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八章 重点关注

少女右侧,也就是大殿最上方,地位最尊崇的位置,一张血色宝座上端端正正坐着一个身披血色重甲的虞族男子。少女正带着一丝飘忽莫定的微笑,向这男子低声解说着。
虽然一雷震杀了蚩口丰,姬昊却心痛得心脏都在哆嗦,这些道符任何一张,都可以作为垚伯领地的传家宝世世代代流传下去,都可以作为垚伯领压箱底的战略武器珍藏啊!
到了蚩口丰这种层次,他们单单肉体力量,就是其他各脉同阶伽族战士的十倍左右,配合他们恐怖之极的技巧传承,每一个蚩氏一族的战士,都是真正的杀戮机器。
亢月一族中,婆罗一族是至高无上的掌控者,血脉尊贵、地位不凡;但是亢月一族中最顶级的战士,全部出自伽族的蚩氏一族。
广袤的云陆正中,一座造型华美的四方形大殿中,一众异族高层齐聚一堂,正通过一面巨大的金色圆镜窥视人族的动静。见到蚩口丰被姬昊一雷轰杀,原本笑语盈盈的大殿骤然一片死寂,气氛凝滞http://www.hetushu.com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蚩口丰是这次亢月一脉的所有战士中实力最强的那一小撮人之一,而且他和那些强横至极的亢月战士一样,都是最近几个月异族紧急调拨来的援兵。
除了帝释阎罗和梵骸,十二位执政大帝中还有九位男子,唯独一张色泽漆黑,整个宝座都好像黑洞一样不断吞噬四周虚空的座位上,端端正正的坐着一名个头高挑,肤色白皙,面容绝美,黝黑长发垂落在地的绝色少女。
姬昊慢悠悠的飞回了姒文命面前,肃然向姒文命拱手行了一礼:“大人,幸不辱命。”
玄都道人送来的锦囊中,有大量威力强大的辅助物品。
这真的好像一座冰山重重砸下,异族战士们心头满满的信心骤然被打击得机会粉碎。
如此强大的存在,居然被姬昊一张玉符打得灰飞烟灭。
蚩口丰的实力强横无匹,连斩人族十几位巫帝,这种人铁定是异族参加生死赌斗中最顶尖的强大存在。所以姬昊www.hetushu.com狠狠心,将锦囊中威力最大的一百零八张道符取出了一张,一雷将其轰杀。
姒文命从容大度的向姬昊点了点头,双手虚扶笑道:“垚伯辛苦了,且在一旁休息。”
远处云陆上,异族精英们默然无语,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半晌作声不得。
不是万不得已,姬昊舍不得就这么白白浪费一张。
直接从天雷中萃取雷霆精华,用大法力压缩而成的天雷霹雳子;有各种神奇效果,可隐身、可遁逃、可开山、可断流的各色灵符;更有威力巨大,一击之力可屠神戮仙的强大道符。
“他就是姬昊……我仅有的两个儿子,就是被这样的弱小的蝼蚁杀死?这,真是我帝释一族的耻辱,也是我帝杀的耻辱。”帝释杀的脸色阴沉,在他身后有一轮血色圆月若隐若现,散发出的邪力让整个大殿的异族高层人人难受得快要吐血。
因为亢月的赐福,蚩氏一族的孩童刚出世的时候,身体就比其他各脉的伽族孩童强壮起码三http://www•hetushu.com倍以上。随着年纪的增加,蚩氏一族的战士得到亢月之力的不断滋养,他们的肉体会越发强大。
“哦,帝释杀,对,我现在是帝释一族的直系族人。”帝释杀冷声说道:“但是这有什么意义?我的儿子,我仅有的两个儿子死了。我离开这个世界,去圣地接受考验时留在这里的儿子,没了。”
“帝释杀大人,这个人族小家伙,如果我得到的情报没错的话,就是姬昊了。您去我族圣地参加‘日月之劫’考验的时候,您的儿子,帝刹大人和帝罗大人,就是被他杀死的。”
毕竟他们当中,只有一部分人和姒文命亲近,其他的众多人,或者和南荒交好,或者和北荒亲近,或者是东荒、西荒的利益代言人,见到姒文命麾下的人出彩,他们很难高兴起来。
就算是在异族内部,都有这样的话语流传——亢月一族的战士,就意味着无敌。
一对一答,姬昊神色自若的在姒文命身后三尺处站定,他和姒文命的对答,还有姬昊的动作,hetushu•com清楚的告诉在场的所有人族菁英——他是姒文命阵营的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姒文命效力。
帝舜身边的那高冠人影猛地鼓掌大笑了起来:“好,好,好,我人族果然多英才,那异族恶鬼纵然能横行一时,但是终究要陨落在我人族英才手中。”
这道符,是禹馀道人大师兄亲手所制,锦囊中的各色杂物数以十万计,但是这个档次的道符也只有一百零八张,可见其珍贵之处。
蚩口丰他们刚刚增援到来,就以摧枯拉朽之势,在角斗场上将一众同族教训得鼻青脸肿,在异族所有支脉的伽族战士心中,都树立起了蚩口丰等人无敌的形象。
异族建立的虞朝,十二位执政大帝全部到场,前些日子在赤坂山和人族大打出手的帝释阎罗和梵骸也分别坐在了一张血色和一张死灰色的宝座上。
和十二位执政大帝平起平坐,显然身份特殊的帝杀眉心竖目张开,一团血淋淋的光芒微微一旋,十二位执政大帝的身体同时一晃,皮肤瞬间充血,一个个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和_图_书抖起来。
帝释杀沉默了一阵,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个姬昊,列入必杀名单重点关注,不管是谁找到他,用最残酷的手法杀死他,我要见到他被杀死的整个过程。”
“他们甚至不知道我还活着,他们都认为我已经死了。我还来不及再见他们一面,他们就这么消失了。”
深吸了一口气,帝释杀沉声道:“叫那些卑贱的土著生物进来吧,生死赌斗的章法,也要和他们说说了。”
高冠人影身板的一众人族大臣神色复杂的向姬昊看了一眼,然后纷纷附和的笑了起来,但是他们的笑容中包含的意思可就太多太多了。
“大人,您晋升日月境后,已经,已经换上了‘帝释’这个尊贵的姓氏,您现在是帝释杀。”帝释阎罗在一旁很是有点不满的咕哝着。
大殿中矗立着十三张高有十几丈的宝座,那块巨大的金色圆镜直径有三百丈左右,端端正正的镶嵌在大殿正中的地面上,十三张宝座就环绕着这面宝镜成圆形排列。
心痛如绞,却还要摆出一副风轻云淡、满不在乎的模样。