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四章 恶客

就好像他的勇气已经完全被少司吞噬了,现在的乌云就是一个没胆的懦夫。
‘咄’,少司轻轻的呵斥了一声。
“少司!”姬昊已经走到了大殿门口,看到了乌云吐血的一幕,少司身上散发出的恐怖邪力让姬昊都感到一丝丝的敬畏,烛龙晷那老家伙,究竟给太司、少司兄妹两教了些什么鬼东西?
乌云的心头也涌出了无边的恐怖,源自灵魂深处的绝大恐怖。他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条白色身影,两排牙齿撞得‘咯咯’直响,后背上冷汗不断的浮现。
‘嘎嘎’怪笑一声,乌云翘起一条腿,斜眼看着少司冷声道:“唔,小模样生得挺水灵的,有相好的不?哈,本长老有个儿子……啧,算了,不提那不成器的小子,小丫头,不如干脆让老夫收了你……”
乌云他们喷出的热血色泽赤红,热力升腾,散发出的血腥味比普通的鲜血浓郁百倍。这是他们的心头精血,是他们的生命元气凝聚的心头精血。这一口血喷出去,他和_图_书们的寿命都起码缩减了百岁左右。
‘啪’的一声响,少司被震得倒退了数十步,差点一头撞在了大殿的墙壁上。乌云的老脸一阵青白不定,座下大椅‘咔嚓’一声碎成了数十片,高大魁梧的身躯一阵摇晃,同样踉跄着向后倒退了七八步,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好大的力气!”乌云骇然看着少司。分明散发出的气息只是大巫级的,巫力波动还是最纯粹的血肉精气凝成的巫力,并没有本命巫星那种洪荒古老、强横无匹的气息混在里面,这证明少司的确只是一个大巫,距离巫王境还差着远呢。
身材高大雄伟,气息凌厉逼人的乌云两条浓眉一挑,端端正正坐在大椅上的他斜眼看了一眼少司,慢条斯理的问道:“你,就是少司?烛龙长老的徒弟?”
少司的眸子里白光大盛,她怒视着乌云,低沉的喝道:“你也配称为客人?若是真的客人,自然以礼相待。像你这种恶客,杀了又如何?和-图-书
“小丫头,这就是你们待客的道理?老夫今天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乌云恼羞成怒,不由得破口大骂。他可是大力水猿部的长老,地位尊崇,却差点被少司一个小丫头弄得灰头灰脸,这让他的老脸怎么挂得住?
巨猿下着金色护裆战裙,上身挂着装饰以水云花纹的金色护心镜,手里拎着金灿灿、沉甸甸长有三丈许的金色大棒子,通体煞气升腾,血腥气几乎凝成实质。
但是少司的肉体力量雄浑如龙,乌云的手掌都被震得剧痛,指骨差点碎裂。
“停……停下!”乌云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
听到姬昊的声音,少司身上的可怕气息骤然一敛,大殿内的所有异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向姬昊笑了笑,轻轻柔柔的说道:“这是大力水猿部的乌云长老,呀,茶杯都打破了?我叫人再泡一盏茶来吧!”
姬昊笑着少司点了点头,就装作一切都正常的向乌云拱了拱手:“乌云长老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http://m•hetushu.com失敬!来,来,来,请上座,上好茶。唔,这几位生得如此高大威猛……蛮蛮,蛮蛮,弄两筐果子来待客啊!蛮蛮,蛮蛮,把这几头猴子带出去,好好遛遛!”
但是看着身形朦胧,好似黑洞一样在吞噬着某些乌云根本无法理解的力量的少司,乌云明知道自己能轻松碾杀少司,但是他根本提不起勇气动手。
在少司的身后,一条朦朦胧胧看不清具体模样,身穿白袍的身影逐渐浮现。
少司退后了几步,大大方方的向乌云颔首致意:“烛龙长老是少司的老师。”
乌云被少司神出鬼没的瞬移吓了一大跳,但是少司一掌拍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反应过来,右手抬起,轻巧的将少司的手掌接住。
琼雪宫会客大殿内,八头身高三丈的银色巨猿一字儿排开,站在大殿内‘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油光水亮的银色长毛无风自动,犹如一条条小蛇在巨猿身上蠕动,看上去狰狞而又邪异。
乌云端起白玉雕成的茶盏,一口将http://www.hetushu.com茶叶连带茶水吸得干干净净,‘咕咚’一声吞咽了下去。吧嗒吧嗒嘴,乌云冷声道:“没滋没味的东西,你们这些娃娃不懂事,待客嘛,大酒大肉的才好,再弄几个小娘儿扒光了乱蹦乱跳,这才是待客的道理。”
低沉的咒语声中,少司身边有奇异的流光浮现,一股说不出道不明,但是让人打心底发寒的怪异气息悄然涌出,大殿好似沉浸在清水中的快要溶解的墨锭,墙壁、地面、屋顶,所有的一切都在奇异的蠕动着、扭曲着、荡起了一片片朦胧的光影。
少司举起了双手,她的双手变得朦朦胧胧,一股滔天邪力从少司体内扩散开来,四周虚空扭曲,少司好似化身为一个黑洞,四周的天地元气,包括光线和其他的一切,都在急速向少司身体涌去。
一股打自灵魂深处涌出的绝顶恐惧突然喷涌而出,八头银毛巨猿莫名被吓得双眼凸出,浑身长毛直竖。如果不是他们平日里都是凶狠暴虐的性子,勉强还能稳住灵智,他们早就因为心http://www.hetushu.com中的恐惧丢下兵器掉头就跑。
‘叮’的一声,少司端着玉盘,将一盏清茶放在了大力水猿部的长老乌云面前。
乌云和几头巨猿气得面孔扭曲。
乌云和八头巨猿的心脏骤然一跳,他们同时张开嘴,一口热血喷出十几丈远。
八头银毛巨猿惊慌得‘嘶嘶’大吼,他们挥动着巨大的金色大棒,但是大棒变得软绵绵的,他们的精气神正好像洪水一样,不断的倾泻而出,他们的身体变得有气无力,平日里举重若轻的大棒都有点抓持不住。
少司眉头微微一皱,懒得搭理乌云的这话。
少司脸色骤然一寒,一声清叱身形一闪骤然就到了乌云面前,劈脸一巴掌向乌云老脸抽了下去。
但是想到刚刚少司展示出的恐怖底蕴,乌云强行压下了心头火气,气鼓鼓的找了一张完好的大椅坐了下来。
“她只是一个大巫,只是一个大巫,我一指头就能碾死的大巫!”乌云在心里疯狂的咆哮叫喊,不断的告诉自己少司只是一个大巫,只是一个脆弱的,他一指头就能碾死的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