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五章 异族使者

姬昊随手向天空一指,姒文命的脸色顿时骤变:“你……本命巫星是太阳星?等到你要突破巫帝境时,体内虚空必须将整颗本命巫星从星空之中牵引下来,将整颗本命巫星纳入体内才能成就巫帝,你,你……”
姬昊深沉的看着姒文命,低沉的说道:“那两个家伙谁上位,我都没好处。文命阿叔,还不如你接上这位子。”
“真有够破烂的。”
更有一些伯候洒出了重金悬赏,纷纷将各色宝物丢在了地上。
姬昊摊开双手,笑看着姒文命,他不能说不是禹馀道人的指点,而是藏在自己身体内的某个不知名的老怪物给自己的提议吧?
姬昊摇了摇头,坦白的说道:“刚刚当众打了祝融天命,就是不想掺合他们的破事……祝融天命身边,还有人在酒席上招揽我,呵呵。帝舜还没死呢?他没什么隐疾吧?不会突然发作暴毙而亡吧?这两个家伙就这么着急了?”
车驾径直闯入了议政大殿前的广场,在大殿正门hetushu.com口停了下来。
两条大汉的眼神都变了,下意识的盯了一眼蛮蛮丢出来的精金。
姒文命会错了意,他皱着眉头琢磨了一阵,缓缓说道:“原来如此,如果是你,就不成问题了。”
就连帝舜都笑着连连鼓掌,将一柄巫纹缠绕、散发出强烈巫力波动的长剑投掷到了大殿中。
过了半晌,一名身穿血色长袍,眼眶里只有一片血光鼓荡的青年男子狂傲的笑了起来:“什么破烂地方?这就是那些没进化的土著生物的总部?”
姬昊笑看着姒文命:“也有人对我说过,一般人肯定认为我不可能突破巫帝境,但是他说不成问题。”
“拔剑,拔剑,谁活下来,这些巫晶就是谁的!呀,你们都是巫王?嗯,先天丙火精金怎样?”
姒文命呆了呆,然后摇头笑了起来:“你小子,说笑了,我姒文命对人族虽然有些许微薄功劳,但是人族贤才何止车载斗量?从资历、从德行、从声望各方面和*图*书来说,哪里轮得到我呢?”
‘铿锵’一声,刚刚还说要角力的壮汉拔出了佩剑,剑尖指向了对面的对手。
蛮蛮掏出一块人头大小的先天丙火精金丢在了地上,缕缕火光不断从精金锭上飘出,大殿内的温度骤然飙升,很快就从温暖如春变成了近乎烤炉,熏得那些侍女和乐师一个个汗流浃背。
这是先天神料,当今之世,神料好找,先天神料只能去混沌虚空深处才能少量采掘。这一块先天丙火精金,对于人族没太大意义,但是对于他们这些神灵后裔而言,足够锻造一件大威力的先天神器了。
“哈,可不是么?这里是议政大殿,坚固着呢,不要怕打爆了这里,拔剑,拔剑!”
姬昊不再开口,举起酒壶和姒文命的酒坛碰了一下,两人站在回廊下,静静的看着大雪飘落。
“角力?角什么力?拔剑上呀!”
所有人的情绪都奔上了高潮,只有姬昊偷偷一人起身,默不作声的离开了议政大殿,来到了和-图-书大殿外的游廊上。站在游廊上一根巨柱下,姬昊拎着酒壶小口小口喝着酒,静静的看着满天鹅毛大雪娴静的飘落。
过了一会儿,远处有喧哗声传来,随后姒文命腰间悬挂的一块青铜令牌剧烈的震荡了几下。姒文命的脸色微微一沉,手指在令牌上一抹,低声惊呼道:“虞族使者?这些异族来凑什么热闹?”
反手指了一下议政大殿,姒文命笑问道:“不看看热闹?共工无忧和祝融天命,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对上了,这可是大热闹。”
姒文命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严肃的看着姬昊,再次压低了声音:“不要胡乱说起,否则我们都有麻烦。那想法固然是好,但是何其困难?”
“本命巫星选得好。”姬昊倒也不瞒姒文命:“哪,太阳星!”
“动手呀,要见红啊!都是男人好汉子,角力这种娘们玩的事情算什么?快拔剑!”
过了没一会儿,姒文命也拎着一个酒坛子走出了大殿,他站在姬昊身边,上下打量了http://www.hetushu.com一下气息变得深邃飘渺,周身隐隐有火光渗出的姬昊,笑道:“突破了?很强的气息,比寻常巫王强出太多了。”
顿了顿,姒文命看着姬昊,很直截了当的说道:“从冥道人那里,我总算知道了一些上古散失的隐秘。你是禹馀道人的弟子吧?我人族现今修炼之法就来自于他,所以你才敢选择太阳星做本命巫星?”
姬昊耸耸肩膀,低声笑道:“事在人为嘛,还记得那天我说过的么?一个完整的、统一的人族。”
人族尚武,酒宴之时有勇士出面角斗,不管是因为什么目的,不管是私仇还是公事,总能得到所有人的欢迎,获胜的战士也总能得到巨大的回报。
大殿内一片喧哗,蛮蛮兴奋得跳到了条案上手舞足蹈,小手一挥一大片巫晶就‘哗啦啦’的犹如雨点一样洒了出去,‘叮叮当当’的在大殿的地板上乱蹦乱跳。
姒文命沉默了一阵,看了看左右,发现最近的侍女和卫兵都在十几丈外,他才压低了声音:http://www.hetushu.com“可是,帝舜总要退位了。他的本命星力已经到了极致,再突破一步就是巫神,是必须要退位的了。”
姒文命就笑了起来,他拍了一下姬昊的肩膀,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感慨道:“想不到,当年我从南荒带出来的一个小娃娃,居然有这样的造化。”
大殿内的喧哗声顿时越发响亮,无数人手舞足蹈的大声呼喝着,渐渐地所有人的鼓掌声、跺脚声、呼喝声混在一起,按照同一个节奏轰鸣起来。
四周伯候犹如发疯一样,丝毫看不出他们人族重臣的身份,一个个鼓掌跺脚大声叫嚣,拼命的鼓动两人不要玩‘虚’的,赶紧真刀实枪的干上一场。
几个身穿长袍的虞族男子从车驾中飘身而出,静静的悬浮在离地丈许的空中,倨傲的向四周打量着。
风雪中,一辆悬空而行的车驾快速飞来,四周簇拥着大群面色严肃的人族飞骑。
火麟族的战士也深吸一口气,反手拔出了佩剑,平举长剑对准了敌人。
一名火麟族的壮汉走下场,和对方大汉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