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六章 浪族

平日里,这条直道深埋地下,以躲避雨打风吹、日晒雨淋对石板造成的破坏。一旦有战事发生,巫殿的大巫师们驱动巫咒,这条直道从地下升起,从蒲阪直抵北方赤坂山,是人族部落联盟最重要的运兵以及后勤主干道,关系着前线战争的胜败。
就算最单纯的蛮蛮,脑子里少根筋的太司都发现了异样,他们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而且几个人除了风行不知道躲在哪里,其他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尽量在一起。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扎木和他麾下的战士双手比较干净!
闇族的战斗天赋整体而言远不如伽族,但是闇族人的种族资质也很是不凡,平均每百人中,就会有一个资质超群的族人出现,经过刻苦的修炼,他们可以轻松拥有大巫境甚至是巫王境的实力。在闇族当中,甚至不乏巫帝级的存在。
“那些牲口是哪个部落的?他们怎敢阻挡直道行军?”姬昊厉声呵斥。
“第一个,扎木也知道,这条m.hetushu.com直道是人族战争要道,流浪的人族部落,是人族地位最卑下的部落,他们没有权力、更没有胆量在战争期间穿越这条直道。”
闇族是虞族的附庸族群,虞族规模庞大的正式军团中,闇族人是其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一个虞族的正式军团,往往有九成五以上的战士是闇族人。
姬昊的脸就阴沉了起来,这条石板直道,是巫殿大巫师们耗费巫力建造而成。
在乾氏一族的私兵军团中,扎木是一名万夫长。因为是私兵军团,所以扎木和他麾下的战士们过去一直驻扎在乾氏一族的私人领地内,负责守卫乾氏一族的城池,从未和人族交战过。
扎木是‘闇族人’,这个族名的来历,或许和他们的皮肤色泽有关。
所以围绕着这条直道,人族立下了极其严苛的戒律:
虽然看到了隔绝声音的禁制放出的微光,扎木依旧谨慎的降低了声音。
“第二个,如果真的是流浪部落,为什么他们的四和图书万多族人当中,只有青壮,没有老人和女人?”
“嗯?什么问题?”姬昊站在战车上,随手放了一个禁制,隔绝了声音,让扎木的话不会被外人听到。
接下来的好几天时间,押送队伍都太太平平的,没有任何大的动静。
现在虽然前面已经停战,但是人族的精锐军团依旧驻扎在赤坂山,监视着北面异族的动静,唯恐他们虚晃一枪去而复返,打人族一个措手不及。
在赤坂山,姬昊从帝释一族敲诈了巨额的财富,又有姒文命赏赐的大量玉币,他轻松就买断了扎木和他麾下近万名闇族战士。使用巫殿的秘法,掌控了扎木等人的生死后,这些人已经成了姬昊最铁杆的奴隶。
“招呼你的手下,准备武装起来。今天晚上,准备杀人。”
但是不管他们送来的是什么东西,姬昊都是当面收下,背后全都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前些日子,差点死在墨猿部战士手上,女儿也差点被墨猿部的这些家伙侵犯的中年仆兵和-图-书扎木应诺了一声,全副武装的他撒开大步,几个起落就窜出了好几里地,迅速向前方大群牲口行经的地方跑去。
战争期间,直道两侧五百里内,严禁任何人靠近;若有违反全部视为异族奸细,一律处死。
所以确切的说,虽然一些中小部落不是很精锐的战士,已经开始络绎撤离赤坂山,但是这一场大战并没有完全结束。起码还有好几个月时间,要等帝舜、姒文命、华胥烈等人族核心高层的直系军队开始小范围的撤退了,这一场大战才算真正的结束。
喘了一口气,扎木沉声道:“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原本的草场所有牧草都被吃光了,他们要赶去下一个牧场,不然他们的牲口就要掉膘啦。但是您卑贱的仆人扎木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没人搭理姬昊,那些墨猿部的战士一个个视若无睹的停下了脚步,更有人从坐骑上跳了下来,嘻嘻哈哈的坐在路边休息。更有人挥动着长鞭,喝令那些仆兵和奴隶暂停下来歇歇腿儿。
www.hetushu.com“扎木!去看看!”看着这些惫懒的墨猿部战士,姬昊冷笑一声,然后大喝了起来。
这几天内,莫山、莫水都很是殷勤,每天都会在姬昊面前露几次脸。他们要么送来酒水,要么送来烤肉,或者送来墨猿部的战士去远方采集来的鲜果,总之殷勤得就好像姬昊是他们亲生的爹一样。
一眨眼又是三天过去,前方行军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
双膝重重跪地,扎木额头狠狠碰了一下地面,恭谨万分的大叫道:“尊敬而仁慈的主人,是几个流浪的人族部落路过。他们一共是八个部落,合计有四万多族人,豢养了上百万头供食用的大牲口。”
“干得漂亮,扎木,你的经验以后能帮我做很多事情。好好努力吧,这些玉币,你可以去给你的女儿换几套好看的新衣服。”
扎木就是一个闇族大战士,虽然闇族人的修炼体系和人族不同,但是他有着大巫巅峰级的实力,距离巫王级也只差了临门一脚而已。
作为一名万夫长,扎木有着足够丰hetushu•com富的经验,时间不长他就快步的跑了回来。
所以那天夜里,在莫山、莫水带人离开后,深感自己手下缺人的姬昊,干脆就自掏腰包,直接按照蒲阪的行情价,将扎木和他麾下的战士,以及他们的家属全部买断成了自己的奴兵和私奴。
姬昊看着扎木,沉默了一阵,然后掏出一把玉币丢在了他的面前。
石板直道上,望不见头尾的队伍顺着直道笔直向南,隆隆的脚步声震得地面直晃悠,不时有精怪奴隶的叫嚷声、人族战士的呵斥声以及皮鞭抽打的声音传来。
“第三个,我在他们运送物资的大车上,发现了重甲和强弩、长弓,以畜牧为业的流浪部族,他们不需要重甲,也不需要远程的杀伤军械。他们,有问题。”
说到‘杀人’一词,姬昊的眸子里骤然闪过一抹狠辣之色。
姬昊也不指望那些墨猿部的战士能主动给自己回报情况,他脚踏火云腾空而起,向着前方眺望了过去。前方烟尘冲天,大群大群的大牲口正大声叫唤着,慢吞吞的横跨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