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三章 心计

“垚伯智慧高绝。”砵丘伽淡然道:“天命太子插口垚伯和共工无忧的争论,垚伯居然顺势引导,当众爆发和天命太子的矛盾,看似同时得罪了两家太子,实则垚伯顺利置身事外……垚伯是有大智慧的人。”
砵丘伽?
人族十年一次的朝觐大殿,就是让帝舜还有诸多伯候拉关系、套近乎、联络感情的仪式,和平时的政务讨论不是一回事。所以众多伯候全都放下了架子,一个个嘻嘻哈哈的好不快活。
生得面容奇古的砵丘伽双眼深陷,乍一看去双眼和常人没什么两样,但是仔细看去,就能看到他的两颗瞳孔呈暗金色,而且瞳孔中暗金色的流光缓慢旋转,就好像两个深邃的漩涡,随时吸引人的注意力,好像要将别人的灵魂都吞进去。
姬昊冷冷一笑,语气越发的不客气:“砵丘伽,你怎么会蠢到认为,我会出手帮你们?我是谁的门人,你难道还不知道?你怎敢动这个脑筋?”
砵丘伽脸色一变,却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俊朗青年端和-图-书着一个酒爵,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姬昊面前。
姬昊冷冷一笑,转过身去,抓起一把玉币轻轻投入了大殿中。
砵丘伽沉默了一阵,严肃的说道:“若是天命太子上位,当尊贵教为人族大教,共享人族气运,如何?”
姬昊拍了拍蛮蛮的小脑袋,温和的说道:“你先看那些伎人的戏耍罢,这位砵丘伽先生,似乎有话要和我说。虽然我很想一拳打爆他的脑袋,但是我们要讲道理不是?”
他的皮肤雪白如银,带着一层极其玄异的银色幽光,看上去他简直就是一尊白银雕塑,干净、洁净、不染尘埃,有一种脱离世俗、不带半点儿人气的怪异味道。
姬昊打点精神,仔细的上下打量了砵丘伽一通。
“废话!我要是蠢人,我家老师怎会收我为徒?”姬昊冷淡的说道:“祝融天命要争,他自己去争,我不会为他卖命。另外,砵丘伽,别在我身上动脑筋,你付不起代价。”
他很严肃的上下打量了姬昊一阵,好似第和*图*书一次真正认识了姬昊一般。沉默了一阵子,砵丘伽向姬昊点了点头,放慢了语速,很认真的说道:“是我太自大了,垚伯是个明白人。”
砵丘伽低头,看了看自己莹白纤长的双手,顿时笑了起来:“垚伯果然智慧高绝,一眼看出……”
蛮蛮端着一碗酒,小脑袋从姬昊腋下钻了过来,眯着眼看着砵丘伽:“姬昊当然是明白人,他聪明着呢。”
砵丘伽苦涩的笑了笑:“垚伯果然厉害,嘿,一见面,就把所有纠葛牵扯砍得干干净净!”
砵丘伽沉默了一阵,他依旧不死心的说道:“垚伯,你毕竟出身南荒,天命太子乃……”
姬昊不耐烦的打断了砵丘伽的话,这种粗浅的马屁,用在南荒那些粗枝大叶的直肠子大汉身上很好用,但是对姬昊而言,这些话简直就好像苍蝇的‘嗡嗡’叫,纯粹是噪音,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的确不是陌生人。”砵丘伽轻叹了一口气,姬昊亮出了禹馀道人一脉特有的道家法力,这就算是正式和图书摆明了身份。他双手轻轻一拍,掌心中隐隐有一株大树虚影闪了闪。
最让姬昊心悸的,是砵丘伽的一对儿眼睛。
那些正在大殿中卖力表演,或者口喷火球,或者不断抛洒花瓣,或者弄了数千蚂蚁分成两队指挥他们表演军阵阵列的伎人们更是喜笑颜开。蛮蛮和众多伯候一样,不断的给他们抛洒玉币打赏,今天一天的收获,够他们舒舒服服过三五辈子了,他们的表演就越发的用心。
姬昊眯着眼,讥嘲的看着砵丘伽:“我出身南荒,所以祝融天命争位,我就要为他卖命?这是什么破道理?这么多伯候都看到了,我当众连续打了他两次,我和他彻底决裂,我不可能帮他一根手指。”
举起酒碗,蛮蛮很豪爽的将一碗酒喝得干干净净,心满意足的说道:“这酒不坏呢,姬昊,你来一口么?”
大袖一挥,姬昊冷声道:“他要争,他去争,和我无关,和我垚伯领无关,更和我金乌部无关。我金乌部,可是祝融彤弓太子钦定的附庸部族m.hetushu.com……你也别想我金乌部出一根人毛来帮他!”
蛮蛮眯了眯眼睛,眸子里闪过一抹凶悍之气,狠狠的盯了砵丘伽一眼,冷声道:“七哥身边没好人哩,姬昊,该揍人的时候就揍人,别客气……”
“贫道砵丘伽见过道友。”砵丘伽很认真的看着姬昊:“天命太子乃天道眷顾之人,他当为下一任人王。道友既然和祝融蛮蛮结为道侣,就是天命太子自家人,道友应高全力相助太子登上人王大位才对。”
四周的吵闹在姬昊和砵丘伽身边凝固,姬昊把玩着一个美玉雕成的三足酒爵,目光森冷的看着砵丘伽。
砵丘伽身材高大挺拔,身穿白袍,披散长发,脚下是一双蒲草打成的草鞋。外面风雪交加,地上满是厚厚的积雪,但是砵丘伽的脚和鞋子干干净净,半点儿泥水都没有。
他很直白,甚至带着几分粗暴的喝道:“少废话,再蠢的人也知道你不是南荒人,我的智慧是否高绝,你也没资格评论。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罢,你想在我身上打什m.hetushu.com么主意?”
蛮蛮转过身去,拉着姬夏和几个金乌部的族人大口大口的畅饮美酒,不时的抓起一把玉币洒向大殿中正在卖力表演的伎人,嘻嘻哈哈的好不欢乐。
“与虎谋皮,蠢货才做这种事情。”
“我们,应该不是陌生人。”姬昊手指轻轻一弹,一缕青气在他指间一闪而过。
看着主动凑上来打招呼的砵丘伽,姬昊淡然反问了一句:“砵丘伽?你似乎不是南荒人。南荒,养不出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家伙。”
大殿内人声喧哗,鼓乐齐鸣,侍女如穿花蝴蝶一样走来走去,将美酒佳肴不断送上。
又有几个老资格的伯候凑趣,弄了一些伎人显摆一些杂耍手艺,赢得许多伯候鼓掌叫好,大殿内就越发的嘈杂,除了姬昊,没几个人注意到砵丘伽的动作。
“我就知道会有这种麻烦。”姬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随手将酒爵摆在了面前长案上:“刚刚我才揍了他一顿,你居然有脸来找我帮忙?”
砵丘伽紧紧的闭上了嘴,薄薄的嘴唇抿得紧紧的,犹如两柄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