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章 祭天

身穿重甲的帝舜双手按在胸前,肃然向天行礼。
姬昊双手揣在袖子里,屏住呼吸,静静的站在那里,神识却犹如一张大网一样张开,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整个祭祀大典的现场。
四面八方,密密麻麻数十万有资格参加祭天大典的,来自四荒各部的使者和高层,纷纷和帝舜一样跪拜在地,参天、礼地,好些人嘴里还不知道鼓鼓囊囊的在念叨着些什么。
大地上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祭坛,高千丈、方圆二十里。
高空中,上千头背生双翼的金色应龙昂然飞过,这些应龙发出高亢的龙吟声,将天空残留的一丝丝云彩震得粉碎,只留下了一片青巍巍的清朗天空。
一通复杂的程序之后,祝融氏张开手中卷轴,放声念诵祭天祭文。
祭坛四周挖掘了一圈儿宽百丈的壕沟,熊熊烈焰在壕沟中燃烧,无数身披黑色长袍的巫殿巫师往来奔走,将一簸箕一簸箕的香料倾倒进去,肉眼可见紫青色的香烟从烈火中冲出,化为一团氤氲香云将整个祭坛牢牢包裹和图书
隔着这么远,姬昊目光尖锐,一眼看出了帝舜肃然庄严的面色下,隐藏的一丝难以形容的焦灼和疲乏。
一队一队被俘虏的异族战士被拖拽了上来,在他们凄厉的哭喊声中,全副武装的人族战士将他们剁翻,滚滚热血全都喷进了燃烧的壕沟中。
首先祝融氏感谢了天地鬼神和人族祖灵的庇护,然后开始歌颂这次赤坂山取得的恢弘武功,最后祭奠怀念了一下在赤坂山一战陨落的人族战士,祈求他们化身鬼神后,能够继续庇护人族子民。
基本上,姬昊所在的,最靠近祭坛的这一圈人,衣饰以黄为主。
无数参加祭祀大典的人齐声祈祷,洪亮的声音裹挟着一股浩大的威能直冲高空,姬昊隐隐感到,在高空有某种难以言喻的神秘存在突然出现,蕴藏了无数人信念的恢弘之力被这个神秘存在悄然吸纳。
看来,事情很不顺。
姬昊眯着眼,目光扫过姒熙身边的几个人族重臣,皋陶身上似乎也有伤,皋陶身边的几http://m•hetushu.com个姬昊不认识,但是身上衣饰和皋陶相近,显然也是人王重臣的中年男子,他们的气息也都有些浮荡不稳。
这些天,真的有些大事发生了。
一头一头精挑细选的大牲口被驱赶了上来,被身披黑衣、手持石刀的巫师干净利落的捅翻在地。
祭坛南方,密密麻麻的将近十万人,衣饰主红。
让姬昊诧异的是,姒熙身上的气息似乎很有些松浮,好像大病初愈的模样。这让姬昊很是不解,姒熙并没有参加赤坂山一战,他是和什么人争斗,才会伤得这样?
姒熙绝对是巫帝以上的大能,拥有近乎能够滴血重生的神威,以他的实力,气息会变得如此的浮躁不安,可见伤势极重,以他巫帝大能都难以快速回复。
帝舜孤零零一人身穿重甲,衬之以一件刺绣了山川社稷、大日星辰图纹的披风,高高站在祭坛边缘,眺望着东方一轮冉冉升起的旭日。
后面还有人络绎赶来,而且全都身穿华服。
祝融氏手中的卷轴和*图*书燃烧起来,一缕青烟直冲天穹,那个神秘存在将这一缕青烟吞掉,然后漫天光霞凭空而生,照耀得蒲阪天地通明。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有一条长长的阶梯跨过烈火燃烧的壕沟,直达祭坛顶部。
姬昊一行人穿上了极其正式的奢华长袍,按照负责祭典礼仪的巫殿大巫师的指引,列队从远处向祭坛快步行来。四面八方无数身穿华服的男男女女神色肃穆,拍着整齐的队伍,犹如黑压压的海潮一般涌向祭坛,低沉的脚步声震得地面都在隐隐颤抖。
赤坂山一战,在帝释阎罗宣布退兵后,其实就已经结束。但是姬昊一路押送这么多的俘虏,耗费这么长的时间才返回蒲阪,他在琼雪宫又逍遥过日这么多天,帝舜才带着一批人族高层返回,可见在赤坂山,定然有某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
四周阴风卷起,可见一些朦胧的身影若隐若现,尽情的享受着献祭的兽魂、人魂,以及浓烈的精血气息。
低沉有力的呵斥声在四面八方响起,巫殿的大巫师们目光和_图_书如电,精准无比的指出了每一个人应该站立的位置。犹如海潮一样骚动的人群迅速的安静了下来,大家各安其位,纷纷抬头看着祭坛上站立的帝舜。
‘咚’的一声巨响,云团上钟鼓齐鸣,一道火光直冲高空,一团炽烈的火焰从火光中冉冉飞出,逐渐凝成了祝融氏的身形。身穿红袍,神色肃穆的祝融氏落在祭坛上,双手捧着一个龙皮制成的卷轴,肃然向天礼拜,随后唱起了一首曲调悠远、古朴苍凉的祭歌。
稍微再远一些的地方,姬昊还见到了姒熙、皋陶等人族大臣。
蒲阪的祭天大典,却又比金乌部祭祀天地、祖灵的大典复杂了许多,起码在仪式上就多了十倍不止的流程。姬昊对这些事情没什么大的兴趣,总而言之是别人怎么做,他就跟着做,犹如提线木偶一样僵硬。
“祭!”祝融氏放声高呼,祭天大典最血腥的一幕开始了。
五方五色,倒也和中陆世界以及四荒大陆上古的传统相仿。这么多衣饰统一的人站在一起,一股莫名的肃然和神圣的气和-图-书息突然生出,化为一道沉重的压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祝融氏是大祭酒,在祭祀大典上,就连帝舜都按照他的提点行事。
姬昊默然无语,粗疏的跟着这些人礼拜不停。
围绕编钟所在的云团,一圈圆形的云霞上,数十具蟒皮大鼓散发出淡淡光辉悬浮其上。每一口大鼓的鼓面都有百丈直径,百多名夸父族人站在战鼓旁,极其低缓有力的捶响战鼓,低沉的鼓声同样响彻云霄。
姬昊和几个同伴,被安排在距离祭坛最近的地方。就在姬昊身侧数丈外,分别站着脸色同样紧绷的姒文命、华胥烈、烈山亢等人。
难不成,在蒲阪还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冲突?
天空有一团白云,一架造型古朴的编钟杵在白云上,最大的一口编钟高达三百丈,最小的一口也有十丈大小。两名夸父族人身披华服,手持精金制成钟锤,站在白云上轻轻敲响编钟,钟声悠扬声传万里。
祭坛北方,同样将近十万人,衣饰主黑。
祭坛东方,大片人群衣饰主青。祭坛西方,站立着的人群衣饰主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