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九章 强势

如此至宝,哪怕主控大阵的是姬昊炼制的瑕疵多多的阵旗和阵符,用来对付墨猿部的这些最多开辟了三五十个巫穴的战士,也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姬昊骇然看了太司一眼,烛龙晷那老鬼,他给太司传授的是什么?吸食人类魂魄以增补自身?这种巫法……哪怕击杀的都是自己的敌人,这种巫法也太残酷邪恶了一些,那毕竟是人类的魂魄!
距离姬昊营地最近的一支队伍已经乱成了一团,大群大群的仆兵和奴隶在一伙战士的驱赶下,正犹如待宰猪羊一样,毫无反抗之力的向夜幕最深沉的荒野行去。
太司摇摇摆摆的走在姬昊身后,睡眼惺忪的他还有点没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蛮蛮,你和少司保护太司,我们大家一起出去走走!”姬昊的眸子里杀意凌然,他厉声喝道:“扎木,让你的人穿上甲胄,拿起兵器,我看到底是谁敢犯下这种滔天大罪!”
“扎木,把所有身上有武器的,全部给我绑起来!”姬昊站在半空中,大http://m•hetushu•com声呼喝了起来。
后天造化天地神器,而且是极品中的顶级品质,别的神异或许有所不足,但是在沟通地脉灵力、掌控山川水脉后爆发出的杀伤力,几乎不在最下品的开天辟地功德灵宝之下。
太司苍白的面孔突然变得红润了一些,双眸也多了一丝神采。
一声钟鸣,方圆百里内大片青色的波纹耀目,一波波肉眼可见的青色波纹横扫四方,无论是仆兵还是奴隶,包括那些正在夜色中劫掠人口的人族战士,全都好似喝醉酒一样,脑袋一重同时倒地。
无数人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都是,姬昊脚踏火云冲上高空,一声声钟鸣高亢如云,地面上大片大片的人影犹如倒骨牌一样的倒了一地。
墨猿部居然敢明火执仗,强行劫掠自家战士负责押送的仆兵和奴隶,这等于是持刀闯进了其他各大部族的库房,明目张胆的打劫其他部族的财富。
这支押送队伍的主官早就不知去向,地面上有大和-图-书滩的血迹,还有一些简短交手后留下的痕迹。
姬昊还有其他许多队伍负责押送的,是赤坂山一战人族部落联盟的战利品。
数量庞大的仆兵和奴隶,还有他们的家眷,是整个人族部落联盟的公共财产,除了在赤坂山就已经被当做战利品发放下去的一小部分,输送去蒲阪的这些仆兵和奴隶,都要在蒲阪庆祝胜利的祭天大典上,按照各个部族的出力多少、功劳大小分配下去。
姬昊骇然抬头,向那庞大身影望了一眼。
神魂空间中,虚影的声音突然出现:“不要多看他,那条小烛龙,给这小子传授的巫法,居然能凝聚开天辟地之时就陨落的原始魔神真身投影?这是冥九阴……原始死神之中最阴狠的一个,多看他,你的元神也会损失元气。”
数十里外,一声怒啸冲天而起,一股浩浩黑气直冲云霄,犹如箭矢向姬昊激射而来。
太司呆了呆,懵懂的看了看一脸铁青的少司,他拍了拍脑袋,身边的诸般异象顿时消散。
“山川http://www.hetushu.com印!好宝贝!”
所谓‘滔天大罪’,姬昊一点都不夸张!这是足以灭绝九族的重罪!
姬昊不敢再让太司出手,谁知道这家伙又会施展出什么古怪的玩意来?他掏出了从妙音手上抢夺的三角形青铜古钟荡魂钟,默运元神之力,浑身巫穴中所有巫力骤然迸发,重重一拳砸在了小钟上。
姬昊急忙低下头来,不敢多看一眼。
在这个世界,两个巨型部族为了一座小山头的归属,都能结下血海深仇,子子孙孙、世世代代打上数千年仗。墨猿部今天的这种行为若是被外人知道,他们整个部族肯定会被杀得连渣渣都不剩。
箭矢距离姬昊还有十几丈远,太司身后的冥九阴低沉的咆哮了一声,犹如牛吼的低沉啸声中,箭矢突然无声无息的腐朽、崩坏,就连金属箭头都在短短一瞬间变成了无数铁锈崩毁。
黑夜中几只箭矢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当面射下,打断了姬昊接下来的话。
金乌烈焰袍烈焰升腾,姬昊全身裹在烈焰金光中和-图-书,鸦公在他头顶盘旋,两条神火蛇身躯膨胀到六尺长短,分别盘在姬昊胳膊上喷吐着烈焰毒烟。
随后冥九阴双眸中灰色的火光亮起,他向黑暗中瞪了一眼,几声惨嚎响起,眼看着几条人形的透明魂魄冉冉飞起,被冥九阴一口吸进了嘴里。
随着太司的咆哮声,一团团黑色光影在他身边浮现,无数狰狞的鬼神头像在黑色光影中若隐若现,发出无声的咆哮。四方虚空突然一阵冰冷,隐隐有一股让人心寒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
看到地上数万痛苦哀嚎的重甲战士,太司这才拔出一根骨杖,有点木呆的说道:“诶?有人袭营?混账,就不能让我们安安静静的睡觉么?”
阿宝站在大营正中,抬头看着山川印欣然微笑。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山川印的根底,更何况能够被花道人随身收藏的,又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宝贝?
“给我停下!”姬昊厉声大吼:“所有墨猿部战士听命,约束所有仆兵、奴隶,严禁异动,如有违背……”
数万人齐齐骨碎倒m.hetushu•com地,山川印释放的重力碾压下来,黑毛大汉等数万重甲战士丝毫动弹不得。任凭他们憋红了面孔,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他们体内的大巫精血就好像一潭死水丝毫动弹不得。
大巫精血无法调用,浑身外伤无法愈合,数万人就好像死鱼一样瘫在地上哀鸣不绝。
‘冥九阴’么?巫殿的典籍中都没有记载的名字,原始死神中最阴狠的一个?烛龙晷不愧是现在巫殿和整个人族资历最老的一个老怪物,他传授给太司的,都是什么鬼东西啊!
“太司,对人的时候,不要用这招。留着力气,对付异族!”姬昊向太司呵斥了一声。
声波攻击本来就诡秘玄奥,没有独特的巫法或者巫器护身,寻常人哪里抵挡得住?
太司的身后,一尊身披破烂的黑色长袍,面孔隐藏在帷帽中的庞大身影悄然显现。这尊庞大的身影通体没有半点儿活人气息,只有一股源自原始的死亡气息滚滚四溢。
这支队伍同样押送了近十万的俘虏,如今这些俘虏排成混乱的队伍,已经有小半不知道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