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一章 贿赂

姬昊摆了摆手,向着少司笑了笑:“没什么……唔,这两天夜里,你多注意点蛮蛮。她睡熟了,打雷都叫不醒的,不要让她被人暗算了。”
这是一个人类和精怪混血而生的后裔,在人族部落中,这种混血后裔的地位卑贱至极,甚至还不如豢养的侏罗兽。一般而言,什么脏活、累活、危险的活,都是他们的差事。
姬昊冷笑了一声:“要我不管事?你们想要做什么?”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肉身上八千巫穴同时亮起,四周卷起了一阵有劲的大风,天地元气不断被肉体吸纳,调和龙虎、配好坎离,强大的肉体内精血运转,天地元气被肉体这个硕大洪炉一通祭炼,最终化为一丝丝精纯无比的氤氲之气从头顶喷出。
少司皱着眉头看着这些散漫的墨猿部战士,手中长矛轻轻的晃了晃。
那些玉币不说,那些珍珠宝玉之类的也价值数万玉币,而这个兽皮袋……人族只有巫殿能稳定的提供储物http://m•hetushu•com巫器,但是产量偏低,属于供不应求的好货色。这样的一个容量不大的兽皮袋在异族那边不值什么,在人族这里价格却在十万玉币以上。
姬昊举起了大斧,做事要劈出去,这人影吓得怪叫一声,急忙窜进了黑暗中,几个闪身后就跑得远了。
少司轻轻点了点头,深深看了姬昊一眼,沉声道:“那好,姬昊,你先去休息一会吧。换我来守夜了。”
元神轻轻一窜就离开身体,悬浮在头顶数丈高的地方。四野八荒、天地宇宙就变得格外的清晰清澈,元神好像浸泡在一汪清澈的泉水中,每时每刻都有奇异的感悟涌入元神。
睡得鼾声不断的雨牧听到‘烤猪腿’三个字,在睡梦里吧嗒起了嘴巴:“唔,清炖也好……清炖也好!”
阿宝睁开了眼睛,向姬昊笑了笑。
姬昊也不推辞,作为一个小团队的成员,轮值守夜,轮流做事,这是m•hetushu•com应有的道理。他虽然隐隐是这个小团体的首领了,但是也没有道理他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承担起来,这完全不现实。
这家伙一路混在那些被俘虏的精怪奴隶中,刚刚姬昊弹压那些作乱的墨猿部士兵的时候他就在一旁偷窥,此刻突然冒出来,却将这么一笔不菲的财富放在了姬昊面前。
突然少司精巧的耳垂动了动,她听到了一些不该有的声音,更嗅到了一些奇异的味道。
‘呼呼’声中,姬昊体内五朵五彩火苗闪烁,天地元气转化的速度再次飙升。他的经络一条一条的膨胀、强化,一个新的巫穴悄然开辟、点亮。不多时,又是一个新的巫穴被涌入的天地元气破开。
先是用金钱诱惑,然后又用美人计么?
掂了掂兽皮袋,姬昊‘咯咯’一笑,打开了皮袋,将里面的珍珠宝玉、宝石精金,还有那些玉币之类的财物一把一把的掏了出来,用尽力气向着四周抛洒了出去。
http://www.hetushu.com个、一个、一个,短短一个多时辰,姬昊完成了普通大巫整整一年才能完成的修炼。
在灯火昏暗的营地中走了几步,姬昊回到了自己的营帐边。他掀起帐篷帘子,硕大的帐篷里,雨牧鼾声如雷,阿宝正盘膝打坐,蛮蛮蜷缩在被窝里睡得正舒服,或许是门帘子打开的动静惊扰了她,蛮蛮突然低声哼哼道:“好大一头野猪……唔,烤猪腿最香了。”
“都是一群该死的东西。”少司冷冽的轻喝了一声:“如果现在有敌人进攻,你们都是死人。”
少司的脸骤然绷紧,变得犹如冰山一样冷厉。
“这几天,会有一些事情发生。我的主人祈求您,闭上眼睛,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塞上耳朵,当做什么都没听到;请您的手握住酒杯和烤肉,而不要握住兵器。”人影小心翼翼的低下头,低声的咕哝着。
姬昊看了看那枯瘦的人影。
夜色中,少司无声的在营地中梭巡着。那些负责守卫的人族战士和-图-书大部分都藏在哨卡内昏睡,完全不怕有仆兵或者奴隶逃跑,还有一些负责值哨的人族战士,则是抓着酒袋继续畅饮。
斜刺里一缕微风掠过,少司手持禹馀道人为她炼制的长矛,悄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她看着姬昊,轻声问道:“刚才那边是什么动静?这里有什么事么?”
姬昊的力气有多大,这些物件带起一丝丝细微的破空声,迅速在黑暗中飞得无影无踪。最后姬昊将空瘪的兽皮袋砸在了人影的脸上,沉声喝道:“告诉你们的主人,不要来招惹我,否则他一定会后悔的。”
人影默默的抓起兽皮袋,转身没入了黑暗中。走了几步,他回过头来,凶狠的小眼睛里寒光四射,朝着姬昊冷笑道:“你拒绝了主人的善意,就等着迎接主人的怒火吧。蠢货,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姬昊没说话,只听到那人影说道:“主人说,能够得到姒文命大人的青睐,证明您有着成为强者的潜力,而任何一个强者的血脉都是极其宝和*图*书贵的。主人愿意用他的女儿,在主人的部族中留下您的血脉,未来您也能得到主人部族的全力支持。”
这两个家伙,在梦里都还能一问一答,而且扯的都是吃的东西。
这不是一笔小钱,足够在蒲阪买下一大块地,建立一份丰厚的家业。
元神静静的吸收肉体转化的氤氲之气,朦胧的元神逐渐的亮了起来,一丝一丝的增强着。
一朵淡淡的,肉眼几乎不可见的云盖悬浮在姬昊头顶,悄然托住了元神。
人影摊开双手,向姬昊深深的鞠了一躬:“主人的意愿是我们卑贱的奴仆无法揣度的。这些,是主人的一点点小心意,如果您愿意的话,主人说,他还有几个没有出嫁的女儿,个个都无比的美丽,您可以尽情的挑选两个。”
姬昊笑着向阿宝点点头,没有发声,而是悄然坐在了帐篷门口,同样盘膝而坐。
“什么意思?”姬昊抖了抖手上的兽皮袋。
裹着一条破烂兽皮的人影向姬昊弯了弯腰,长了十几块斑驳色斑的脸上满是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