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九章 招降

罗盛的大吼声让罗山身体微微一颤,他突然举起了屠灵雷龙轰,就要给罗盛狠狠的来一下。
身高七八丈,体长十几丈,身躯高达雄壮、防御力惊人的红毛蛮象哀鸣一声,粗壮有力的四条大腿骤然一软,庞大的身躯沉甸甸的砸在地上,四周的地面同时颤悠了一下。
烈山旭重重落地,他举起青铜印玺,看着姬昊放声笑道:“姬昊,罗盛才是屺伯!他已经是屺伯!”
甚至罗山部族的那些长老和战士已经齐齐举起了兵器,声嘶力竭的高呼‘少族长威武’!
烈山旭怒吼着化为一道狂风冲了过来,他手持一枚青铜制成的大印,声嘶力竭的咆哮着:“罗盛已经得到蒲阪承认,他现在是屺山领屺伯!谁敢杀他?谁敢杀他?”
好一个烈山旭,好一个旭帝子,果然是背景雄厚,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在短短几天内操作妥当!
姬昊的队伍中一阵大乱,但是没有人出列。
他更有了一个好师叔,新鲜出炉的人王宠臣,在赤坂山立下大功,在蒲阪和-图-书有着雄厚背景的垚伯姬昊。
薄薄一片黑色龙影犹如利刀劈空,带着惊天动地的龙吟声、雷霆声呼啸轰出。前方围攻风行的数十名大巫强者身体还在半空中,还没来得及落地,雷龙轰就狠狠的砸进了他们密集的队列中。
他们两个都不开口,其他人更加不会阻止罗山。
姬昊阴沉着脸,一把抓着罗山的小手,踏着一朵水云冲上了天空,悬浮在离地百丈的高空。
一道残留的雷光从天空落下,狠狠击打在罗盛乘坐的红毛蛮象头上。
阿宝只是憨厚的笑着。作为修炼之人,杀戮之心太重是不好的,容易走火入魔,容易带来各种负面影响。但是自家的徒弟要杀人,呵呵,呵呵,看看禹馀道人是怎么做的?
罗盛吓得嘶声怪叫,他一跃而起,狼狈的向着后方大营逃去。他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救命,救命啊!你们这群混蛋,快来救我!我是屺伯,我是屺伯罗盛!”
‘我是屺伯,我是屺伯罗盛’!m.hetushu.com
雷光劈下,罗盛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救命’!
“你们还不速速归顺,还等什么?你们莫非要归顺一个外人?”
以禹馀道人的出手,以阿宝禹馀道人开山大弟子的身份,赐给他用来保命御魔的宝贝可想而知是何等利器。完全不用半点儿法力催动,只要有一声咒语,以师门秘咒催发,这件杀戮利器就能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阿宝则是一挥手,罗山释放的屠灵雷龙轰所化黑色龙影轰然消散,半点儿雷光都没有剩下来。
他们凄厉的哭喊挣扎,他们的毛发扭曲、枯萎、燃烧,然后和他们的身体一样在电光中被一丝丝的碾碎、打磨成粉末,最终化为一缕青烟飘散,就连半点儿渣滓都没剩下。
印玺熠熠生辉,烈山旭举着大印放声狂笑,他指着姬昊的迁徙队伍厉声喝道:“屺山领的子民,还不快来参拜你们的屺伯?”
‘少族长’?在屺山领内,能够被称之为‘少族长’的,只能是罗霖的直系血脉,只能是他的血肉至亲和图书
虽然年纪幼小,但是这个时代的孩子懂事得早。罗山知道自己的父亲战死,和自己的阿公,也就是屺伯罗霖一起在赤坂山战死。他知道自己的母亲被三个叔伯戕害,已经尸骨无存。
黑色的电光席卷方圆里许之地,数十名大巫的身体在电光中发光、发亮,近乎半透明。
在烈山旭刚刚和青梅饮酒的山头上,两个烈山旭的心腹巫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们一路奔波,用最快的速度往返蒲阪,终于赶在罗盛被罗山击杀的瞬间,将蒲阪批复的公文和屺伯印玺带了回来。
所以罗山怒啸一声,再次念诵咒语,一道黑色龙影狠狠的向着罗盛劈了下去。
姬昊骇然抬头,这才三四天的时间,罗盛居然就得到了蒲阪的承认?
但是现在,他有了一个好师傅,法力无边、深不可测的宝道人。
他还有了一群爱护他,同样也个人实力强悍异常,甚至连传说中的赎魂秘法都能使用的长辈。蛮蛮、少司、太司、雨牧、风行一行人,个个都有着惊人http://m•hetushu•com的实力和更加惊人的潜力。
一轰劈得青梅重伤遁逃,罗山双眼骤然一亮。
数十个大巫身上的甲胄一层层爆开,一层层符文粉碎崩解,刺目的光芒照得天地通明,无数符文在电光中崩解,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那些蕴藏了强大防御力的符文是如何在电光的侵蚀中,一点一点、一层一层慢慢碎裂开的过程。
一旦罗盛被劈死估计烈山旭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只差一点点,只差这么一点点,罗盛就会被劈死。
“他是屺伯唯一的血肉至亲,是屺伯唯一的血脉后人。”
男子汉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在南荒的时候,一个男人如果不敢守护自己的族人和领地,不敢为自己的父母报仇,这是一个所有人都看不起的软蛋。姬昊很欣赏罗山干净利落的出手,男人嘛就该这样。
符文闪烁,雷声震天,电光刺得人眼睛剧痛,数十个大巫齐声惨嚎。屠灵雷龙轰,这是阿宝入道之初的炼魔至宝,也就是他抵御外魔侵害,说白了就是他刚刚踏上修道大路和图书时禹馀道人给他保命的宝贝!
姬昊和阿宝眯着眼,带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冷笑看着青梅狼狈逃窜,罗山已经举起屠灵雷龙轰,又是一声咒语念了出来。
‘少族长威武’的吼声惊天动地,上百万人齐声高呼,犹如雷鸣般呼喊声远远传开,罗盛带来的那些战士当中好些人同时愣住了,他们同时向这边看了过来。
“屺伯的子民们,这是你们屺伯罗霖仅存的血脉罗山!你们应该知道他,你们也应该认识他!”
小孩子心性嘛,被人欺负惨了,好容易有了一座强大的靠山……
姬昊没吭声,只是笑看着罗山。
数百团水缸大小的黑色雷光从天空落下,雷光爆开,无数条拳头粗细的黑色电芒在这些大巫披挂着重甲的身体之间往来流转,犹如无数条疯狂的毒蛇。
得到新鲜玩具的小孩子,又不懂事,自然要将这玩具多多摆弄几下。
他更知道自己已经死过一次,如果不是自己被阿宝看上,他已经死得无声无息,他父亲留下的族人和领地,都已经被那些如狼似虎的亲属侵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