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二十四章 坚城

深深一吸气,三尊巫帝体内庞大的巫帝精血迅速流转全身,枯萎、苍白的长毛迅速滋生,重新变成黑色,干瘪的肌肉也重新恢复饱满。
生命精气犹如潮水,不断从这些大巫体内流散。任凭他们如何努力调动巫力,却无法抵挡冥冥中传来的恐怖邪力,他们的生命力在快速的流逝,眨眼间九成左右的大巫就变得垂垂老矣,生命之火随时可能熄灭。
相对应的,平日里风吹都倒的太司好似打了鸡血,他的精气神突然飙升到了一个极限,浑身脉络‘嘭嘭嘭’的不断被凭空涌入的庞大精气强行冲开,更有无数巫穴得到庞大的巫力补充被强行开辟。
手腕一晃,五根手指重新生出,太司咬着牙,干脆将自己的整条左臂齐着肩膀剁了下来,同样化为血光丢进了祭坛:“祖灵保佑,把这些该死的家伙全部干掉!这里是俺妹婿的地盘,谁敢动,我和他玩命!”
而来袭的那些水族,无支祈是淮水大妖,因为共工氏的支持,他现在隐隐是和*图*书淮水水神的身份。而淮水在中陆世界是极其重要的一条主干河道,下辖的支脉河流数以百万计,要说有人能够在中陆世界出动这么多的水族发动突袭,也只有无支祈能做到了。
垚伯府邸中,透过阵图看到这一幕的少司皱起了眉头:“无支祈?”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太司掌握的数万条脉络、上百万巫穴全部开辟完成,他成了垚伯府邸中继姬昊之后,第二个达到大巫巅峰的幸运儿!
钉头七箭书骤然化为一道灰蒙蒙的不祥之气冲天而起,虚空中一抹难以形容的光影一闪而逝,垚山城外三十六尊巫帝同时举起玄冰大棒,正要向守护大阵的赑屃虚影狠狠砸下。
从敌人大军中冲出的三十六尊巫帝同时出棒,玄冰凝成的大棒重重砸下,结果都被这些赑屃背上的大山虚影挡了个正着。就听得一声巨响爆开,赑屃虚影微微一荡,这些巫帝手中的玄冰大棒同时爆炸开,有十几人的手掌都被碎裂http://m.hetushu.com的大棒震得满是鲜血。
听到少司的呵斥声,太司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抬起头来,看着全力发动的天地大阵,突然气恼的叫嚷起来:“啊?有人敢来打我们?还把咱们当成当年的巫殿学徒,还可以随意欺负的?”
太司突然一头磕到在地上,他‘叽叽咕咕’的念诵着咒语,拔出一柄黑色玉刀,狠辣异常的将自己的左手五指切了下来,化为五条血光注入了钉头七箭书中。
但是太司一刀将自己的一条大腿剁了下来,狠狠丢在了祭坛上。
在太司的身后,一道黑气沉沉的虚影冉冉浮现,高达万丈的朦胧黑影深深的看了一眼太司,然后缓慢的,好似脑袋上挂着数百座沉重的大山一样缓慢的,慢悠悠的抬起头来,然后向南城门外正蜂拥冲杀而来的数十万敌人浅浅的看了一眼。
三尊被诅咒的巫帝齐声哀鸣,他们体内精气犹如破闸的洪水一泻千里,三人骤然浑身无力的从高空坠落,沉甸甸的摔在了http://m.hetushu.com地上。
“该死的东西!”少司银牙咬了咬嘴唇,突然冷声喝道:“太司!你在干什么?用杀伤力最大的咒术,不要留手,城外所有人,随意杀吧!”
“好硬的龟壳子!”来袭的巫帝中一人惊呼,他们同时向虚空一抓,滚滚水汽翻滚而来,在他们手中急速凝聚,眨眼间又是一根黑漆漆的玄冰大棒握在了手中。
太司身后的黑影吞噬了大量生命精元,他的身形变得几乎犹如实质。他双眸漆黑,和太司的双眸一样毫无光泽,好似要吞噬天地间的所有。
无数条七彩光流凝聚的锁链呼啸着从城内飞出,将三尊巫帝捆得结结实实,一把拖进了城内镇压。
太司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双眸中充满疯狂之色。
太司突然一口血喷出,随后大量星辰之力和地下灵气呼啸着冲进了他的身体,化为滚滚黑雾不断注入他身后虚影的身体。
来袭的巫帝身披重甲,就连面门都被厚厚的面甲遮盖,所以看不清他们的长相。他们的手掌也都有护hetushu.com掌包裹,浑身上下一点儿皮肉都没有露出来,根本无法确定他们的身份。
气鼓鼓的咒骂了几句,太司的双眼突然变成了纯粹的黑色,没有任何光泽,好似要吞噬时间一切的黑色。他反手掏出了一座白骨祭坛,咬着牙将钉头七箭书放在了祭坛上,然后手舞足蹈的围绕着祭坛高歌狂舞,身体犹如羊癫疯一样哆嗦个不停。
他深深的向南城门的那些敌人望了一眼,这一次,那些巫王当中也有好多人的生命精气开始疯狂的流逝,任凭这些巫王催动了各种各样的巫符、玉符想要抵挡邪异的攻击,但是生命精气依旧在不断的流逝,疯狂的流逝。
突然有三尊巫帝齐声惊呼,他们身上的甲胄急速的腐朽、风化,犹如浸在浓酸中数万年的铁锭一样快速的化为微粒随风飘走。崩溃的甲胄下面,三个浑身长毛的黑色大猿显出了身形,他们的黑毛在急速的枯萎、苍白,犹如时光在他们身上突然加快了数亿倍,短短几个呼吸间他们就变得苍老不堪。
三十六头背和图书负大山的赑屃虚影在七彩星光中急速浮现,这些赑屃身高千丈左右,背上大山土气缠绕,散发出一股厚重坚强牢不可摧的稳固感。
但是手持玄冰凝成的大棒,这种独门招数,在整个人族内部似乎只有无支祈才擅长。
在太司的眉心,一枚诡异的黑白二色纠缠的神纹闪烁,每一只被他咒杀的蚂蚁,都会让这枚神纹更亮一些,同时太司身上的黑气也会凭空增加一些。
虚影的身形清晰了一些,他双手结印,十指扭曲如蛇,一枚古老复杂的巫印凭空成型,然后悄然一点——就看到南城门外呼啸冲来的数十万重甲战士突然身体一僵,九成左右的大巫双腿一软站立不稳,踉跄着一头栽倒在地。
一声低沉的咆哮从天地大阵深处传来。
突袭爆发的时候,太司正蹲在垚伯府邸的大殿外,呆呆的看着两群蚂蚁厮杀争斗。他身上蒙着一层淡淡的黑气,随机的用咒法将争斗中的蚂蚁咒杀。
钉头七箭书的威力飙升,太司身后的巨大黑色虚影右手一指,一道黑气没入了钉头七箭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