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八章 建议

而且各部的族长和长老也有他们的道理,这些战士在战场上服从自家长老的命令,这有什么错?
很多时候,一些强大的部族势力为了自家利益,硬是不愿意服从人王的命令,帝舜拿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如果是一个部落犯下的过错,比如说墨猿部作出了劫掠俘虏的蠢事,帝舜一声令下,十几万墨猿部的战士就被贬为奴隶,帝舜的权力可以这么做。
雨牧那家伙做的东西味道绝佳,但是卖相可就远不如这碗蛇羹了。姬昊可是见过雨牧作出的蛇羹,花花绿绿的汤水,整条的大蛇蜈蚣什么的泡在汤水中犹如活物,胆小的人根本不敢下嘴。
帝舜咬着牙,半晌没吭声。
帝舜的额头上有冷汗不断流下。
龙骨酒味道很不错。
帝舜罚他百年幽禁不许出世,但是赤坂山一战他堂而皇之的蹦了出来,事后还吹嘘自己立下了多少军功,足以抵消他之前的所有罪过,帝舜能拿他怎样?
夺取那些大部族族长和长老的权柄,将绝大部分权力和-图-书集中在一个人手中?
因为墨猿部触犯了所有部族的利益,所有部族都会支持帝舜,面对所有部族的压力,就算共工无忧都无法挽回那些墨猿部战士被贬为奴隶的命运。
“全部贬为奴隶?”姬昊举着大碗,也有点犹豫的说道。
在战场上,如果这些部族战士违逆了自家长老的命令,那么他们才是犯下了滔天重罪,他们和自己的亲眷,都再也无法在部族中立足,势必受到部族最残酷的惩罚。
但是那些临阵反戈的战士,全都来自于蒲阪的各个强大部族,他们部族的势力极其强大,帝舜想要惩罚这些叛乱的战士,这么多的部族联手,就连帝舜都无法压制他们。
但是人王的约束力有限,人王的权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至高无上。
嬴云鹏等人是他们的长老,他们在战场上,必须服从嬴云鹏他们的任何命令。所以嬴云鹏叫他们调转枪口,对其他部族的人族战士发动进攻,他们服从嬴云鹏的命令行事,他们没有m.hetushu.com任何错!
大家来这里是来商议大事的吧?怎么都变成了酒鬼,只顾着往肚子里灌酒呢?
“那,各部战士呢?”帝舜沉声道:“他们在恶龙湾反戈一击,差点毁了赤坂山防线,差点让我人族陷入灭顶之灾。这些战士……他们的罪……”
“那些部族战士……”姒熙也犹犹豫豫的咕哝了一声。
姬昊操起一个大碗,抢先动手给自己满上了一碗蛇羹,将脑袋闷在大碗里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他一边对蛇羹的美味赞不绝口,姒熙的两个侍女手艺不错,而且她们做出来的东西很是漂亮,乳白色的汤汁、白嫩的蛇肉颤巍巍的好似半透明的水晶块,看上去就有好胃口。
“他们的族长和长老,绝不会答应。”帝舜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了这事,吾已经和他们争论过很多次。但是……这么多的部族联手抵制……那些战士,都是各族的精英,贬为奴隶的话,对他们各部的实力也是一个极大的削弱,他们绝对不会同http://m.hetushu.com意。”
像虞族建立的虞朝一样,一个统一的,权力高度集中的国朝?让人王,成为真正的‘王’,而不仅仅是一个部落联盟的盟主?
肉体力量在飙升,姬昊一人吞下一坛龙骨酒后,肉体力量硬生生翻了一倍有余。
屋子里的气氛骤然死寂一片。
他一边小口抿酒,一边抬起头来笑道:“大家议议吧,这些人,这些事,究竟该怎么处理?”
和姬昊一样,帝舜等人也都在大口大口的喝酒,直喝得姒熙的眼角直跳,心痛得差点没叫骂出声——这龙骨酒用的主料难寻,他手上也没剩下多少坛了。
众人尽情一饱,将蛇羹和两条大白鱼制成的鱼脍吃得干干净净,擦干净了脸上的汁水,这才心满意足的同时吐了一口气。
一杯又一杯,滚滚热流在体内荡漾,五彩火苗急速跳动,姬昊浑身大汗淋漓,毛孔被热力冲开,一缕缕白气从毛孔中喷出,在头顶凝成了一朵小小的白云。
人族部落联盟,仅仅是部落联盟。帝舜名为人王,和图书实则是部落联盟的盟主。数以万计的人族部落,大大小小的氏族、部族联合起来,选举一个有德行、有声望、大家都放心的人出来做人王,为各部裁决大小纠纷,处置各种争端。
“吾,并非一定要惩罚这些战士。”帝舜皱着眉,沉沉的说道:“吾,只是想要立下一个规矩。必须有一个规矩……我们人族,是一个人族。各部战士,不能仅仅听从他们部族长老的话。”
帝舜浑身冷汗,这是被姬昊的话吓出来的。
相互看了一眼,大家齐声欢笑,然后姒文命突然开口道:“嬴云鹏那些长老,罪行深重,必须诛杀。不仅是他们,就连他们的亲眷,也必须贬为奴隶。”
那些部族战士,都是因为嬴云鹏等长老的背叛,一声令下,他们就悍然反戈。从整个人族的立场上而言,这些部族战士犯下了重罪,必须全部枭首示众,最最好的结果,他们也应该全部被贬为奴隶。
姬昊拿着手中陶碗轻轻一旋,抬起眼看了一眼帝舜,又看了一眼姒文命。
嬴云鹏他们这些长www•hetushu•com老叛变,他们命令麾下的战士叛乱,战士们只是按照命令行事,有错的是嬴云鹏他们这些长老——但是这些长老,各部族也愿意把他们交出来严加惩罚!
议议?怎么议议?
两个侍女抬来一个大瓦罐,里面满满的一罐蛇羹。五花大蝰蛇肉质鲜嫩、肥美多汁,用数十种珍稀药草一起烹煮,蛇羹端的是浓香扑鼻,更有极大的滋补功效。
既然这些罪魁祸首都已经被惩罚了,那么这些战士还是各回各家罢!
“我们怎么给他们定罪呢?”姒文命看着帝舜,苦涩的笑着,无奈的摊开了双手。
但是从他们部族的立场上而言,他们却丝毫没有任何错误。
一如无支祈。
“哎,崇伯……不,崇候家的这‘虎骨酒’,果然是一等一的绝品。”帝舜拎着长柄竹勺,将酒坛里最后一勺龙骨酒舀了出来,倒进酒爵里美滋滋的细细品尝。
“那,就学那些异族。他们不是建了一个虞朝么?一个统一的,权力高度集中的……国!”
帝舜很无奈,姬昊看着无奈的帝舜,也感到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