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七章 盘根

妙凤笑吟吟的连连点头,看向尸道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无穷孺慕之意,就好像刚刚出生的婴孩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满心里都是亲近、欢喜的意思。
冥道人双手一晃,一黑一白两柄长剑突兀跳了出来,他手持双剑,冷眼看着尸道人沉声道:“先吃我一剑!”
黑光一收,冥道人和那金属门户同时消失不见。
妙凤笑了笑,手指一弹,那颗小小嫩芽就离地飞起,落入她掌心。青白二色神光一卷,嫩芽融化,变成一滴蕴藏了庞大生命精气的绿色枝叶悄然融入她手掌。
尸道人袖子一挥,一柄通体苍白,没有任何杂色的长剑落在了妙凤手中,随后是一颗拳头大小,同样惨白色的大珠散发出万缕寒芒,悬浮在了妙凤面前。
“剑名戮灵,供你炼魔御劫之用;珠名阴牝,可护持元神,分化分身。”尸道人看着妙凤冷声说道:“这是你祖师赐下重宝,你且放心使用,只管努力精进。”
冷冷一笑,尸道人左手一翻,掏出了和图书一口七宝镶嵌的净瓶,随手倒出了一道宝光莹莹,有着八种瑰丽色彩的泉水。凤歧的本命精魂欢呼一声,迅速没入了泉水中,就能看到泉水中一头凤凰虚影逐渐凝聚,变得越来越凝实。
“老师!”凤歧颤巍巍拜倒在地,额头紧紧贴在地上。
一刻钟后,一声轻鸣冲天而起,莲花瓣枯萎碎裂,化为点点精光消散。彩莲子已经消失无踪,就看着一丝不着的凤歧从莲花瓣中飞身而起,身体一晃,点点火光就在她身上凝成了一件华美的五彩长裙。
那株数人合抱粗细的大树骤然飞灰,原本的树桩处一颗嫩芽悄然迸放,在风雨中轻轻摇晃。
双手结了一个法印放在胸前,尸道人冷笑道:“我来蒲阪,可有资格?”
“太奢华了些!”尸道人摇摇头,手一指,凤歧身上长裙粉碎。他向身边一株大树一指,大树纤维纷纷剥离,‘嗤嗤’有声相互交错编织,眨眼间一件灰白色粗陋的长衫凭空织成,轻盈hetushu•com的洛在了凤歧身上。
冥道人身体一晃,退回了空气中的黑色门户前,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的尸道人。
过了许久,冥道人才冷声说道:“你来,意欲何为?”
“本门广大,普度有缘之人,凤歧,今日之后,你名为妙凤,当为我座下护法。”尸道人咧嘴一笑,嘴里两排金灿灿的牙齿反射出一缕寒光,手指一点,一颗八色彩莲子喷吐着祥光瑞气,在数十枚莲花瓣的簇拥下从他袖子里飞出。
尸道人呆了呆,突然冷冽一笑,站起身来向冥道人微微欠身行礼:“道友!”
妙凤身体微微一晃,原本她眸子里充盈的,凤凰一族凤凰神炎特有的五彩光晕急速消散,慢慢的一抹极其幽深介乎于生死之间的青白二色幽光从她瞳孔深处慢慢涌出。
轻轻一笑,尸道人的三截身体腾空飞起,骤然化为无数金灿灿的光点盘旋飞舞了一番,然后向内一合,他又浑然如初的站在了冥道人面前。
尸道人高高举起双手http://www•hetushu•com,冷声说道:“勇猛精进!妙凤,你可知什么是勇猛精进?为师如此就是!”
尸道人眯了眯眼,摊开双手笑道:“本门……”
凤歧精魂凝聚的凤凰虚影欢笑着往那颗彩莲子中涌入,数十片莲花瓣向内一合,将莲子团团包裹。一缕缕五彩凤凰神炎从莲花瓣中喷出,烧得尸道人面前的空气一波波的扭曲震荡。
三截身躯倒在地上,妙凤骇然瞪大双眼,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
尸道人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寂灭神光的妙用不仅如此,好生参悟,为师的寂灭本论,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
冥道人沉默了半晌,淡淡的说道:“大家各行其道,你别扰了我的大道,我就不来妨碍你们。”
距离蒲阪万里之遥,山洼之中苦风凄雨。
尸道人坐在一个枯黄茅草团成的草窝里,面无表情的手指一弹,一缕凤凰虚影喷出,凤歧的本命精魂化为丝丝火光悬浮在他面前,不断发出‘啾啾’鸣叫。
妙凤兴致勃勃http://m.hetushu.com的抓起长剑、宝珠,周身隐隐有青白二色神光涌出,她突然大袖一挥,一道青白神光化为丈许方圆的大手喷出,悄无声息的按在了数十丈外的一株大树上。
冥道人‘嘿嘿’一声冷笑,深深的看了尸道人一眼,身形一晃退回了门户中。
一声冷飕飕的轻叹声远远传来,十几丈外一条黑色光线凭空出现,细细的黑光向两侧拉开,露出了一扇黑漆漆的金属大门。门户开启,身披黑袍的冥道人一步从门中迈出。
“入我门来,当修本门无上神通。我有寂灭本论三篇,正合你凤凰一族涅槃之意,你当努力研修,不要落了为师的脸面。”尸道人手指一点,一道光影没入凤歧眉心,他叮嘱道:“从今以后,你就是贫道坐下护法妙凤,往事种种,全都忘却罢!”
双剑一分,冥道人诡秘异常从尸道人身后冒出,黑白二色剑光一旋,尸道人头颅高高飞起,已经被一剑枭首。同时他的身体也拦腰中断,冥道人一剑砍掉他的脑袋,另外一剑直接和_图_书拦腰扫了过去。
妙凤身上的气息也变得非常的诡异,原本高高在上、骄傲矜持的凤凰一族的长老,此刻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万年古墓门前经历了无数年风雨洗礼的墓碑,就算矗立在阳光下,依旧给人一种森森阴冷、不容接近的冰冷感觉。
妙凤的气息就变得强大了一些,皮肤色泽也比刚才好看了许多。
尸道人眯着眼,带着一丝蛮横之色上前逼近了一步,他厉声喝道:“我若扰了你的大道,冥道人,你能奈何得了我?尊你,称呼你一声前辈、道友,不尊你,你这藏头缩尾的家伙,也敢与我等并列齐名?”
冥道人阴沉着脸看着尸道人,犹如实质的黑色雾气不断从他身上升腾而起,化为数十条巨大的触手在他身后摇摆不定。四周气温急速下降,不多时十几里方圆的山野都被一层黑色的薄冰覆盖。
偌大一颗大树全部的生命精气全都集中在了这一颗嫩芽中,小小的嫩芽越发显得娇艳青翠,好像绿色宝石雕刻而成的珍品,盈盈绿意好似要从芽片中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