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四章 瞬移

风行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哟,哟,下一次,我射你们眼珠子!”
墨猿部的战士们已经陷入了某种歇斯底里的癫狂状态,虽然被少司神出鬼没的攻击打得喘不过气来,但是他们依旧嘶吼着,挥动着兵器徒劳的向少司发动进攻。
不断有墨猿部的战士赶来,他们看到现场的情况,全都一言不发的拔出兵器,列阵向少司包围了上来。他们一个个咬着牙,本来就因为酒精的关系充满血丝的双眼,更是完全变成了红色。
幸好他们都是大巫的实力,箭矢爆开后,他们急速运转精血,这才从陨落的边缘挣扎着爬了回来。
“你们……”少司看着那些眸子里的疯狂之意越发炽烈的墨猿部战士,紧紧的闭上了嘴。
少司举起了手中长矛,低声说道:“烛龙,上古异种,形如龙却并非龙属。烛龙,掌控时、空,我融合了烛龙命珠,得到的可不仅仅是烛龙的巨力。”
又是数十击轰出,数十个墨猿部的战士嘶声哀嚎,被少和*图*书司长矛高高挑飞。
“杀了她!”被远远抛飞的墨猿部军官发出了愤怒而惊慌的吼叫声。
短短几个呼吸间,少司重伤了三百多个墨猿部的战士,而这些家伙就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没碰到。
刚刚简短的交手,少司护身的盾牌威力绝强,她的个人实力更是强悍。这个墨猿部的军官隐隐觉得,少司比他们部落的战士首领甚至还要强出一大截。
眨眼间已经有上千墨猿部的战士聚集了过来,他们团团围住了少司所在的小土包,头顶更有数十头战禽凌空飞舞,战禽的背上也骑上了墨猿部的战士。
天空有战禽盘旋待机,地面有数千墨猿部战士齐齐冲杀,更有大群战兽混在冲锋的战士中发动了进攻。
道理和规则什么东西,那是人王的议政大殿上的大人老爷们讲究的东西,对他们这些部族战士而言,拳头和刀子就是最大的道理。任何问题,能够用血腥和暴力解决的,那就不是问题。
少司右手和_图_书一挥,长矛狠狠刺穿了对方的小腹,她手臂一震,这个墨猿部的军官就带着痛苦的嘶吼声被抛飞了好几里地。
数十柄刀剑从四面八方向少司劈砍了过来,但是少司的身体再次消失,与此同时她在百丈外的另外一堆墨猿部的战士群中突兀的出现。
而且不要想着生擒活捉的好事了,在战场上,面对战斗力强出自己一大截的敌人,只能用人命去堆死她!如果要活捉的话,那么他们势必付出百倍惨重的代价。
“滚回营地,听候处置,再敢聚众作乱,杀!”少司冷厉的声音响彻夜空。
只是砍掉少司的右臂,生擒活捉她,然后用最残酷的手法惩治她,这是墨猿部的所有族人共同的想法。
“我要活扒了这小女人的皮!”带头的墨猿部军官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她杀了我们这么多兄弟!女人,你今天想死都难!我们墨猿部,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放过你!”
瞬间撕开虚空,直接挪移到百丈外,这是烛http://www.hetushu.com龙明珠融合之后,带给少司的另外一种烛龙一族的天赋神通——空间移动。少司的实力不够,她现在最多就能在一里范围内随心所欲的跳跃瞬移,但是用在战斗中,这简直让她化身为神鬼,墨猿部的战士们全都傻眼了。
身体一晃,少司的身形骤然从小土包上消失,在她身体消失的同时,她在墨猿部的战士最密集的地方冒了出来。手中长矛一晃,瞬间数十枪刺出,长矛穿透身体的声音不绝于耳,数十名墨猿部的战士被洞穿了腰椎,被少司长矛一挑抛飞了出去。
他们对少司虎视眈眈,犹如一群疯狂的猛兽围住了一条小羊羔。
在这个该死的年月,这个该死的世界,绝大多数时间‘道理’这东西没什么用,拳头和暴力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少司在这一点上,和四周围上来的墨猿部的战士们有着完全相同的理解。
瞬间上千箭矢激射,上千名墨猿部的战士齐齐惨嚎,每人都是脖子上挨了一箭,箭http://m.hetushu.com矢在他们脖子上炸开,差点将他们的脖子彻底炸断。
已经没办法和他们说道理,那就用暴力来解决这些问题。自幼家园被摧毁,和太司相依为命四处漂泊,被巫殿纳为学徒后,也是谨小慎微挣扎求存的少司,已经习惯了生存的艰难。
腰椎受创,这些墨猿部的战士一时间都动弹不得。长矛上寒气深重,死死的封住了他们的伤口,就算他们鼓荡精血,也无法化解伤口上的玄冰。
全场死寂,再没人敢动弹。
远处传来了沉闷如雷的弓弦震荡声,突兀的有一片箭矢激射而来,犹如一场暴雨横扫了战场。
这样的强战士,不是他们这些只能负责押送俘虏的普通部族战士能对付的。一个一个的上去挑战,那完全是给少司送肉吃,只有一拥而上,用人数的优势才能堆死少司。
不管什么理由,不管对错,不管占不占道理,他们的族人,他们的兄弟,他们并肩作战的战友囫囵个的从赤坂山前线回来了,却在这里死的死、伤的伤,这笔仇和-图-书得找回来。
下一瞬间,少司又在另外一个地点出现,同样打了身边的墨猿部战士一个措手不及。
数十个墨猿部的战士顿时失去了战斗力,只能躺在地上嘶声哀嚎。
少司的身体没动,悬浮在她身边的圆盾无声无息的挡在了大斧前。大斧重重劈砍在圆盾上,盾牌喷出刺目的寒光,一股比大斧上的劈砍力量强大百倍的反震之力呼啸袭来,符文密布的大斧轰然炸碎,墨猿部的军官痛苦的嘶吼着,他的手臂被震成了粉碎。
一声大吼,带头的墨猿部军官挥动着沉重的獠牙大斧,身体一晃一步冲出上百丈,身体撕开空气爆发出一声可怕的巨响,当头一斧向少司的右臂砍了下去。
更多的墨猿部战士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好些战士并不是姬昊的麾下,而是其他俘虏队伍的押送者。他们都出身墨猿部,他们是族人,他们同仇敌忾,他们也不管什么道理,纷纷拔出兵器向少司冲了上去。
没有奔跑的痕迹,没有飞翔的痕迹,完全是突兀的消失,突兀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