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夜酒

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不多时华胥烈、烈山亢走了进来,一言不发的坐在了火坑边。
姬昊下意识的一跃而起,向帝舜肃然行礼。他的心一阵乱跳,姒文命在庆功酒宴后抓自己来姒熙的居所,他知道会有一些机密事情要谈,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帝舜会亲自到场。
端起酒爵,把玩了一下装饰以雷霆云纹的酒爵,欣赏了一下犹如琥珀一样熠熠发光的酒浆,姬昊将美酒一饮而尽。
炎龙剑,山川印,这都是普通巫王都没能得手的重宝,姬昊能有这样的底蕴,怕是他和无支祈之间,还有得是火花四溅的时候。
酒劲炽烈,好像一根烧红的铁柱子从嗓子眼直插小腹,热力四溢,化为滚滚洪流扩散全身,姬昊被烫得龇牙咧嘴,身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子。活动了一下手脚,姬昊筋骨发出‘咔咔’脆响,小小一杯酒,却给他增加了好大一截力气。
“嘘!”姒文命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唇前,压低了声音低声说道:m.hetushu.com“对外,我家只说是虎骨酒。哈哈,这是龙族陨落的上古龙王的骨髓为主料酿造的龙骨酒,但是可不能让龙族的那些家伙知晓。”
姒熙笑着摇了摇头,指着姬昊说道:“找你有事商量,你就不要动手了。拿去整治吧!”
外面有动静传来,两人带来了数十个护卫散布在院子四周,将整个院子牢牢的看守了起来。空气中有强劲的巫法波动扩散开,姬昊感受到几件巫帝级的巫宝被催动,散发出无形的巫法结界笼罩了院子。
一行人很简单的相互见礼问候了一声,随后就围坐在了火坑边,大家人手一个陶盘,一个青铜酒爵,自己切肉,自己舀酒,很是酣畅淋漓的吃喝了起来。
姬昊看了看那条不断扭曲挣扎,足足有三丈多长的毒蟒,笑着说道:“好东西呀,不用做蛇羹,拿来烤烤也好吃的。南荒雨林最多毒虫毒蛇,这些东西我也很会炮制。”
姬昊不知所以然的www•hetushu.com看着帝舜,烈山亢凑到他耳朵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说了出来。
“龙骨酒?”姬昊好奇的看着姒文命。
这些人该怎么处置?
庆功酒宴暂停了不到半刻钟,无支祈认罪后就悻悻然离开了议政大殿,其他人继续吃喝玩乐,尽情的庆祝这场来之不易的空前大胜。
但是实则上,赤坂山一战还有一个天大的麻烦留了下来:当日嬴云鹏带领十日国和东荒的箭手反戈一击,进而又有数十个部族的军队临阵叛变,如今嬴云鹏等部族首领都被秘密囚禁在蒲阪大狱中,那些临阵叛乱的士兵,全部都关押在赤坂山。
华胥烈和烈山亢自己动手喝了两杯酒,众人都不说话,大概一盏茶时间后,房门开启,帝舜、皋陶和另外几个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酒宴持续了一个晚上,然后又持续了整整一个白天,直到第二天的深夜,这场酒宴才尽欢而散。
帝舜一巴掌按在了姬昊肩头,温和的笑道:“垚伯不用多http://m.hetushu.com礼。”
正屋的房门开启,姒熙拎着两条肥美的深潭白鱼,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蟒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屋子里的人,摇头道:“那胖子,叫雨牧的小胖子没来?他做的蛇羹味儿不错呀,可惜我还特意抓了条五花蝰回来!”
对这件事情,帝舜都有点不知所措。
吃喝了一通,帝舜放下酒爵,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同时看向了帝舜。
姒文命坐在火坑边,笑着向姬昊手中酒爵指了指:“试试看,我家阿公酿的龙骨酒,在地气浓郁的灵穴中窖藏了一百八十年,味道不坏。”
所有知道无支祈性子的人都知道,这家伙破天荒的生平第一次认输、服软,只可能是在酝酿更大的暴风雨。而无支祈的滔天怒火发作出来的时候,首当其冲的肯定是新鲜出炉的垚伯大人!
没人这样觉得。
沉默了半晌,帝舜带着一丝苦涩淡然道:“诸位都是我人族重臣,向来多谋算。垚伯是新人,但是新人往往有新的想法、新的念头。今和*图*书日我们集思广益,说说看吧,赤坂山一战,最后的这些麻烦该如何处置?”
姬昊脱了鞋袜,坐在了火坑旁擦得干干净净的木地板上,两个身穿黑色长裙,长发用红色丝带挽了一个很漂亮的坠马髻的侍女悄无声息的走了上来,用石刀切下了几块羊羔肉放在陶盘中,奉到了姬昊面前。
姬昊这才明白,赤坂山一战,看似大家都有了封赏,祭天大典也完成了,庆祝酒宴也结束了,就该好好的过太平日子了。
姬昊龇牙咧嘴的偷笑着,将酒爵递给了一个侍女,侍女轻笑着,又给姬昊满上了一杯。
两个侍女的动作很舒缓柔美,她们用长柄竹勺,轻轻的从酒坛里舀出琥珀色的粘稠酒浆,倒进了一个青铜酒爵中,恭谨的递给了姬昊。
正屋的火坑上面,几头肥嫩的小羊羔烤得焦黄流油,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无支祈认罪了?服软了?被毒打了一顿,这家伙害怕了?
只不过,有心人都注意到了姬昊的炎龙剑轻松贯穿了无支祈的小腹,更注意和图书到姬昊的山川印打得无支祈颅骨碎裂,差点就活活打死他。
姬昊没有回琼雪宫,他被姒文命拉到了姒熙的住所。
两个侍女站起身来,恭谨的从姒熙手中接过了白鱼、毒蟒,悄无声息的走去后面的厨房去了。
茅草顶的小土屋,一群肥肥胖胖的老母鸡蜷缩在院子里,两只大公鸡不时抬起头来,脑袋一点一点的左顾右盼。院子门口,几头驯服的铁齿青狼趴在门槛上,懒洋洋的打着呼噜。
火坑里的炭火上,几个硕大的酒坛子敞开口,美酒已经被炭火烤热,酒香四溢让人醺醺欲醉。
姒熙也在火坑边坐下,很是惬意的伸开了两条长腿,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大大的打了个呵欠:“哎,总算是打完了。但是还有这么多麻烦事情要处置,头痛!”
无数喝得醉醺醺的人被侍卫搀扶着,或者坐车,或者骑上坐骑,或者东飘西晃的打着醉拳,各自回去蒲阪的居所。有酒劲上头的人,站在空地上大吼大叫,大半个蒲阪都能听到这些酒疯子歇斯底里的嚎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