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九章 争夺

大车上捆扎的辎重被解开,大量的木杆、竹竿矗立,巨大的帐篷很快就撑起。沿着帐篷四周挖开排水的沟渠,用巫法将帐篷内的地面烘干、烤得坚硬结实,一座遮风避雨的舒适帐篷很快成型。
巨响传遍百里,姬昊运足法力,声音犹如龙吟远远传开:“就地扎营休息,快烧姜汤驱寒。尤其是女人和孩子,先把女人和孩子安置妥当!巡逻队伍,严加戒备!”
所以一路上,除了姬昊、阿宝、蛮蛮和太司四个人,队伍中的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做出过激的反应。
地上的泥泞已经有一尺多厚,队伍中的大车在泥浆中艰难前行,拉车的大牲口不断发出低沉的喘息声,有时候前进两步,就会被沉重的大车带得向后滑退大半步。
巡逻的队伍越发频繁的往来奔走,有巫殿借调的巫师绕着宿营地施展巫法,裂开地面铺设壕沟。宽二十丈、深百丈的壕沟下面密布嶙峋尖石,普通兽群和袭击www.hetushu•com者根本无法靠近营地。
中年男子摊开双手,苦涩的说道:“大人,我们分成了九个部落,有三十七个村寨,我们族人,一共有一百二十多万!”
“少司,太司,你们留在营地盯着!”姬昊用力拍了拍大车顶棚,脚下一片水云升腾,托着他的身体快速向前飞驰。
侧耳倾听,狂风呼啸而过,风行耳朵边隐隐有青色的风旋浮现,血脉中神秘的力量催发出来,哪怕在暴风雨中,风行依旧能清楚的听到附近十几里内的任何动静。
风行在前哨探的时候,十几个男女狼狈的跑了过来。不等他们靠近,风行拉开长弓,连续三支箭矢激射而出,深深没入了最前方一个男子脚前三尺远的地面。
‘呼’的一声,蛮蛮快步狂奔,犹如一条暴龙穿过雨幕,在她身后留下了一条长有百丈的清晰痕迹。
姬昊在蒲阪得罪的人不少,尤其是他在庆功酒宴上毒打了无支祈,谁知和*图*书道那凶暴猴子会作出什么事情?
风行的脸色变得很古怪,自家兄弟战死了,兄弟们聚集起来,要杀死自家兄弟的继承人,瓜分兄弟的族人和领地?这种事情,在中陆世界和四荒大陆都不罕见!
“姬昊,前面有动静!风行已经带人赶过去了!”
那些青壮正在雨水中奋力的扎下栅栏,将那些大牲口驱赶进临时制成的兽圈内。
“有热闹么?”蛮蛮兴奋得从车窗里钻出了半个身体,不等雨牧回答,她就从车窗里窜了出来,拎着两柄大锤撒开步子就向队伍前方狂奔而去。
“你们是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紧握长弓,风行手指夹着一根箭矢,向实力最强的那个中年男子指了指。
“不许靠近!是敌人还是朋友?这是垚伯的队伍,你们想要袭击垚伯大人么?”风行声色俱厉的大声呵斥,他身后的轻骑已经纷纷拔出了长矛严正以待。
姬昊站在大车顶棚上眺望四周,庞大的迁徙队伍中和图书竖起了数万个大大小小的帐篷,所有的女人和孩童第一时间安排妥当了。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雨牧用他那口大铁锅盖在头顶,撒开大步朝这边狂奔了过来。
十几个男女已经跑得面色惨白,被风行射出的箭矢吓了一跳,他们一个趔趄狼狈的摔倒在泥浆中。一个男子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沾染了满身污泥,好容易才狼狈的抬起了头尖声嘶吼:“救命啊,救命!天哪,他们哪里是我们的族人?他们比最凶残的恶鬼还要凶狠!”
这家伙体型越发肥胖,沉重的脚步落在地上,就好像炸弹一样,炸得泥浆四溅,‘啪啪’声中雨牧快速跑到了大车旁,狠狠的抖了抖身体,浑身肉浪翻滚,满身的雨水飞溅。
在张开的帷幕下,大堆大堆的篝火熊熊燃烧,巨大的瓦罐接满了雨水,大块大块的老姜、野葱还有一些驱寒壮力的药草丢进瓦罐中,加上一些肉块、骨头和食言,很快就炖得浓香四溢。
风声,雨声http://www.hetushu.com,小型野兽奔跑过泥浆的‘啪嗒’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动静。
风行的眼皮抖了抖,向后看了看。
雨下得更大了,拇指大小的透明雨珠劈头盖脸的打下来,砸在地上‘啪啪’作响。
风行迅速向后方发出了预警信号,眸子里青光闪烁,警惕的打量着这些人。十几个男女的实力不高,最强的一个中年男子也就是小巫境一二层的水准。
“这里距离蒲阪,可不多远啊!”风行眸子里青光突然一闪:“你们有多少族人?”
“大人,救救我们族人吧!救救我们!”
已经将效忠对象转成姬昊的扎木长啸一声,迅速召集了几支巡逻队伍,凑齐了两千多人,骑着战兽紧紧追随在姬昊身后。每跑过一段路,扎木都会放声大吼一通,于是营地内的战士们就越发的打起了精神。
在蒲阪预先订制的构件被取了出来,营地中的工匠‘叮叮当当’敲打了一会儿,上百座高达百丈的箭塔就矗立在了营地各处。数和-图-书百名箭手哨兵爬上箭塔,一边啃食干粮,一边警惕的眺望四周。
他身后的轻骑战士们,呼吸都骤然重了许多。
但是蒲阪,人族统治核心的蒲阪,这是一个多少要讲道理的地方。在蒲阪周边,风行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姬昊站在车厢顶棚上,看了看天空厚厚不散的雨云,再看看陷在泥浆中前进速度越发缓慢的队伍,双手结印向天一挥,一颗人头大小的火球冲天而起,在离地数里的高空爆炸开来。
一群男女声嘶力竭的哀嚎着,颠三倒四的哭喊着要风行救命。
“大人,我们是屺伯的子民!我们族长是屺伯的幼子,这次大战,我们族长和族中所有强大的战士都战死了,现在我们族长的兄弟们,要杀死我们的少族长,要瓜分我们的族人和领地!”
迁徙队伍中的男女老少同时吐了一口气,这样的大雨,实力强大的小巫、大巫自然无所畏惧,但是普通平民还有那些孩子,已经被冰冷的雨水弄得浑身僵硬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