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章 寂灭

中年男子苦苦哀求,只求嬴云鹏交代清楚,在恶龙湾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为什么嬴云鹏会疯狂到让十日国为首的东荒箭手反戈一击,悍然击杀了大批人族精锐,甚至连帝舜的羽人亲卫都折损了近万人!
和往日相比,现在的监房外热闹了许多,众多举止气度都和平民不同,身边环绕着护卫的部族高层站在监房边,脸色难看的和监房内的族人嘀咕着什么。
阿宝双手结了一个道印,口中默诵秘传的降魔秘咒,一股让人心神澄净的奇异气息席卷四周,刚刚跳起来,双眸中隐隐有疯狂之色闪烁的嬴云鹏目光骤然变得冷静了许多。
下一次,他们会否直接丧心病狂的带领麾下士卒,突兀的爆发和其他部族的战争?甚至,他们会作出更加癫狂,更加没有底线的事情?
姬昊不由得笑了:“超脱?解脱?嬴云鹏,你让你麾下的数十万族人陷入危局,你还有脸说这种话?”
一名和嬴云鹏生得有八九分相似,但是比他hetushu.com年轻了一截的中年男子站在监房外,眉头紧锁看着一言不发的嬴云鹏:“阿兄,你为何作出如此蠢事?总要给本家一个交待!”
不弄清嬴云鹏他们发疯的前因后果,这些部族的高层都不放心啊!
而那些监房内的人,那些在赤坂山恶龙湾一战,突然下令族人反戈一击,差点摧毁了整个赤坂山防线的部族高层们,却一个个若无其事的坐在草席子上,神色自若甚至带着很神秘、很古怪的浅浅笑容。
单单嬴云鹏一个人的生死也就罢了,就算嬴云鹏连累了他的所有子女,对于庞大的十日国而言,这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人族议政大殿前,一溜儿简陋的茅顶监房一字排开。
看到这些人油盐不进的模样,看到他们脸上那古怪的、风轻云淡的笑容,阿宝轻轻的摇了摇头:“旁门左道,就知道用这些下作手段。就这样,还想和本门争那天地气运?夺这天地大道?”
嬴云鹤迅速转过身和-图-书来,他深深的看了姬昊一眼,然后肃然向姒文命拱手行了一礼。姒文命向嬴云鹤点了点头,走到了监房边,皱眉看着骤然站起身来的嬴云鹏。
深吸了一口气,嬴云鹏的眸子里狂热的光芒闪烁,他张张嘴,想要说些石破天惊的话,但是远处大树下的阿宝手印变幻,轻轻念诵降魔秘咒,硬生生将嬴云鹏心头恶念压制了下去。
远远的,阿宝双手揣在袖子里,踮着脚站在一株大树上眺望着这边的动静。
大袖一挥,阿宝飞身下了大树,轻声叹道:“一群可怜虫,罢了,就让他们在那极乐之境中归天罢,若是唤回他们神智……对他们而言,反而太残忍了。”
这些站在监房外的人,一个个面色愁苦,紧缩的双眉说明他们心头有着极大的压力。
嬴云鹏淡淡的笑着,看着中年男子一言不发。
中年男子的脸色变得逐渐铁青,俊朗的面孔也渐渐扭曲,他咬着牙,突然压低了声音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嬴云鹏!虽然www.hetushu.com我们有同一个阿爹,但是被逼急了,不要怪我下手太狠!你莫非想要试试本家的酷刑才肯交代?”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嬴云鹏盘坐在地上,他和四周那些同样因为叛乱而被囚禁的部族长老齐齐欢笑一声,双手结成莲花印护在心口,面门上迸射出七彩琉璃光,随后生命气息骤然消散。
面对自家部族高层的低声喝问甚至是怒声喝骂,这些人心情好就随口应付两声,心情不好就干脆一句话不说。任凭有些脾气暴躁的部族高层用他们的亲眷家属的安危进行威胁,他们依旧无动于衷。
手指处,嬴云鹏指着姒文命,指着嬴云鹤,指着四周的部族高层齐声狞笑:“你们……呵呵!”
这次他们是在恶龙湾玩了这么一手,下次会是在哪里?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个姿势盘坐在草席上,双手很舒缓的放在膝盖上,眯着眼,带着笑,风轻云淡好似闲云野鹤,说不出的悠闲自在。
远处原本已经走远的阿宝骤然回头,见到姬和*图*书昊靠近了嬴云鹏,他大袖一挥,脚下一缕轻云生出,几个大步身形闪烁,轻快无比的又往回走了一段路,轻轻摇头站在了一株大树下远远看着这边。
古怪的笑了一声,嬴云鹏看着姬昊沉声道:“我……我想要说……你,姬昊,原本我们可以成功……但是你……你坏了我们的好事!你等着吧,我们……不会这么轻松放过你!”
嬴云鹏轻轻一叹,终于开口了:“嬴云鹤,尔等无知生灵,在红尘泥泞中打滚挣扎永世沉沦。你们永远不会明白超脱的愉悦,永远不明白解脱的欢喜。和你们这些人,我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姬昊和姒文命大步走了过来,正好听到了嬴云鹏的这番话。
帝舜和一众人族重臣,执意要对这些叛乱的战士严加处置,如今好些个部族联手,正在和帝舜顶牛呢。
“最多一年时间,蒲阪的事情就会传回十日国。到时候我那些侄儿侄女会是什么下场?你一点儿都不为你的骨肉担心么?自家兄弟,不相信你会作出那和*图*书种事情!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嬴云鹏麾下的那数十万东荒箭手,可都是东荒各部,尤其是十日国的精锐!
张了张嘴,本来想要当着众多部族高层的面,做一些惨厉的事情将姬昊拖下水的嬴云鹏喘了几口气,怪声怪气的指着姬昊冷笑道:“姬昊,我知道,我儿子,还有我那侄儿,都是因为你而死。但是我不怪你,活着是一件多么困苦的事情,你让他们超脱了,我应该感激你。”
靠近议政大殿正门的一间监房内,就是前些日子,姬昊因为戊山部矿脉的事情,曾经被关押过的监房中,嬴云鹏席地而坐,脸上同样带着那种风清云淡,让人恨不得一拳打碎他整张脸的怪异笑容。
现在各个部族的高层都很想弄清楚,嬴云鹏他们这些参战的长老,究竟是发了什么疯,作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但是狂轰滥炸了许多天,这些长老硬是一句实在话都没有交代。
他目光深邃而飘忽不定,犹如神灵高坐云端,凡人根本别想弄清他究竟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