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六章 邀战

他们不想给帝舜跪拜行礼,但是这么多人族伯候不讲道理啊,十几万人的气息联合,硬生生把他们给压得跪了下去,这是他们能反抗的么?
四周压力顿时消散了许多,好些伯候怪声怪气的笑了起来。
冷嘲热讽身犹如潮水喷洒出来,五个虞族使者气得脸色发黑,领头的那个身穿血色长袍的虞族青年厉声呵斥起来:“你们人族想要和我们整个虞朝开战么?我们奉十二位执政大帝的命令而来!”
——若是人族失败,交割赤坂山为虞族所有;若是人族得胜,人族领地可向赤坂山以北前进一亿里,虞朝千年内不向人族新领地发动进攻。
一旦生死决斗失败,就要交出赤坂山,这代价太沉重了。
“所以,十二位大帝用他们的睿智,用他们无边的智慧设定了一项挑战。”血袍青年冷冷的看着帝舜:“我们出动一百万精英,你们出动一千万人。有一个小世界正在接近这一方天地,大家一起进入小世界,探索、收集其中的资源,并且www•hetushu•com……不死不休!”
身穿血袍的青年恼怒的说道:“不说废话了,当年赤坂山一战,帝释阎罗丢光了我们虞朝的脸面。有几位执政大帝正在闭关修炼,这几年没顾得上这件事情。”
“嘿嘿,跪了!”
帝舜接过卷轴,又是一道光幕冲出,人族众伯候看到那光幕上的第一条赌约,就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们整齐划一的说道:“生死挑战,或者全面战争,卑贱的土著生物,你们别无选择。”
帝舜稳稳当当的坐在原地纹丝不动,目光如水静静的看着五人。
说话的虞族青年艰难的掏出了一个卷轴,黑色的卷轴碎裂,一道光幕腾空而起,上面色泽分明的烙印着十二枚色彩各不相同的印玺,印玺的正中分别有一枚竖目熠熠生辉。
议政大殿内群情激荡,酒宴所设的条案都被撤去,人族伯候们肩并肩的站在一起,手按佩剑剑柄,目光凶狠的看着走进大殿的五位虞族使者。
人族伯候们震怒,好hetushu•com些人想要破口大骂,却被帝舜一挥手,将他们的怒火暂时压制了下去。
深吸一口气,血袍青年龇牙咧嘴的狞笑道:“但是三月前,我虞族闇日一脉耶摩椤椰大帝召集十二位执政大帝,对赤坂山一战血月一脉的失败进行问责,最终诸位大帝的决定是,必须给你们人族一个教训!”
五个虞族使者身上起码有上千道符文光芒接二连三的炸开,数百道结界将他们裹得严严实实。但是在这么多人族高手的气息压制下,他们身上的符文结界不断碎裂,最终一声怒吼,五个人全被压制得跪倒在地,狼狈的向帝舜弯腰叩拜。
“这,太狠了!”一名年老的人族伯候轻声咕哝了一句。
“你们必须答应这次的生死挑战,必须挑选一千万水准以上的年轻人送入那个小世界。”血袍青年残酷的说道:“参加生死挑战,送一千万人去死,以平息大帝们的怒火。或者,我们发动全面战争!”
大殿内气息肃杀,上万伯候散发出的www.hetushu.com凌厉杀意让空气真正的凝固了。虞族使者走进大殿的时候,他们的身边荡起了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甚至传出了玉瓶碎裂一般清脆的响声。
血月一脉新登基的帝释阎罗为了抢功,发动血月一脉大举进犯,就弄得整个蒲阪人心躁动。若是虞族十二个分支联手,调动所有的人力物力发动全面进攻,人族可就有难了。
姬昊站在人群中,拉着蛮蛮的小手,和其他人一样目光森冷的盯着这些虞族使者,暗自盘算着这些人的来意。赤坂山大战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年,虞朝现在派使者过来是做什么?
光幕炸裂开,化为缕缕火光飘散,血袍青年深吸了一口气,从袖子里取出了另外一个卷轴:“这是一份赌约。我们尊贵的大帝们拿出了巨大的赌注,和你们一赌生死。而你们,必须拿出对应的赌注。”
血袍青年忘记了刚才被狼狈的压在地上跪拜的场景,倨傲万分的昂起了头:“你们人族,注定是我们虞族的奴隶,你们应该时刻记得,你们http://www.hetushu.com是卑贱的下位族群,我们虞族才是天地之间最尊贵的存在。”
帝舜一抬手,一道浑厚炽热的力量扩散开,隔绝了四周伯候散发出的威压,他雍容淡然的说道:“起身吧,既然是虞朝使者,何必这么多礼呢?”
原本轻佻、骄狂的五位虞族使者神色变得严肃而谨慎,众目睽睽之下,而且所有人的目光都透着毫不掩饰的恶意,他们原本的嚣张气焰被压制了下去,就连行走的步伐都收敛了许多。
血袍青年‘咯咯’笑看着帝舜:“我们的人死光,或者你们的人死光。”
“胡说八道,不知道这些虞族的小白脸最怕死么?宁死不屈?他们宁屈不死才对!”
“跪了!”
“这群小白脸,骨气也不怎么硬嘛!他们应该宁死不屈,下跪前干脆抹脖子,这样老子还能看高他们一眼!”
但是整个中陆世界所有大部族的族长都在这里,所有人王亲封的伯候都在这里,这里面巫帝不在少数,剩下的有资格进入大殿参加朝觐之礼的,最弱的也是巫王级的战力http://www.hetushu.com
五个虞族使者狼狈的爬了起来,一个个气急败坏的盯着帝舜。
无论敌友,无论身份,在场的人族齐齐大笑,就连那些躲在大殿角落里的乐师、伎人、侍女、仆役都放声大笑起来。这一刻,所有人族的气息连贯一体,化为一座大山向五个虞族使者压了过去。
帝舜挺直了腰板,虞族地位最高的十二位执政大帝联名发来的公文,他必须慎重对待。
五人的脸色越发难看,犹如实质的压力当头落下,压得五个人浑身战栗。他们身上那些奢华的佩饰一枚接一枚的爆炸开,无数符文光芒闪耀,一道又一道光幢护住了他们身体,帮他们抵挡外界的压力。
碎裂的卷轴中喷出的光幕熊熊燃烧起来,光雾缭绕中,十二名高挑的身影在光幕中若隐若现。
五个虞族使者艰难的走到了帝舜面前。
烛龙晷坐在帝舜身边,倚老卖老的‘嘎嘎’大笑了一声:“五个小崽子好大的胆子,嘿嘿,来我们这里干什么?想死的话有很多办法,抹脖子,喝毒药,搞这么麻烦上门找死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