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九十章 密使

高楼顶层没有隔断,整个楼层就是一间巨大的雅间。
用力一拍玉台,无支祈指着烈山旭喝道:“当着帝舜的人,一棍子打死那小子倒是容易,那小子是帝舜册封的垚伯!老子打死了他,帝舜追究起来,你给我扛着?”
“羿神太子?我是烈山氏帝子旭!”烈山旭肃然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嬴云鹤淡淡一笑,把玩着酒盏幽幽说道:“大兄死了,我是很伤心的。大兄死得不明不白,但是我十日国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不管是谁在背后算计我大兄,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
“某,羿神!”羿神冷冷清清的喝道:“奉密令,从今日此刻起,东荒万族在中陆世界所有人手,皆奉我号令行事,违令者……灭族!”
嬴云鹤站起身来,猛地推开了面朝着那一片极大平地的落地窗。狂风卷着大雪就冲进了雅间,他冷声笑道:“有什么好看的?当然有好看的!既然请了两位过来,两位都和那姬昊是有仇怨的,以后大家还要多多倾力配合才是。”
“谁www•hetushu.com来了?”无支祈擦了擦油腻腻的嘴,随手在一个女郎的胸口摸了一把,留下了一个油手印。
无支祈和烈山旭同时站了起来,很是严肃的看着第一个掠进屋子的青年男子。
“吓老子一跳,还以为你小小年纪就已经……原来还就是一个小小巫帝嘛!”
无支祈怪眼一翻,用力的搂着两个女郎咧嘴怪笑:“反应?小崽子,你要你家大爷有什么反应?冲到垚山去,一棍子打死那小子?我倒是想,但是你知道不知道,那小子身边有帝舜派出去的三百辅官,帮他熟悉政务……未尝不是在护着那小子!”
烈山旭咳嗽了一声,沉声说道:“嬴云鹤,你大兄和姬昊有仇。你那两个侄儿的死,也和他脱不开关系。”
烈山旭呆了呆,讪讪的说道:“你什么时候又把帝舜放在眼里过?”
无支祈也不客气,美酒佳肴流水般吞咽下去,双手还用力抓住两个女郎的身体到处揉搓。
嬴云鹤斜斜的看了烈山旭和_图_书一眼,冷冷的说道:“不用你提醒,不说我大兄和他的仇怨,单单他出身金乌部,我十日国就容不得这小子继续活下去。但是和无支祈大人一样,我们没蠢到闯进一个‘伯’的领地,当着帝舜派出去的人强杀一个‘伯’!”
“臣嬴云鹤,参见羿神太子!”
无支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羿神,突然不屑的‘桀桀’怪笑几声,又放松的坐回了原位。
鹅毛大雪席卷蒲阪。
无支祈坐在一张硕大的玉台后面,一左一右簇拥着两个身材火爆、作风泼辣的娇艳女郎。她们不断用自己丰腴的身体磨蹭无支祈,或者给他倒酒,或者给他夹菜,尽情卖力的讨好着他。
烈山旭则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羿神不仅仅是巫帝,而且是底蕴极其雄厚的巫帝,实力深不可测的巅峰巫帝。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就给烈山旭一种致命的威胁,好似他随意看自己一眼,就会有箭矢将自己射得稀烂。
伴随着飓风呼啸声,一头异常巨大的星空灵龟慢悠悠的从天而降,和-图-书粗大的四足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嘎吱’声中,铁石铺成的地面发出细微的呻吟声,四周的楼房同时颤抖了一下。
十日市的东边有一处极大的平地,铁石铺地,打磨得镜子一样光滑。在这块平地的旁边,一座高楼高高耸立,楼中觥筹交错、笑声不绝,更有女子娇媚的笑声波浪一般飘出,勾得人心里痒酥酥的。
嬴云鹤口中的羿神太子身材高挑瘦长,气息凌厉刚硬,站在那里就好像一根锋利的箭矢。他身高一丈六尺,皮肤莹白如雪,却透着一股子肃杀的金属寒光。羿神的面孔生得刚硬异常,眉毛、鼻梁、嘴唇、乃至面部线条,都好像大斧劈砍而成,尖锐阴冷没有半点儿柔和的弧线。
四周房屋中有大量十日国的战士冲了出来,迅速在平地上集中。
数十条黑影从灵龟背上的城池中激射而出,犹如箭矢一样窜了过来,他们冲进了雅间,然后嬴云鹤关上了落地窗,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大礼参拜。
无支祈冷哼一声,抓起一壶酒一口气灌了下m.hetushu.com去,盯着玉台上的花纹自言自语:“话,不是这么说的。老子被帝舜惩罚,被罚幽禁百年,偷偷摸摸跑出来去赤坂山打一场,将功赎罪,这话是说得过去的。”
烈山旭顿时好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去,他有气无力的哼哼道:“既然如此,你嬴云鹤没事请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看雪景么?这白茫茫一片,有什么好看的?”
四周的战士迅速将一架架大车赶了上来,巨龟张开大嘴,战士们往他的嘴里倒进去一车一车的精盐,不断的给他嘴里丢进去大块大块的凶兽兽肉,更不时给他嘴里塞几块闪亮的巫晶。
梁柱上镶金嵌玉,地板上装饰以明珠宝石,雅间装饰得极其奢靡。外面大雪纷飞,但是房间内却是炭火融融,暖洋洋得让人忍不住打瞌睡。
狂风卷着大雪扫过十日市的大街小巷,街头行人寥寥,好些店铺的掌柜颇有些恼怒的站在自家门口,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暗自问候着老天爷。
嬴云鹤坐在另外一张玉台后面,把玩着一支金杯,眯着眼看着尽情和-图-书酒宴作乐的无支祈。他身边也有两个美丽的少女,但是两个女人静悄悄的,乖巧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
正上方一张玉台后,烈山旭抓起大碗,狠狠的干了一碗酒下去。用力的打了个饱嗝,烈山旭突然重重的拍下酒碗,指着无支祈放声喝道:“无支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当着这么多的人族臣子被打了一顿,一年多快两年哪,你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但是当面打死帝舜册封的‘伯’……嘿嘿,不是帝舜,而是天下所有的‘伯、候’都要杀我。”无支祈怪眼一翻,眸子里血光闪烁,冲着烈山旭冷笑道:“你当你无支祈大爷真是蠢蛋么?”
烈山旭呆了半晌,扭头看向了嬴云鹤。
高空有低沉的咆哮声传来,高处的云层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风雪都围绕着那个漩涡在急速的旋转。一股强大至极的威压当头袭下,一个巨大的黑影冉冉撕开云层,从高空缓缓降落。
嬴云鹤额头触地,恭声应诺。
巨龟喘息着,慢慢的趴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