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二十八章 御状

无支祈又给嘴里倒了一杯酒,随手抓过一个蚌精少女抱在怀里,双手上上下下的揉捏起来,弄得那娇艳的蚌精少女‘咯咯’直笑。无支祈得意洋洋的把玩着怀中少女,有点不解的骂道:“玉龙那混账东西,威吓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家伙,还要费这么大力气?他干什么去了?”
垚伯府邸中,少司手持神杖,全部巫力不断注入神杖中,天地大阵顿时全力运转,滚滚星辰之力不断从高空坠落,化为近乎实质的洪流冲刷在垚山城中。
无支祈抓起一个酒坛子,狠狠的砸在了老龟的脑袋上,暴力的打断了他的话。
老龟翻了个白眼,无语的匍匐在了地上。
无支祈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狠狠的一拍桌子大声笑道:“没错,就这么干!烈山旭那群傻小子,还在背后鬼鬼祟祟的图谋这个图谋那个,老子懒得用阴谋诡计,直接用暴力也能把活儿干好!”
“难不成,夸娥氏他们把上古天庭的某些奇珍异宝偷了出来?”
“啧http://m•hetushu•com啧,死伤了这么多孩儿,老子也不贪心,垚伯领赔给老子就是!”
一座通体用黑色水晶铸成的宫殿矗立在河底,四周有无数狰狞凶猛的水族往来巡视。
姬昊站在垚山之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九头三足金乌体内的庞大金乌气息迅速注入姬昊身体,暂时将他的法力提升了上千倍。姬昊元神出窍,紧握混元太阳幡狠狠一晃,顿时虚空中无数条极细的太阳精光凌空一卷,犹如暴风雨一样切割在了那些被困的巫帝身上。
这是上古天庭最为强横的诛灭神雷,拥有灭杀一切生机,诛灭一切神魂的毁灭力量。上古天庭一旦动用了诛灭神雷,就是打算赶尽杀绝,再也不讲任何道理了。
垚山城,垚山之巅,姬昊站在山顶祭坛上,冷眼看着被困在大阵中的众多巫帝。
凄厉的惨嗥声不绝于耳,这些巫帝想要施法逃窜,但是他们身处十二元辰颠倒乱空阵中,任凭他们如何逃窜,他们和图书始终被禁锢在原地,身体没有任何位移。
“玉龙那厮嘴皮子上的活不错,一通威胁引诱,嘿嘿,老子还得从垚山城榨点油出来!”
无支祈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山巅的姬昊,看着姬昊头顶急速挥动的混元太阳幡。
无支祈连声怒吼,水晶宫骤然飞起,化为一道黑气向蒲阪急速飞去。
无数七彩天雷从天而降,犹如一颗颗流星带着长长的光芒坠落下来。
坐在水晶宫内大吃大喝大肆享受的无支祈突然一声哀鸣,他一跃而起,口吐鲜血看着垚山城的方向嘶声哀嚎:“老子的孩儿……你们死得好惨!居然半点儿残魂都没有逃出来?垚山城,老子和你们不死不休!”
“啧,啧,自从当年一场大战,上古天庭凋敝,就连五方天帝都消失无踪之后,天庭的日子一落千丈,现在夸娥氏他们都穷得给人族卖苦力过日子了,他们手上还能有什么好东西?”
“老子淮河水军过境,姬昊麾下的小杂碎们悍然袭击老子麾下儿郎,造成了和_图_书老子百万精兵死伤,这可都是咱们淮河的水军啊,都是为人族效力的力量!”
雷光一波波的坠落,疯狂的破坏着他们的身体,损耗着他们的生命精元。
只要姬昊死了,垚伯领群龙无首,最妙的就是姬昊还没有子嗣,垚伯领可就是无主之地了。
一边大吃大喝,无支祈还能分出心思对着大殿内数以十万计的精兵猛将低声的自言自语:“夸娥氏他们,究竟给姬昊那小杂种修了一座什么样的城池?什么样的巫阵,能够抵挡得住老子三十六个孩儿的猛攻?”
“垚山城,垚山城,外表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垚山城,居然有如此古怪?”
天地之力汇聚在一起,大阵上空有数百个七彩云涡骤然出现,云涡缓慢的旋转着,其中隐隐有雷鸣声传出。垚山城四面城墙上,三十六座高塔顶部,夸娥氏等人布置的神雷塔喷射出道道雷光,不断注入云涡,瞬间引爆了天空的所有七彩云朵。
百丈大小的水晶宫殿内部别有洞天,四四方方的大殿和_图_书中矗立着密密麻麻的重甲战士,一个个双眸蓝光隐隐,通体寒气袭人。
这些天雷刚出现的时候还是七彩色泽,但是随着他们急速坠向地面,七种颜色混合在一起后,就变成了浑浊的吞噬一切的漆黑色。
“全力击杀!”姬昊举起右手重重一挥。
无支祈到了现在都还不知道姬昊已经回到了垚山城,更不知道他亲手将玉龙河伯送上了绝境。他一直以为计划都还在按照他的意愿发展,婆罗斯已经为他铲除了姬昊。
雷鸣阵阵,狠狠轰击在那些被吞噬了四成生命精气的巫帝身上,黑色的雷光闪烁,他们的身体骤然间被黑色电光包裹,再也看不清他们的身形。
无支祈坐在大殿最里面的宝座上,面前摆放着一张长案,几个蚌精少女往来游走,快速的将各种美食佳肴不断的送到无支祈面前。
一头面容狰狞,头颅犹如鳄鱼,背甲上满是尖锐凸起的老龟慢悠悠的爬了过来,瞪大了凶光四射的眼眸盯着无支祈,发出了尖锐的声音:“大人,这座垚和-图-书山城肯定有古怪,但是只要舍得花钱,从那群破落户天神嘴里,总能打听到一些消息出来。现在要紧的,是要把咱们被困的人给救出来……只要人没事,咱们多赔点……”
三万里外,大河中。
地下灵气翻腾而上,同样化为实质般的灵气液流和星辰之力相互融合。
“姬……姬昊!你,你,你居然没死?”
狠狠瞪了老龟一眼,无支祈狞笑道:“赔?赔什么?老子这辈子只占便宜不吃亏!这次是他们侥幸,没想到他们的城里有这么强的巫阵防护,让三十六个孩儿陷了进去。但是姬昊想必已经死了,就他城里的那些娃娃,他们莫非还敢对老子的孩儿下毒手不成?”
手一挥,一片水雾喷出,水雾中清晰的出现了垚山城中的影像。
拎着精美的精金酒爵往嘴里倒了一口美酒,吃了一块蚌精少女送上的鲨鱼舌头,无支祈眯着眼,脖子如弹簧一样很古怪的伸缩着。
“苍天哪,厚土!你居然杀我无支祈三十六个孩儿!这,这,我要去人王面前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