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四章 旅途

数十里外,一伙藏身在长草中的流浪部族的战士悻悻然的摇了摇头。
沉闷的蹄声传来,扎木带着一队仆兵,骑着一头战兽狂奔而来。
喘了一口气,扎木向姬昊鞠躬行了一礼:“尊敬的主人,这几天总有人在远处窥视,需要您忠诚的仆人去将他们全部消灭么?”
但是现在他可不是孤身一人,庞大的迁徙队伍绵延数百里,他是这支迁徙队伍的核心,是那些心神未定的奴隶心中的精神领袖。有他在队伍中跟随,所有人都觉得心里踏实,所有人的工作效率、赶路的速度都会提升许多。
淫雨霏霏,肥沃的土壤变得粘稠湿滑,满载的大车‘骨碌碌’的驶过,木质车轮在地上留下了一尺多深的车辙印,拉车的独角蛮牛累得气喘吁吁,鼻孔里不断喷出团团热气。
沉闷的步伐声传来,一支身披重甲的精悍战士拎着长枪长戈快步走过,他们步伐如风,眨眼间就顺着队伍从后到前巡视了一遍。向队伍前方m.hetushu.com的将领复命后,这支重甲精锐又快步返回,向队伍末端巡视了过去。
这支规模庞大的迁徙队伍很显然是一块大肥肉,但是看看他们随行护卫的装备,他们这些流浪部族还没资格打他们的主意。
离开蒲阪已经快有一个月,但是按照这个速度,庞大的迁徙队伍起码还要七个月才能抵达垚山。这种事情急也急不来,如果是姬昊孤身一人,他骑着鸦公,最多半天时间也就赶到了。
出发的时候,姒文命等人都来送行,还为姬昊举行了热闹的祭祀天地鬼神、祈求福运的祭典。
但是野狼们距离队伍还有数十丈远,尖锐的箭鸣声撕裂空气,数百支箭矢带着森森寒气破空袭来,穿透了这些野狼的眼珠,深深扎进了他们的脑袋。
姬昊站起身来,车顶棚离地有两丈多高,他眺望远处,透过浓密的水雾,能看到一些衣衫简陋的流浪部族在远处张望。姬昊放出神m•hetushu•com念,大网一样的神识扫过这些人的身体,发现他们当中并无多少高手,就轻轻地摇了摇头。
在蒲阪采购好了所需的物资后,姬昊并没有多做逗留,他留下了一部分人手负责打理琼雪宫,然后带着自己购买的战士和子民,踏上了前往垚山的道路。
精良的重甲和产自脩族大匠之手的长枪长戈寒光隐隐,不时有细密的符文在甲胄和兵器上亮起,犹如电光一样一闪而过。眼尖的人都知道,能够使用这种顶级军械的,绝对都是大巫级的精锐战士。
嗯,‘家’这种东西,自己到哪里,那里不就是家么?
队伍正中位置,一架由三十几头象龙兽拖拽的大车上,姬昊盘坐在车顶棚上,任凭雨水泼洒在身上。
车驾上装满了粮食辎重,好些孩童挤在高高的辎重堆上,用皮子遮挡着身体,身体随着车驾的前进而左右摇晃,在湿滑的雨水中昏昏欲睡。
十几里外,一支野狼群突然从长草中涌了出www•hetushu.com来,露出獠牙向最近的几辆大车飞扑上去。
带着斥候队伍向前哨探了数十里地,风行喝停了坐骑,轻轻的拍了拍他热气腾腾的脖子。回头看了看雨幕中犹如一头庞然巨兽缓慢前行的大队,风行沉声道:“都仔细一些,这是咱们自家的队伍,一定不能出任何的纰漏!”
前方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风行急忙抬起头,数里外,雨幕中,十几个男女正仓皇逃窜而来。
‘吁~’!
说道‘咱们自家的队伍’,风行的脸都隐隐放出一丝红光。
手按长弓,风行自嘲的笑了起来,甚至脸皮都有点发红。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有这么脆弱的想法?
在队伍的最前方,风行骑着一头背生鳞甲的龙马,带着一支轻骑在前哨探。
大群大群的牲口发出低沉的叫声,在雨幕中缓慢前行。每一群牲口都有专门分配的人照顾,年轻力壮的青年男子骑在坐骑上,手持长杆,欢快的唿哨着,约束着乱走的牲口。
队伍http://m.hetushu.com中的青壮女人则是前后奔波,她们带着驯服的战兽,大声呵斥着让那些乱跑的少年乖乖的跟上队伍,随时警惕有人掉队,不时要检查身边那些车驾上的物资是否捆绑妥当,更要当心那些车驾上的孩童会不会从车上摔下来。
姬昊感受到了姒文命他们的热情和真诚,但是也从围观的人群中,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所以一路上,姬昊都着人严加防范,自己也做好了随时应变的准备。
姬昊是他的朋友,垚山是姬昊的封地,姬昊被封为垚伯,功劳当中也有他风行的一份。很莫名的,风行对于垚山就有了一份归属感。
天气很不好,从离开蒲阪开始,就一直在下雨。
一支皮肤黝黑的闇族仆兵策骑狂奔而来,他们欢声大笑,将这些击杀的野狼一把抓起,整齐的码放在了车驾上。数百头野狼,又是一笔肉食到手。
扎木和一众闇族将领大气都不敢出的向姬昊深深鞠躬行礼,越发勤奋、勤勉的策骑四处奔波,大声训斥自己http://www.hetushu.com麾下的闇族仆兵,将整个队伍守卫得水泄不通。
“他们不招惹我们,就不要理睬他们。警告你的属下,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许杀伤任何一个人族。”姬昊低头看着扎木,再次的警告他和他身后的那些闇族军官:“记住,一个人族的命,要用你们一百条性命来还。我可以给与你们赏赐,也可以给与你们死亡!”
如果他不在队伍中,这支迁徙队伍会立刻变成一团散沙,搞不好还没到垚山呢,半路上人就走失一大半了。
浩浩荡荡的队伍左右拉开了十几里宽,前后不见首尾。
所以虽然路途遥远,天气也不好,姬昊依旧待在队伍里,而且放弃了温暖干燥的车厢,故意坐在车顶棚上,还不时的到处溜达一圈,故意让所有子民都能看到自己的身影。
风行隐隐觉得,从未见过的垚山,居然有一种‘家’的感觉。
大车体积极大,长有近十丈,宽有三丈许,光溜溜的车顶棚上就姬昊一个人,他双手变幻印诀,正在练习阿宝传授的各种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