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六章 司命

两人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咕哝着,那边姬昊已经用巫王级凶兽的鲜血染红了祭坛。
“献祭!”姬昊略有诧异,但是他依旧悍然下令!
虚影纹丝不动,身形依旧是那般轻浮飘忽犹如雾气一般,但是所有人都隐隐觉得,这尊名为司命的存在似乎笑了笑。
“太蠢了。”扎木抚摸着雕刻了精美花纹的胸甲,带着一丝讥嘲的笑容和身边的几个闇族将领笑道:“他们应该跪下向伟大的主人效忠,说不定他们还有几分活下去的机会。”
这一次,姬昊的元神岿然不动,坚固稳定犹如大山。
姬昊则是向巨大的虚影稽首行了一礼,很是尊重、慎重的向他行了一礼:“司命大人!今天,有劳了。”
姬昊丢下手上杀死了凶兽的黑石祭刀,大步向后退去。
没有怜悯,没有同情,没有哪怕一丝丝的不忍。
姬昊出动祝融龙八大巫帝,几乎搬空了蒲阪的奴隶市场,这件事情不大也不小,足以惊动消息灵敏的烛龙晷和姒文命。他们都知道太司、少司兄妹和*图*书两的底细,知道他们是几乎灭绝的玄冥一族的血脉,姬昊想要做什么他们倒也猜出了几分。
所以他们巴巴的赶了过来,想要亲眼目睹传说中玄冥一族的神秘和可怕。
两人看着一队一队的奴隶被押送过来,面无表情的站在了瑟瑟寒风中。
一道道湍急的,犹如小刀一样锋利直透骨髓的阴风从地下呼啸着冲出,一条一条的阴风打着旋儿冲上高空,顿时天空的彤云急速的旋转起来,短短几个呼吸后,天空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大大小小犹如眼珠的云涡。急速旋转的云涡摩擦着空气,发出尖锐的鬼哭狼嚎声。
“一群不知道死活的东西,他们活该成为伟大主人的祭品!”对于这些就要被献祭的倒霉蛋,扎木和他麾下所有闇族战士的心思都是一模一样。
闇族将领们纷纷咧嘴大笑,他们心中满是得意和骄傲。他们是尊贵的垚伯的奴仆,而那些和他们同一个肤色、同一个血脉的倒霉蛋却是可怜的祭品,这就足够让他们骄傲了m.hetushu.com
用句不怎么恰当的话而言,闇族这个可悲的种族,他们就是驯服的猎犬,顺服和恭谨已经刻在了他们的血脉深处。哪怕被围的战士中有超过一半和他们生得一模一样,但是猎犬从来不会把自己和野狼当做同一种生物。
玄冥一族传承了无数岁月,从不知道,这些已经遗忘了所有、失去了所有的上古魔神,居然会向一个‘渺小的蝼蚁’主动报出自己的‘真名’!
不知名骨骼制成的祭坛发出‘咯咯’声响,犹如活物一样将凶兽的兽血吞噬一空,一点儿都没留下。
猛不丁的,烛龙晷用力的拍了拍脚下的城墙:“这城……想不到那群家伙连天庭压箱底的宝贝都敢拿出来贩卖?看来,上古天庭真的彻底破落了。”
姒文命同样捧着一个大酒坛子,坐在一个城墙垛儿上眺望着远处冷漠、麻木的奴隶们。他灌了一大口酒,豪气干云的大笑了起来:“异族。死掉的异族才是最好的异族。其实我一直不赞同用异族充当奴隶,最www.hetushu.com好把他们全部剿灭才好。姬昊倒是干得漂亮!”
姒文命有点忧心忡忡的抬头看了看天:“完全失控了么?要多派人手监视天庭哩,不然要是那群家伙真的乱了盘子,会有很大的麻烦。”
少司骇然抬头,虚影怪异的举动差点打断了她的咒语声。
“献祭!”扎木放声大吼,四面八方三十万精锐士卒同时拔出兵器,大声呐喊着向聚集在包围圈中的无数奴隶冲杀了过去。
少司冉冉上前,站在祭坛前念诵起玄冥一族血脉中代代流传的秘咒。一道蒙蒙白光笼罩了她的身体,在她身后,一道巨大的但是极其黯淡的身影冉冉浮现。
虚影微微一僵,然后一个很清晰的声音在所有人的心头响起:“吾名,司命!”
稍微犹豫了一下,姒文命扭头看了看烟霞围绕的垚山城,兴致盎然的笑道:“也不知道姬昊弄到了天庭的阵图没有?真想看看上古镇压天地的天地大阵的全貌啊,能收录进巫殿就更好了。”
只要掌握对应的秘咒,就能将他们从逝去www•hetushu.com的时光中唤醒,献给他们足够的祭品,就能激发他们对应的天地法则借用他们强横的力量。但是这些存在并无实体、并无灵智,只是残破的烙印碎片而已,实际上你可以说他们并不存在,他们只是将过去的影子投射了过来。
姬昊向那灰白色的身影看了一眼,顿时只觉得元神一阵动摇,元神差点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抽走。他急忙低下头,默运禹馀道人传授的镇压心魔、驱散邪魔的密咒真言镇压心神。
烛龙晷是纯粹想要看热闹,人老了,莫名的就多了一份好奇。而姒文命还带来了几个心腹大巫师,他准备将玄冥一族的血祭过程完整的记录下来,存入巫殿的秘典以供后来人参考。
烛龙晷和姒文命都是赶来看热闹的。
一道清光从姬昊身上涌出,犹如一座燃烧的火焰宝幢环绕全身,清光中隐隐可见莲花道印若隐若现,姬昊再次抬起头来,坚定的向那巨大的虚影望了过去。
这些在太古洪荒之时就已经陨落,但是拥有莫测威能,而且和天地大道隐隐相合和图书的强横存在,他们虽然陨落,但是他们存在的烙印碎片依旧在天地之间流荡。
垚山城外,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数万全副武装的战士严阵以待。
老怪物烛龙晷捧着一个大酒坛子,远远的蹲在垚山城的城墙上看着被围困的奴隶们。他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酒,很好奇的自言自语:“姬昊这小子,买这么多奴隶……不会是想要干那种事情吧?”
扎木统辖着超过三十万精锐,冷酷稍带着一丝倨傲的看着被围的异族奴隶。那些曾经高高在上,而他曾经对着他们奴颜婢膝的伽族强者;那些皮肤漆黑,和他源自同一个血脉的闇族仆兵;还有那些皮肤花花绿绿,带着大量半点的精怪奴隶。
那虚影感受到了姬昊坚定如山的目光,他悄然低头向姬昊深深的看了一眼。姬昊双眸金光四射,金光中隐隐可见九枚真言法印向内骤然一合,九枚法印合一,骤然凝成一抹小小的大斧虚影一闪而过。
‘嗡嗡嗡’弓弦震动声犹如飓风平地而起,无数的箭矢犹如天崩,首当其冲坠入了奴隶队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