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四章 鸦怒

姬姓是古姓,拥有这样的姓氏,可以证明姬夏的确出身一个拥有古老传承的大部族。但是说实话,姬熊这个名字在南荒,还真没人听说过!
一波波无形无迹的诅咒之力远远袭来,姬夏身后星光大盛,炽烈的红色星光焚毁万物,这些无迹可寻的巫咒之力都被姬夏放出的星光焚毁,四面八方不断传来惊呼声,显然那些驱动巫咒的巫祭纷纷受到反噬受到了可怕的重创。
姬夏冷冷哼了一声:“俺阿爹?姬熊,你听说过没?”
“老大人,这厮我认识!他是火鸦部的战士首领姬夏,火鸦部……哈哈,那都是什么下贱玩意儿?”
刺耳的破空声袭来,数十条魁梧的人影同样缠绕着火光蹦跳而来。
姬夏震怒,南荒男儿热血勇悍,最讨厌的就是暗箭伤人的小人。
一尊白发苍苍,周身散发出可怕热力的老巫帝怒视姬夏,指着他厉声喝道:“还不赶紧放人?你是哪家的娃娃?做事怎么这么蛮横?这南荒集,是你能好勇斗狠的地方么?你阿hetushu•com爹是谁?”
整个南荒集都被巫阵禁锢,就算是再厉害的巫帝都无法御空飞行,这数十条人影当中有大半都是巫帝级别的强大存在,但是他们也只能跳跃而来,而且还得小心,千万不要磕碰到那些建筑和结阵的战士,他们的实力太强悍,没多少建筑和战士经得起他们的轻轻一碰。
南荒集是南荒众多强大部族联手建立的市集,更是南荒大陆在蒲阪的大本营之一,常年有来自各大部族的大群精锐战士驻守,更有大量部族的强大战士往来。
南荒集内的天地元气骤然被隔绝,所有天地元气都被巫阵抽得干干净净。更有一道强大的禁锢之力笼罩虚空,无论是巫王还是巫帝,他们再也无法凌空飞掠,只能和常人一样步行战斗。
更加厉害的是,从四面八方向姬夏等人包围过来的部族战士,他们同样受到了大阵的加持。他们身上的甲胄都蒙上了一层火光,他们的防御力更强,力气更大,体内巫力平均增和图书加了五成以上。
他不认识姬夏,但是要姬夏报出自己的阿爹的名字。能够培养出如此超绝的年轻巫帝,姬夏的父亲肯定是南荒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老巫帝只要和姬夏的阿爹套上一层交情,今天的事情就能妥善的解决。
金乌部势弱了数千年,已经很久没有族人往来中陆世界,姬夏等人也根本不知道南荒集拥有多强的防御力量。只是当四面八方都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时,姬夏的脸色这才微微一变。
数十名巫帝和十几位对自己实力很有信心的巫王四方合围,将姬夏和一众金乌部的族人包围了起来。
姬夏正要开口,四周围堵的重甲战士中,一尊巅峰大巫突然狂笑一声,抓起一张强弩向姬夏射了过来。
姬夏‘年纪轻轻’,但是他体内居然已经凝聚了十八颗本命巫星,而且姬夏的本命巫星体积硕大而多棱角,星光中蕴藏的古老洪荒、威严神圣的气息异常炽烈,显然他的本命巫星非同小可。
南荒各大部族的精英战士按照hetushu•com和异族作战的军阵,前列摆出了厚重的墙盾,中层是手持长枪大戟、大刀阔斧的近战战士,最后方则是密密麻麻的手持强弓硬弩的远程攻击手。
南荒的战士虽然箭术远不如东荒的那些箭手变态,但是在战场上,密集的覆盖攻击足以抵消技巧上的劣势。南荒的战士体力远胜东荒箭手,他们可以拉开更强大的弓弩,所以在大规模集群作战的时候,南荒的战士组成的弓箭战阵同样有着可怕的杀伤力。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成就,放在南荒只有那些传承最古老,势力最强横的大部族才可能培养出如此惊艳的天才。所以老巫帝虽然心头震怒,但是他的话语之间依旧留了余地。
弩矢破空,带着强大破甲巫咒的弩矢激射,准确的命中了姬夏的眉心。
老巫帝眯起了眼睛,他上下打量着姬夏,语气也变得有点冷淡了:“姬熊?唔,我似乎不记得这个老朋友的名字。娃娃,你出身哪个部族?赶紧报上名来,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南荒集最和_图_书强大的防御大阵开启了,这是南荒集所有商铺集资,巫殿外殿对于巫阵最精通的十二名长老联手,为南荒集修建的防御大阵,足以抵挡百名巫帝袭击的超级防御阵法。
这些高高在上的巫帝、巫王,谁会注意一个衰败的小部族区区一个大巫级战士首领的名字?
老巫帝茫然,他身边的数十名南荒巫帝,十几位巫王,还有一众大巫都是满头的雾水。
所有店铺的外墙都有一层琉璃般火光亮起,这些店铺的建筑都得到了大阵的加强,在南荒集内的寻常战斗,已经无法对这些店铺造成任何伤害。
示警的号角声响起时,一道晦涩的红光笼罩天空,将整个南荒集都囊括在内。淡淡的红光中有无数巨大的巫符闪烁,一股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从天空降落,压在所有人的身上。
无非是火龙部的店铺被砸、被抢了,但是没死人这就不算什么事儿,事后只要姬夏负责补偿一小笔玉币,这件事情就能轻轻松松的揭过去,不至于闹得天下大乱、血流成河。
m.hetushu.com敞的街道上,大群大群重甲战士终于出现。
一声巨响,弩矢炸成粉碎,但是姬夏眉心的皮肤丝毫无损,就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出手的大巫目瞪口呆的看着姬夏,不可置信的尖叫起来:“你真成巫帝了?怎可能!当年我离开南荒的时候,听说你刚刚被废掉了巫穴,连大巫都不是了呀!”
低沉的咒语声从四面八方响起,那些身披重甲的部族战士还没出现,就已经有数千巫祭藏身在各处店铺中,声嘶力竭的念诵着咒语,向着姬夏和他身后的金乌部族人发动了诅咒攻击。
他一声怒吼,身体一晃带起一道残影冲出,长矛狠狠一刺,出手的毕方部大巫胸口喷血,被姬夏一枪挑飞了数十里远。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一个个喜欢无缘无故的招惹是非,每隔数十年,你们总要在南荒集闹腾一次!”老巫帝倚老卖老的教训姬夏:“大家说话做事,就不能和气一点?无非是哪个不开眼的掌柜、伙计,想要坑你们一笔钱,教训教训就是了,何必闹得这么剑拔弩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