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一章 出世

惨嗥声不绝于耳,数十条实力直追巫王巅峰的蛟龙被打得头颅凹陷,一个个吐血坠入湖中不得已显出了原形。蛟龙们飘浮在水面上,残破的鳞甲在翻滚的血水中不断下沉,四周无数水族同时喧哗起来。
黑衣青年长啸一声,白皙的皮肤下无数银毛喷出,眨眼间化为一头银色大猿冲天而起。
黑衣青年突然怪眼一翻,眸子里两道黑气喷出老远。
双手轻轻拍了拍身边环绕的大鼎,黑衣青年悠悠说道:“好宝贝啊,好宝贝,你到底是什么宝贝?不管怎样,朝夕相处这么多年,跟我走一趟罢!”
“好大的胆子!”一头通体漆黑、头生龙角的龙龟腾空而起,身躯庞大犹如一座小山的他张口吐出无数道白色水箭,铺天盖地的向中年男子射了过去。
翼展千里的巨大虚影肉翅收敛,黑雾弥漫中,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奇古,清癯的脸上两颗眸子闪耀着森森蓝光,通体弥漫着古老悠远气息的中年男子显出了身形。
中年男子踏着一片和_图_书黑云急速落向水面,数十条体型巨大正在水面上兴风作浪的蛟龙齐齐怒吼,纷纷化为人影向他迎了上来。
“无知的小妖,无支祈就是这么管教你们的?”中年男子眸子里一阵风云变幻,隐隐可见一片玄冰漂浮的无边水域在他眸子里隐现。他手一指,一道狂雷从天而降,狠狠劈在了龙龟背甲上,打得龙龟甲壳碎裂,大片血肉犹如沸腾的稀粥一样喷出老远。
再往下,一个深不见底的水眼再向下百万里,这里的河水已经几乎凝成了实质,变得和金刚石一样犹如晶体。一口圆形大鼎,上面雕刻了无数山精水怪、上古符箓纹样的黑色圆鼎悬浮在水眼中,一个生得面容清秀柔和,身披黑色长衫的青年盘坐在圆鼎中,眸子里有无数的花鸟虫鱼古篆神纹急速掠过。
“有劳老师了。这厮,这些年惹出的麻烦太多,只能让他来收拾了。”
身穿斗篷的男子接过巴掌大小、雕刻了无数浪花纹路的玉符,沉沉的和图书应了一声,然后身体一晃,骤然射上高空,一个腾挪就是数万里,眨眼间就去得无影无踪。
仔细辨别了一下黑色玉符中传出的信息,黑衣青年沉默了一阵,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黑色圆鼎‘嗡’的一声轰鸣,化为一道黑光没入黑衣青年眉心,在他的眉心之间留下了一抹黑色的水影。
高高飞起,离地百万里后,男子身上的黑色斗篷炸裂开,一团阴冷的水雾澎湃而出,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奇异鸣叫声,虚空中掀起了无数条高达万丈的羊角旋风。
“嗯?这是什么?”
一尊蛟龙所化的魁梧男子隔着老远就大声咆哮:“哪里来的活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来找死不成?自己砍下两条大腿当过路钱,然后滚!”
“无支祈……醒来!”中年男子幽幽的呼唤了一声。
“无支祈,你这老猴子,也该出来活动活动了。”中年男子冷冽一笑,身形一晃,就顺着淮河主干道向东南方向疾飞。
在这淮河主干道www.hetushu•com和九条巨大支脉交汇处,水面上正有无数的鱼虾龟鳖排着整齐的队伍,大呼小叫的演练军阵。虽然都是一些没有人形、灵智也没有开启多少的水怪,但是在一众水生大妖的指挥下,这些水族的军阵进退得当,颇有几分正规军的架势。
前方水汽浓郁,一条大河浩浩荡荡从西北向东南翻滚流淌而去。
玉符笔直的坠入水中,然后化为一道黑色灵光向水底深处飞去。
共工无忧带人离开了大殿,几个共工氏的力士扛着封印无支祈的玄冰跟在后面。
“可怜,可惜,可恼,十二万年静功,眼看就要有所收获,但既然是这件事情,不得不出手争一争了。”
玉符所化的黑色灵光笔直坠落在青年面前,灵光炸开,一缕精神波动隐隐扩散开来。
黑衣青年翻了个白眼,龇牙咧嘴的冷笑了一声:“三十六个猴崽子死了?死了就死了罢,多大回事情?那种没用的猴崽子,只要老子愿意,一年可以生三五千个出来。”
中年男子m.hetushu.com冷哼一声,左手一挥,一座冰山凭空出现,带着巨大的呼啸声当头砸下。数十头蛟龙所化的壮汉闪避不及,被方圆数里的冰山狠狠砸了一个正着。
“玉龙河伯死了?啧,死了就死了罢,连一个毛头小子都不能收拾,这种废物也能成为河伯?迟早也会被我一棍子打死,趁早了死得干净。”
龙龟瞬间重创,喷出的水箭化为大片水雾飘散,他哭天喊地的砸下水面,深深沉入水中不敢再露头。
这就是淮河,中陆大地排名前五的大水系,也就是无支祈的老巢所在。
自古以来,水族繁衍速度极快,声势极重。
“姬昊?无知小儿,一巴掌就能捏死的小人物,干嘛和他计较?让他先逍遥着,老子自己的修炼要紧。”
走出大殿后,共工无忧看了一眼正和众多伯候相互问候行礼的姒熙,神色阴郁的带人走上了一条小道,避开了这些热情洋溢的伯候。
这条大河最宽处有百万里长短,流域面积横跨十分之一的中陆世界,大河两岸有上百万条大小www•hetushu•com支脉,密密麻麻的分支水脉犹如人身上的血脉经络,覆盖了无比广袤的一片领地。
一头翼展过千里的巨大虚影从黑雾中隐隐闪现,巨大的肉翅轻轻一挥,庞大的身形骤然撕开虚空,一个跳跃就是上千万里,几个呼吸后就飞出了数亿里远。
中年男子冷笑几声,掏出了共工无忧的那块黑色玉符丢进了水里。
向东南飞行了数亿里,前方突然有九条巨大的支脉在同一个地点汇入淮河主干道,在这里水势滔天,虽然是一条大河,但是在交汇点这里水面绵延亿万里,烟波浩渺不见边际,简直堪比传说中的东荒大洋。
“某,无支祈,来也!”
水底极深处,直下水面三万里,在这里水系灵气浓郁至极,庞大的压力让普通的河水密度大得不可思议,一滴拇指大小的河水就重达数万斤。
顺着小道走了一阵子,共工无忧看了看在玄冰封印中依旧龇牙咧嘴发狠的无支祈,低沉的骂了一句,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黑色玉符,递给了跟在身后的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