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一章 鸦公进化

雨牧、风行站在一处屋脊上,静静的倾听着太司传来的气喘如牛的声音。
“羡慕啊?你要留下点血脉么?”雨牧突然转移了话题,侧头看着风行:“这次,我们都可能死哦?”
姬昊腾空而起,划出一道细细的火光,眨眼间就到了垚山之巅。他看着悬浮在山顶的九头上古三足金乌的尸体,静静的看了他们一阵子,然后手一挥,九头三足金乌的脖颈齐齐被撕开一条口子,大量金红色半透明,犹如融化的金色琉璃一样汹涌燃烧着的金乌血液喷涌而出。
“药力不错!”雨牧把玩着手上晶莹剔透的粉红色小药丸子,肥胖的脸上满是惊骇之色:“太司的命……可真够苦的。一年多的时间,要生这么多的儿女出来,他会没命的吧?”
风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看着不远处那一片灯火通明的宅院:“他现在可是巫王哩,气血充盈,精血强大,哪里这么容易?啧啧,这么多姑娘啊,水灵灵的姑娘,整个领地最和_图_书水灵的姑娘都被挑出来了!”
“男人嘛,说话要认账。所以喽,我一定会把你们活着带回来的!”姬昊抚摸着肩膀上站着的鸦公,温和的笑道:“鸦公,这些日子,你要吃点苦头了。我们一定要活着回来!”
鸦公狠狠的朝姬昊瞪了一眼——黑乌鸦、白乌鸦的很好,什么红乌鸦、绿乌鸦,天地间有这样的品种么?
鸦公的气息在一截一截的急速提升,他的身体强度,他体内的火焰之力,他的血脉浓度,他的血脉强度都在快速的提升。他的胸口处隐隐有一团金光萦绕,金光中可见一支锋利的乌鸦爪子正在缓慢成型。
顿了顿,风行看向了雨牧:“死胖子,你呢?你不考虑一下?”
姬昊要夺天地造化,让鸦公夺取上古第一代三足金乌的血脉,脱胎换骨,化身为活生生的三足金乌,而且是拥有最原始血脉的三足金乌。这种变化需要消耗庞大的能量,这些火属性的星辰之力就www•hetushu•com是姬昊为鸦公补充的能量源泉。
“哼,哼哼,俺一定能活着回来!”雨牧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天空,过了许久,他才幽幽说道:“欸,反正,在确认‘她’死了之前,我是不会碰哪怕一个女人一根头发的喽。男人嘛,说话要认账!”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大口大口的吞噬着外界的金乌精血,随着金乌精血的流入,鸦公眼前闪过无数太古金乌修炼、生活、战斗的画面。他自然而然的循着那些画面,开始运转他体内越发炽烈的火力。
鸦公昂着头,‘嘎嘎’的叫了一声,轻轻的用喙子啄了啄姬昊的发鬓。
姬昊点了点头,沉声道:“下一个,蛮蛮。”
鸦公浸泡在这团燃烧着的血球中,被金乌精血中蕴藏的可怕高温烧得皮开肉绽,烧得他浑身金红色的羽毛都变成了一缕飞灰,只留下了不断冒出大量血泡的光溜溜的身体。
“她很漂亮?”自幼就和雨牧搭档在中陆草原上和*图*书流浪,风行知道雨牧心中的牵挂。
雨牧将手中的药丸塞进袖子里,掏出了几颗后院灵湖莲花上采下的银露,放在手指中灵巧的弹动把玩着,过了一阵子,他将几颗银露丢进嘴里,当零食糖丸吞了下去。
“忍住,鸦公,熬过这一关,你就是天地间所有乌鸦的始祖。到时候给你挑百八十万的母乌鸦,要胖的有胖的,要瘦的有瘦的,黑的白的红的绿的,随便你挑!”姬昊感受到鸦公无边的痛苦,他急忙胡说八道刺激他的精神,提升他的生存意念。
“欸,那时候都还小哩,谁知道她漂亮不?”雨牧耸耸肩膀,肥胖的身体轻盈的一跃而起,犹如一头会飞的猪一样向数里外的一座宅子坠落下去:“但是……男人嘛,说话要认账,说了只娶她的!”
姬昊厉声喝道:“鸦公,忍住,你一定能成为比这九头大家伙更厉害的三足金乌!成蛇成龙,就看你自己能否熬过去了!”
一颗火红色的茧子裹住了鸦公,天和_图_书空悬浮着的金乌精血开始急速的围绕着茧子旋转起来。
这是实实在在的金乌精血,姬昊不仅仅压迫出了三足金乌体内的血液,就连他们的骨髓和身体内的庞大生气都逼迫出一大部分。粘稠的金乌精血悬浮在半空中,凝成了一团直径超过三千丈的血球。
渐渐地,一片片金色的羽毛从鸦公体内生长出来,他的身躯在越变越大,他的气息越来越强,他嘴里、鼻孔里不断喷出粘稠的金红色火焰。
“鸦公,上!”姬昊抓住鸦公,一把将他丢向了喷涌出的金乌精血。
天地大阵推开了府邸正上空的彤云,方圆数十里的一块儿星光倾泻下来,霞光灿烂照耀四方。城内各处则是大雪纷纷,鹅毛大雪温柔的飘洒下来,衬托得府邸内外犹如两个世界。
他的血脉已经快要转化为三足金乌血脉,远比这九头太古第一代的三足金乌稀薄、弱小的金乌血脉。外界的金乌精血感受到鸦公体内的血脉气息,不断的涌入他的身体,迅速侵入他的血和-图-书脉、骨髓、骨骼、经络、血肉、内脏、皮肤、眼睛、大脑……
他胸口的那只乌鸦爪子也长了出来,三只爪子火光缭绕,偶尔开合一下爪子相互碰撞,发出的声音铿锵刺耳,犹如铁器撞击一般。
风行沉默了一阵,略带着一丝萧瑟的双手抱胸,沉沉的冷哼了一声:“无所谓,我这支血脉……族人还多呢……这样的血脉,延续不延续,无所谓了……在我父母血仇得报之前,我不考虑生儿育女的事情。”
垚伯府邸的气氛挺怪异。
姬昊手一指,天地大阵骤然运转起来,虚空中其他属性的星辰之力都被屏蔽在外,只剩下了周天所有火属性星辰之力浩浩荡荡犹如一片红色的洪流翻滚而下,最终汇聚成一道水缸粗细的红色星光注入鸦公体内。
姬昊犹如猫头鹰,静静的蹲在数里外的一座大殿屋脊上,眯着眼看着雨牧和风行这一对铁杆搭档。
鸦公痛得嘶声哀鸣,浑身血肉不断裂开,然后又在自身强大生命力,在星辰之力的关注下不断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