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九十四章 香女

她的衣衫破烂,原本好好的一件白色长裙,硬是被扯破了好多窟窿,露出了大片大片白皙滑腻的肌肤。风雪凛冽,少女暴露在外的皮肤被冻得发青,更是凭空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感觉。
“不打了?打完了?”蛮蛮万分失望的将锤子往地上一丢,‘咚咚’两声巨响,附近的地面狠狠的颤悠了几下。如此威势不仅仅是那少女,就连虬髯大汉和他身后的长老们脸色都不由得扭曲了起来。
如此美艳的少女,更带着惊世体香,姬昊不由得眼睛一亮看向了虬髯大汉:“此女,从何而来?”
“哈哈,做牛做马?你又没长蹄子,姬昊怎么骑你才行?你这么嫩,也没办法放鞍子,就更没办法骑了。我身边正好缺个端茶送水、洗衣铺被、清扫房间、烧洗澡水的……你生得这么香,不让人讨厌呀,就你了!”
姬昊看看蛮蛮,再看看少女,用力的摸了摸蛮蛮的脑袋:“好了,这丫头也是个苦命人,以后就留在你身边当你侍女好http://www.hetushu•com了!”
姬昊拍了拍蛮蛮的小脑袋,糊弄道:“下次还没开打的时候你就开始跑,这样就能及时赶到了。”
少女颤巍巍的跪倒在地,犹如一朵水荷花盛开在雪地上,她战战兢兢的不敢抬头,任凭狂风吹动了她的头发和衣襟。
犹如抢男霸女的恶霸,蛮蛮拎着两柄大锤,扛着少女就走。少女起初还呼喊几声,但是蛮蛮迅速跑了起来,扑面大风一灌,少女顿时再也发不出半点儿声音。
风从少女身后吹来,当面吹到了姬昊身上,姬昊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芬芳。
“怎么不继续打下去呢?这就完事了?蛮蛮跑得太慢了,但是没有一头坐骑能扛起我的锤子啊!”蛮蛮很失望的一把抱住了姬昊的手臂,脑袋很顺溜的一甩,就把额头上的汗水在姬昊袖子上擦得干干净净。
吧嗒了一下嘴,虬髯大汉叹息道:“好多族人都想要这个丫头,但是这么水灵的丫头,被这么多粗www.hetushu.com货轮着折腾一下,不就死了么?那就太可惜了!所以一直留在手上没人动他,今天正好用上!”
少女皮肤白皙,长发垂腰,面容犹如一幅山林水墨,一股浓郁的秀气混着百花馥郁扑面而来,让人远远的望她一眼就心头骤然一软。
少女红唇被冻得发白,她惊慌失措的看了一眼姬昊,正要说出自己的名字,远处突然传来了沉重的奔跑声。
“起来吧!”看着少女跪在雪地中被冻得哆哆嗦嗦的,姬昊一挥手,一道柔和的风平地卷起,温柔的将她搀扶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只不过,她的部族力量传承很糟糕。她体内受到巫力淬炼过的脉络只有不到八十条,这种水平还赶不上当年的火鸦部,就算她开辟了这些脉络上的所有巫穴,她的实力在大巫中也是垫底的存在。
“尊敬的大人啊,我们土狼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我们连本族的传承,都已经丢失了大半。这个女人,是我们最珍贵的财和*图*书富,我们将她当做礼物敬献给您,希望您能饶恕我们过去的罪过。”
近乎于花香,好像牡丹、玫瑰一样醉人而浓郁的花香,是少女身上天然就有的体香。姬昊不小心吸了一口香气进去,顿时觉得一阵阵的心旷神怡。
少女的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蛮蛮丢在地上的锤子,她一下跪倒在地,用力的向姬昊磕头行礼:“大人,小女子愿意留在大人身边做牛做马,任意大人驱遣!”
虬髯大汉和一众长老相互看了一眼,再次跪拜在地向姬昊大礼参拜。
蛮蛮蹦到了少女面前,一把拎起了她,把她扛在肩膀上转身就走。
“对哦!”蛮蛮被姬昊的话糊弄得不轻,她顿时欢快得笑了起来,大眼睛直勾勾的钉在了少女的身上:“噫?好香,好香!你身上涂了花蜜么?怎么这么香?”
他向虬髯大汉和一众长老冷笑道:“好了,规矩也就不用我说了。留下一份精血和一丝魂魄,从今以后,乖乖的做我的子民。若是不答应,今天www.hetushu.com就是你们土狼部灭族之日。”
少女的脉络和其他人族一样天生拥堵,但是她的身体资质比普通人要强出一大截,脉络宽广而柔韧,拥有极强的容纳能力。她的脉络中的巫穴天生就有一丝丝天地元气蕴藏在内,这让她开辟巫穴的时候会比普通人容易许多。
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向姬昊磕头行礼。
隔着老远,蛮蛮清脆的呼喝声穿透风雪传了过来:“啊呀呀,有人捣乱?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俺蛮蛮的地盘也敢来捣乱?他们的头是谁?吃我两锤子!”
大片积雪被踩得稀烂,蛮蛮扛着大锤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个蹦跳划过百多丈远,沉甸甸的落在姬昊身边,瞪大了眼睛左右顾盼了一番。
真个是玉骨冰肌、天生无瑕之躯,少女的身体很洁净,洁净得犹如一块无瑕宝玉。她的实力也很不错,居然达到了小巫境的巅峰,只差开辟巫穴就能成就大巫。
姬昊的神识化为无形大网,迅速笼罩了少女,窥视她身体m.hetushu•com内外的情况。
在扎木统辖的闇族士兵后方,从垚山的方向,一条雪龙贴着地面呼啸而来,那是有人在急速奔跑撕开空气带起的罡风,在雪地上卷起了大量积雪形成的异象。
姬昊顿时无语,这家伙说话声音响亮,说这个少女是他们抢来的时候,居然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他昂着头,满脸天经地义的说道:“半个月前,路过一个小部落,抢光了他们粮食和牲口,杀光了他们族人,就留下了这个丫头。”
姬昊掏出了一块黑色三角形玉符,手一抖,玉符内就有森森寒气和隐隐鬼啸声传来。
虬髯大汉挺起胸膛,傲然道:“抢来的!”
‘咚咚’如雷的脚步声中,蛮蛮扛着两柄大锤大踏步冲来。快速奔跑让她的小脸蛋变得红扑扑的,额头上隐隐带着一层晶莹的汗水。锤子极其沉重,蛮蛮每一脚落在地上,都带着一股陨石撞击般的沉重力道,每一脚都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个直径丈许的大坑。
姬昊眯着眼,上下打量着这个体有奇香、生得国色天香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