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章 嫁妆

黑蛇造型古怪,筷子大小的身躯上顶着一颗拳头大小的脑袋,蛇头乍一看去和蛟龙相似,肚皮下也有四个小小的爪子,如果不是身体比例失调的话,他倒是真的像是一条黑色蛟龙。
小黑蛇探出头来,很诚恳的看着烛龙晷:
小黑蛇冷飕飕的怪笑了几声,带着几分下流、淫荡之气怪声怪气的说道:“老不死的,老子就好这一口,你能把我怎的?那老娘们……迟早有一天,老子要她给老子下蛋孵娃儿!”
小黑蛇的眼睛开合了一阵,一道沙哑、阴冷的声音从他身体内缓缓传来:“老子就喜欢风风火火、强悍有力的娘们,你对我的话有意见还是怎的?”
烛龙晷走到了大殿最里面,在一张黑漆漆的九龙盘绕的宝座上气喘吁吁的坐下。
老松林内,烛龙晷又蹲在了池塘边,静静的看着那条小黑蛇。
外面看起来,烛龙晷的这间茅屋长宽只有一丈,最多能容纳三五人,但是走进茅屋后,就发现这茅屋内别有天地,赫然是一座通体黑金锻造www•hetushu•com而成,无数明珠悬浮在半空,化为周天星辰图缓缓旋转的恢弘大殿。
“老而不死是为贼……老不死的东西!”祝融氏突然恶狠狠的指着黑云的方向骂了一句。
过了半晌,他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
“说句心里话,脸皮这种东西,其实要来有什么用?”
树林、茅屋和池塘都透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苍老气息,就连池塘正中一片睡莲叶子上趴着的老蛤蟆,看上去都老气沉沉,灰白色的眸子偶尔转动一下,都透着一股子‘老子活得不耐烦’了的怪异味道。
“烛龙火、烛龙炎、烛龙焱、烛龙燚四人听令,着你等率领本部战士,前往垚山,从此听从少司之名行事。你们,从你们的皮到你们的骨头,从你们的血到你们的肉,从你们的每一根毛,身上的所有衣甲,随身携带的所有兵器,乃至你们的亲眷和你们的子孙后人,世世代代,都是少司的私兵。”
他呆呆的低着头,看着几片浮萍下和-图-书一条懒洋洋划水的小黑蛇。
“嗯?好气派啊,这老火鬼要干什么?”烛龙晷的眸子里喷出两团碧绿的火光,和那条黑蛇眼眶里的火光几乎是一模一样。无数扭曲的怪异符文在绿光中悬浮旋转,所有符文都漆黑如墨,好像要把天地间的所有光全部吞噬一空。
烛龙晷的笑脸骤然僵硬,他盯着小黑蛇看了半天,最终怒道:“老畜生,活该你勾搭龙皇的女儿,被她打断了三条主筋!你这辈子,就冲着那条母龙流口水罢!”
黑蛇的两颗眼眸里碧光燃烧,他的眼珠没有实体,就是两颗燃烧的绿色火球,森森绿光透过暗绿色的池水,越发带着一层难以形容的幽深诡异感。
手掌一翻,烛龙晷的手上多了一块新鲜的龟甲。
烛龙晷笑得脸上的皱纹都一条条的绽放开了:“只不过,你家那小丫头还没长开,又是那种性子……啧啧,要论为人主母……垚伯怎么也是封地百万的伯啊,一族主母,要的是端庄、娴静、能为垚伯主持内务的最好不和-图-书过。”
偶尔这条黑蛇闭上眼,大雪纷飞的老松林里光线就骤然一暗,外面分明是大白天,但是松林中却好像进入了黄昏,所有的光线都随着黑蛇的闭眼而消失了。
黑蛇的脑袋探出水面,张口向烛龙晷喷了一道绿火。烛龙晷将龟甲放在绿火上灼烧了一阵,就听得‘咔咔’声中龟甲裂开了几条致密的裂痕。
他抓起宝座前金台上放着的一块令牌,重重的往金台上一拍。
手指轻轻的抚摸过裂痕,伴随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尖锐鸣叫声,烛龙晷的指尖和龟甲接触的地方有一丝丝的绿烟冉冉浮出。他的身体微微一抖,将龟甲塞进了袖子里,抬起头来向天空已经远去,只剩下一点火光若隐若现的火神大军很是诡秘的笑了笑。
一股浓浓的黑雾在大殿中弥漫,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大殿中,影影倬倬的人影矗立在黑雾中,每条人影都透着一股子邪魅诡异的气息,散发出让人窒息的强大巫力波动。
祝融氏派出的十二尊火神将领,三千六百名火神精兵和*图*书架起火云划空而过的时候,正发呆的烛龙晷突然站起身来,抬头向那些人看了过去。
耸耸肩膀,烛龙晷轻轻的咳嗽了几声,低头温和的向小黑蛇笑道:“老伙计,垚伯的主母像头山猴子一样,整天拎着大锤子看谁不顺眼就一锤砸上去,你说这像话嘛?”
“真当老夫快入土了,什么都不知道?嘿嘿,老夫见到那剑阵,就知道姬昊这小子走大运了。”
“顺带,把老夫这座烛龙祭坛带过去。就说,这是老夫给少司预备的嫁妆,是未来给她夫家的镇宅重宝。”烛龙晷手一挥,一座用黑白二色龙骨搭建而成,通体包裹着浓郁雾气的小巧祭坛飞出,被一尊战士一把接在了手中。
烛龙晷冷哼一声,转身进了茅屋。
蒲阪,帝舜议政大殿附近,树干虬结扭曲、犹如无数怪蟒的老松林中,一栋孤零零的茅草屋歪歪扭扭的杵在一口不过半亩大小,色泽暗绿,生满了浮萍的池塘边。
烛龙晷蹲在茅屋门口,面前半尺远的地方就是暗绿色的池水。
“唷,唷,唷,和_图_书前些日子还说姬昊那小家伙暂时配不上自家女儿,现在赶着派人过去哪?这是真把姬昊当女婿了?可不是么,能和那位攀上关系,嘿嘿!”
一盏茶的时间后,烛龙晷身边服侍了他数千年,有巫帝实力的四大近卫烛龙火四人,统辖麾下十六尊巫王、八千烛龙部精锐大巫,带着三十几万族人亲眷,踏着一片黑云浩浩荡荡向东北方向飞去。
‘嗡’的一声巨响,大殿内站立的无数人影同时单膝跪地,无声的向烛龙晷下跪行礼。他们纷纷抬起头来,深邃的眸子里绿火闪烁,无声的凝视着烛龙晷。
“有好处就行,为了好处,不要脸就不要脸吧,那玩意谁在乎?”
四名身躯高大,身高几近两丈,身躯比伽族大战士都要魁伟许多的战士轰然应诺,重重跪倒在地向烛龙晷磕了三个响头。
人王议政大殿前,正一脸笑容和一位人族臣子谈笑的祝融氏俏脸一黑,恼羞成怒的抬头向黑云望了一眼。
“啧,老伙计,把自己女弟子嫁给别人来拉关系……老夫是不是有点不要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