,顿时四面八方一片漆黑,除了漫天竹影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禹馀道人冷眼看着道人不吭声,道人则是看着姬昊轻声赞叹:“果真是好弟子,好弟子呀!不及百岁,道行法力都比得上那些苦命野修上千年的苦功啦!”
道人再次沉默。
拳印一闪,‘咚’的一声,道人被阿宝在肩膀上击中一拳。
手掌一翻,将刚才姬昊带来的酒缸随手摸了出来,禹馀道人拔出塞子,‘咕咚’就是一口酒灌了下去。他满意的擦了擦嘴角,冷冷的看着那道人喝道:“贫道的这个小徒弟孝顺、能干,又是这么聪明机灵,贫道乐意造就他!你这话,是羡慕呢,还是嫉妒呢?”
姬昊看着这一拳,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在阿宝的这一拳中,姬昊隐隐看到了一丝‘开天一击’的影子。
禹馀道人手掌放在膝盖上,双手轻轻拍打膝盖,冷声喝道:“贫道造就自家徒弟,和你何干?”
道人和图书轻轻一晃手中竹杖,愁眉苦脸的说道:“不是羡慕,不是嫉妒,而是伤心。以道友大能,得了这么好的弟子,耗费点力气造就一番也是应有之理。只是可怜贫道的门下弟子……”
一声怒叱袭来,一声剑鸣惊醒了姬昊的元神,四面八方无穷无尽的竹影轰然粉碎,姬昊骤然一惊睁开眼睛,只觉浑身黏糊糊的,身上已经满是冷汗。
能够和禹馀道人放对的那道人一掌拍出,阿宝居然只是退了三步?
两人一追一逃,一闪一砍,就在这方圆数丈之内腾挪变幻。
姬昊骇然瞪大了眼睛,阿宝的修为有这么强?
道人的脸色越发愁苦,他幽幽的看了一眼禹馀道人,淡淡的说道:“说正经事吧!”
姬昊眉头一挑,禹馀道人的一番造就,居然顶得上寻常修炼者千年苦功?
元神显化于外,能够离体自由游走,而且不惧罡风吹拂,不怕阳光暴晒,姬昊知道这个境界应该是很了不得的,但是他还真不知道,这要耗费某些人千www•hetushu.com年苦功才能修炼到这个层次。
禹馀道人的笑容一敛,淡然道:“说!”
姬昊只是向两人的身形看了一眼,突兀觉得好像有无穷无尽的洪荒星辰乱杂杂的扑面砸了下来,无数玄机填充元神,直堵得他元神几乎崩裂,一口血差点没吐了出来。
禹馀道人和那道人的每一个看似粗陋的动作,都蕴藏无穷天机,姬昊如今修为,却连他们的一个动作流露出的一丝半点的天机余韵都无法承受。
姬昊和阿宝同时看了看禹馀道人手上酒缸,同时翻了个白眼相互望了一眼——师尊啊,您说好的戒酒三天呢?这就开戒了么?
两人追杀逃跑了三五个呼吸的时间,突然站在一旁的阿宝一声轻喝,身形一闪就到了那道人身边,右手犹如铜锤,轻描淡写的一拳轰出。
姬昊急忙转过头去不敢看两人动作。
阿宝冷哼一声,不躲不闪的简简单单一拳迎了上去,就听得一声闷响,道人的身体纹丝不动,阿宝则是身体微微颤抖,向后连续倒退了三m.hetushu.com步。
绝望,无边无际的绝望袭来,除此之外,姬昊所有的喜怒哀乐,所有的感知彻底断绝。
道人愁眉苦脸的看着手腕上的伤口,只见他伤口内的皮肉犹如琉璃一般润泽生辉,更有一丝奇异的莲花香气从伤口内涌出。轻叹了一声,道人手腕上的伤口急速愈合,没有留下半点儿痕迹。
姬昊站起身来,向声音传来处看去,十几丈外的一株古松下,一个披散长发,赤着脚的中年道人,正斜靠在古松上,好似没吃饱饭一样有气无力的看着这边。
道人顿时沉默,过了半晌,他看了一眼阿宝,冷笑道:“你们师徒二人联手才伤了贫道一剑,不算本事。”
道人神色肃穆,脚踏玄妙的步伐,看似缓慢的动作,却带有无穷玄机。他身形左右倾晃,险而又险的避开了禹馀道人看似胡乱劈砍的剑光。
他深深的看了阿宝一眼,愁眉苦脸的说道:“贫道弟子,找不到能对付阿宝道人的,倒也不用试了。”
一个极其轻微的,有气无力软绵绵的声音幽幽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