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五章 压制

“小儿!”无支祈痛得嘶声哀嚎,他的生命力异常强横,皮肉被烧掉一层,但是一呼一吸间皮肉又重新生了出来。皮肉不断被烧掉,又不断重生,那种剧痛让无支祈差点疯掉。
就听得一声惨嚎,无支祈身上毛发‘嗤’的一下被烧成了一缕青烟,混元太阳幡威力巨大,粘稠的太阳精火顺着无支祈周身毛孔向他身体沁入,眼看着他的皮肉被硬生生烧掉了一层。
大片粘稠的太阳精火凭空而生,瞬间将无支祈包裹在内。
共工无忧顿时闭上了嘴,安安静静的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了。
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从大殿外传来:“大祭酒的一道分身吓不住你这娃娃,我这老家伙够分量么?姬昊是我关门小弟子的男人,谁敢欺负他,可是要站在我烛龙部的头上拉屎拉尿么?”
巨大的压力逼得姬昊喘不过气来,他的心境骤然冷清一片,一道禹馀道气全部注入混元太阳幡,他双手紧握六尺长幡,大片火光在长幡中翻滚不定就要喷出。
更不要说自和-图-书己几年心血,好容易积攒起来的巫殿和道场两脉弟子,那可都是上亿子民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修炼种子,自己未来的根基班底!
烛龙晷杵着一根毒蛇盘绕的巫杖,在数十名黑袍、蒙面的巫祭簇拥下,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他一边走,一边轻轻的咳嗽着:“老家伙还有一口气,嘿,嘿,嘿,共工氏的小家伙,想要欺负咱们烛龙部的人,你还欠了点份量,让你阿爹亲自来还差不多。”
如果不是自己舍得花钱,请了天庭的神人建造了天地大阵,将整个领地都遮护了起来,玉龙河伯一场大水,足以将他领地中上亿子民全部淹死。如果不是垚山城的防御力惊人,无支祈派出的三十六尊巫帝联手围攻,垚山城被破的话,少司、太司、雨牧、风行的下场可以想象。
一团火光犹如电光石火骤然从大殿外瞬移了进来,火光在姬昊身边炸开,祝融氏从火光中冲出,一柄流光溢彩的缠龙长戟带起低沉龙吟声,狠狠向无支祈的和_图_书右掌刺了过去。
姬昊下定了决定,等这次朝觐之后,自己要主动想办法,哪怕用尽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也要将无支祈彻底斩杀。
共工无忧傲然昂起头来,他看着祝融氏有点波动的身形,冷笑道:“大祭酒,你既然返回南荒了,就安心去吧,留一道分身在这里,是吓唬谁呢?”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被烧得皮开肉绽,浑身好些地方都露出了骨头的无支祈龇牙咧嘴的站起身来,朝着姬昊连连点头冷笑:“好,好,好,垚伯姬昊,老子记住你了!你等着!”
深吸了一口气,姬昊一晃混元太阳幡,大片金色火光犹如蛟龙一般冲回太阳幡,无支祈身上的火光消散,他哀嚎一声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无支祈的右掌如山,继续向姬昊当头拍下。
“帝舜,听闻有人屠戮我共工氏的部属?无支祈,是谁把你伤成这样?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做主!”共工无忧刚刚走进大殿,就愤然大吼大叫。
http://m•hetushu.com支祈尖声啸叫,不管不顾的依旧一巴掌向姬昊撕了下来。以他的力量,就算姬昊如今的实力突飞猛进,依旧会被无支祈一巴掌拍成碎片。
“小家伙,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祝融氏的身体一阵波动,他看着共工无忧冷声道:“怎么,想要仗势欺人包庇无支祈么?”
“斗胆无支祈!”一声震怒的咆哮突兀从大殿外传来:“我的女婿,你也敢对他下手?”
“姒文命小儿,滚开!”无支祈不屑的扫了姒文命一眼,一根手指重重一弹,姒文命手中长剑‘当啷’一声炸成无数碎片,姒文命大口吐血,被无支祈一指头震飞了出去。
姒文命咳着血大步走了过来,重重的拍了一下姬昊的肩膀:“收手!”
姬昊的手紧了紧,犹豫了一阵,烧死无支祈,这‘建议’很有诱惑力啊!
“我们,说道理!”共工无忧有点郁闷的看着帝舜:“帝舜,我们得讲道理啊!不能无支祈的儿子被杀了,反而他还被人欺负吧?”
手掌急缩,无支和图书祈向后暴退,皋陶释放的黑色锁链犹如无数巨蟒狠狠缠绕在无支祈身上,沉重的压力让无支祈的动作骤然僵直,姬昊深深一吸气,混元太阳幡狠狠一晃。
是听帝舜的话收手呢,还是‘按照帝舜的建议’,直接烧死无支祈呢?
两人之间的仇恨,是没有化解的余地了。
一道冷风带着隐隐波涛声传来,共工无忧带着数十名身披黑袍的下属大步闯进了议政大殿。
一声剑鸣,姒文命背在身后的重剑出窍,一道黄蒙蒙的剑光亮起,姒文命一剑向无支祈的手腕切去。
“够了!都收手罢!”帝舜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垚伯,收手罢,你真要烧死他不成?”
“大胆!”姒文命怒啸一声,皋陶出手,但是已经来不及阻止无支祈,毕竟这老水妖的速度太快了。姬夏正被刚才一拳打得踉跄后退,同样来不及援救姬昊,现在姬昊身边只有姒文命一人可以出手。
无支祈吓得急忙收手,姒文命只是巫王巅峰实力,他可以完全无视,一指头就能将他震飞。但是祝融氏的实力和图书远在无支祈之上,他哪里敢硬接祝融氏的这一击?
但是烛龙晷这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家伙,他还真没胆子招惹。如果在祝融氏之外,他还给共工氏招惹这么强的一个对头回去,他爹共工氏能亲手掐死他。
姬昊看着无支祈,心头杀意大作,同样冷声道:“好,我等着你!”
皋陶骤然变色,他负责维护人族法纪,无支祈不顾帝舜命令,悍然在议政大殿袭击姬昊,说轻一点,他不敬人王;说重一点,无支祈是在颠覆整个人族的法纪规则。
帝舜微微一笑,缓缓点头:“好,我们讲道理。姬昊,你有什么道理?”
“大胆!”皋陶手中多了一块黑漆漆的方形印玺,一股森严肃杀的气息从高空落下,化为肉眼可见的一条条黑色锁链向无支祈缠绕了过来。
他敢和祝融氏发飙,那是因为共工氏、祝融氏是世仇,双方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姬昊已经恨透了无支祈,这家伙勾结婆罗斯半路截杀自己也就算了,他居然还调动了淮河水军,派玉龙河伯发动洪水袭击自己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