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八章 骚乱

看着这些满脸通红的战士,姬昊寒声道:“念在你们在赤坂山也曾拼过命的份上……我只是想要警告你们,这些仆兵和奴隶是大家伙的战利品,略加小惩就是,不要太过分了。”
“姬昊娃娃啊,论年纪,我们都够做你的阿爹的了。你们年纪小,不懂事。这些下贱胚子,不要和他们客气,他们想要捣乱,只管打死。”这个战士昂着头,看着姬昊冷笑道:“你们呢,只要能安全回到蒲阪就是一份功劳……至于这一路上的事情,你们不懂,就不要插嘴了!”
姬昊不发一言,拎着大斧几个闪身全速赶了过去。
蛮蛮挥动着两柄锤子,眼巴巴的看着姬昊。她这时候才多少弄清了一些事情,知道这些战士似乎对姬昊和对自己一行人有极大的不满和恶意。所以她很乐意用锤子教训教训这些家伙!
蛮蛮只是气愤有人喝骂姬昊,太司也是一样,没弄清事情的严重性,浑浑噩噩的在一旁说道:“可不是么?骂人可不好!和*图*书
又一个重甲战士跳了出来,酒劲已经烧晕了他们的神智,他指着姬昊‘嘎嘎’笑道:“咱们爷们是在赤坂山,一刀一剑厮杀出来的功劳,看看咱们身上的甲胄和兵器,那都是咱们爷们拼命挣回来的!”
少司皱了皱眉,掏出了一张兽皮瞥了一眼,然后用一支炭笔在兽皮上涂抹起来。
吹了吹炭笔留下的碳粉,少司冷声说道:“仆兵八千四百三十二人,异族送来的仆兵家眷三万四千五百九十三人;奴隶五万三千二百七十八人,奴隶家眷三万一千四百七十七人。刚刚仆兵被杀一十七人,被打残五人;奴隶被杀五百四十七人。”
“嗯?”坐在战车上,正和雨牧热烈讨论哪种剧毒的长蛇最为美味的阿宝轻哼一声。他眯着眼,向簇拥在战车四周的人族战士扫了一眼,然后笑了笑,摇摇头,闭上眼一声不吭。
更有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叫骂:“他娘的,这黑皮鬼还真凶,差点没把hetushu.com老子手指咬了下来!老子玩个娘们又怎么了?这是他女儿?嘿,有劲儿,还没断气呢?老子正好当着他的面好好的整治整治!”
“谁说的话,给我滚出来!”姬昊背着双手,金乌烈焰袍突然放出大片火焰,金乌‘嘎嘎’鸣叫声震耳欲聋,他双眸喷出丈许长的烈焰,向站在人群中开口骂人的重甲战士望了过去。
姬昊沉默了一阵,跳到了车辕上,抓起了缰绳和皮鞭,驱赶着战车继续前行。
“我说的!”那战士打了个酒嗝,拔出腰间长剑,向姬昊狠狠的比划了一下:“姬昊娃娃,你也只是仗着姒文命宠信,让你带着大爷们把这群死贱种押送回蒲阪。你不是我们墨猿部的长老,也不是我们墨猿部的族长,更不是我们墨猿部的大战士,你凭什么向我们指手画脚的?”
刀剑寒光闪烁,肉体被劈断的声音不绝于耳,夜色中鲜血洒上高空,远远看去犹如黑色的喷泉。
姬昊回头看了看北面,离开赤http://www.hetushu.com坂山已经有三五天了,这些家伙是觉得已经离开了姒文命的影响范围,所有就将心底的那点儿念头都暴露出来了么?
打了个饱嗝,这个战士指着姬昊笑道:“你们这群小娃娃,估计都没见过血吧?哈,你们凭什么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的?”
一众战士只觉心头一寒,但是很快他们就感到一阵羞耻——他们可是在赤坂山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战士,怎么能被姬昊这么一个十来岁啷当,不知道毛长齐了没有的小家伙吓唬住?
少司则是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双目如刀向人群望了过去。也不知道烛龙晷给她和太司传授了一些什么东西,此刻少司的目光有如实质,好像两柄万年玄冰磨成的利刃直透人心窝,那些战士不敢和她对眼,纷纷转过头去,脸色都变得有点不自然。
驾着马车向前走了一阵子,姬昊才淡淡的说道:“能不动手,不动手罢。他们是人族战士……而且这一次,文命阿叔他们有得头痛了,和_图_书我们就不要给他们添乱,能平安回到蒲阪就好。”
一众人显然没把姬昊的话放在心上,他们‘轰轰’的大笑了一通,干脆就丢下了姬昊他们所在的战车,自行骑着坐骑四散。
一阵哄笑声传来,人影闪烁中,大群仆兵跳了起来,向篝火旁的人族战士扑了上去。
刚刚砍杀了大群奴隶和仆兵的战士带着满身血腥走了回来,他昂首挺胸的站在姬昊面前,大咧咧的甩了甩佩剑上的血水。
顺着巫法造就的石板大道向南行进了许久,入夜后,大队人马在路边扎营。
看了一眼挥舞着酒袋远远跑开的那些战士,少司的声音变得极其的清冷:“干脆杀几个立威罢。这些人,不吃点苦头,是不会有敬畏之心的。”
雨牧、风行也站了起来,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姬昊无语,他坐回座位,向同伴们苦笑道:“这一路上,不会太平了。少司,我们负责押送的仆兵和奴隶有多少?”
这些家伙,就连战车的车夫都溜走了,现在姬昊只能亲自驾驭战和-图-书车,幸好这活计并不难。
蛮蛮、太司不懂这里面的古怪,但是他们在巫殿历练久了,深深的懂得眼前事情的微妙。这些重甲战士是姬昊的下属,如今他们都应该听姬昊的命令行事,但是他们居然敢咒骂姬昊,这味道很不对劲。
一脚踹在了战车的车轮上,这个战士转过身,朝着族人笑道:“看看,这一路上咱们骑着坐骑好生辛苦,他们坐在战车上不要太舒服哦!他们凭什么坐车,他们凭什么指使我们?”
蛮蛮气恼的跳了起来,站在车辕上指着那些战士呵斥道:“你们说谁是‘小屁孩子’呢?”
一眼望去,顺着这条笔直的通往蒲阪的石板直道,无数的篝火在熊熊燃烧,无数负责押送仆兵和奴隶的人族战士在手舞足蹈的饮酒作乐,其中混杂着那些奴隶歇斯底里的谩骂和哀嚎。
姬昊拎着一柄大斧,绕着营地巡视了一番,正要返回自己的营帐用晚餐的时候,突然一处俘虏聚集的地方传来了疯狂的咒骂和打斗的声音,随后刀剑入体声清晰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